「小甜兒。」布洛德拿著一堆剛做好的食物,呼喚著正在約束之亭發呆的紫霓。
  
  「嗯?」紫霓隨意的回應。
  
  「在想什麼?」布洛德將食物擺滿桌上,並細心為紫霓倒了一杯紅酒。
  
  「在想……至從遇上你之後,原本不可能會遇上的事情全都發生在我身旁,這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呢?」紫霓拿起刀叉,準備開動。
  
  布洛德沉默不語,靜靜的看著紫霓吃了一口自己親手做的料理。
  
  「直到剛才,我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紫霓放下手中的刀叉。
  
  「重要的事情?」布洛德對這好奇了。
  
  「有關於紅泣黑磷的事。」
  
  布洛德挑眉看著紫霓。
  
  「布洛德,你是在哪裡得到紅泣黑磷呢?」紫霓見布洛德有些反應,她進一步問道。
  
  「想知道?」布洛德神秘的問道。
  
  「嗯。」紫霓點點頭道。
  
  布洛德指著紫霓胸前的鎖夢鑰匙,並道:「一切的答案,全都在這裡面。」
  
  「鎖夢鑰匙?」紫霓拿起鎖夢鑰匙疑惑道。
  
  布洛德輕撫著紫霓的臉頰,眼神微些哀傷道:「妳會愛上我嗎?妳願意再次拯救我嗎?」
  
  紫霓訝異的看著布洛德,心想著,他是怎麼了?
  
  「我的命……在很久以前,就屬於妳的。」布洛德像是陷入自己的世界,自言自語。
  
  「布洛德……?」
  
  紫霓試著喚著布洛德,但直覺告訴著她,布洛德似乎想告訴她真相。
  
  在那一剎那,紫霓看見布洛德的眼眸充滿著仇恨、孤獨、悲傷與不捨。
  
  那是紫霓從來沒見過出現這樣表情的布洛德,彷彿他曾經歷過一場一生中最巨大的慘變。
  
  這樣的布洛德,讓紫霓回想著他以前在自己面前所做出來的表現,反倒是在強顏歡笑。
  
  當紫霓想再開口問布洛德時,日向忍忽然出現在約束之亭,布洛德的神情又恢復成平常紫霓常見的模樣。
  
  「布洛德,該是你還我人情的時候到了。」日向忍難得表情嚴肅道。
  
  「是嗎?那麼是什麼樣的事情要我去做呢?救你女兒回來嗎?」布洛德微笑道。
  
  「葵兒的事你不用管,我已經派我的部下去處理了。」
  
  日向忍對著空氣繪畫出一道圖騰,頓時出現一個畫面,上面充滿著人類的屍體,每個死狀幾乎都是被缺血致死,甚至變成人乾。
  
  紫霓烏住嘴巴,皺眉著看那些死狀悽慘的人類,心想著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
  
  布洛德冷眼看著這些畫面,布洛德心中大概有了底。
  
  「我想,你應該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殺的吧!」日向忍收回畫面。
  
  「知道。」布洛德平靜道。
  
  「請管好你的同類,別再讓他們隨便到人類世界殺人了。」日向忍垂下眼眸,「如果你有願意的話,那麼請成為吸血鬼王吧,這就算是還我的人情。
  
  「再這樣下去,人類會派出逆十字教團出征攻打你們。就算是我特意出面,也沒辦法阻止兩方人的二次大屠殺。」
  
  布洛德沉默不語,他懂日向忍的意思。
  
  成為吸血鬼王,讓所有吸血鬼臣服於他底下,阻止那些想統領嗜血界與人類世界的吸血鬼們。
  
  就算自己對稱王沒什麼興趣,但說好的約定,自己絕不容許反悔。
  
  看來,家族戰的開戰日,已經到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