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德走到一間蠻大的門前,輕輕打開門,並讓紫霓優先進入房內。
  
  紫霓看到房裡的擺設,嘴巴都變成O型。她心想:這床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啊!都可以睡上四個壯漢了!太誇張了吧?
  
  布洛德將門鎖上,將手中的信隨意丟在小桌上,嘴上泛起神秘的笑容。不…應該是說邪惡的笑容。這樣的表情,很不巧紫霓沒看到。
  
  「布洛德,你這床也太……」紫霓回頭,話都還沒說完,被布洛德溫柔的親吻著。
  
  紫霓讓布洛德吻得頭昏腦脹,無力的倚靠在他身上,布洛德趁這時候抱起紫霓,往床的方向前進。紫霓望著布洛德那血紅色的眼眸,本能的知道布洛德他現在最想做的事……
  
  「布洛德……我……」紫霓紅著臉不知所措。
  
  「小甜兒,不用怕,我會溫柔的。」布洛德親一下紫霓的額頭。
  
  害羞的紫霓讓布洛德為自己身上的衣服迅速褪下。
  
  在布洛德的溫柔疼愛下,紫霓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布洛德。
  
  直到紫霓達到顛峰,昏在布洛德懷中,布洛德才將自己的種子釋放在紫霓體內,可說是為最後的真祖一族延續下一代的希望種子。布洛德才依依不捨的退出紫霓體內,親暱的擁抱她入眠。
  
  沉靜的夜裏,布洛德睜開濃密的眼睫,看著懷中的可人兒,他忍不住滿足微笑。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確確實實的得到紫霓。
  
  他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從第一次相遇到現在,布洛德無時無刻想念著紫霓。
  
  隨著自己的成長停止,每個所遇到的女性都沒辦法挑起自己內心的渴望,反而增加厭惡。
  
  或許是那一刻的相遇,造成自己專一獨愛紫霓一人。
  
  紫霓對他而言,是救命恩人,也是最深入他內心的女人。
  
  就在布洛德滿腦回憶著過往的事情時,懷中的紫霓茫然的醒來。
  
  她揉著眼睛,疑惑道:「嗯?你還沒睡嗎?」
  
  「有睡過了,妳累不累?還會疼嗎?」布洛德輕撫著紫霓的臉頰。
  
  紫霓紅著臉,害羞道:「現在…不疼了。」
  
  布洛德親了一下紫霓的額頭,輕笑道:「那麼,要再來一次嗎?」
  
  ˇˇˇ
  
  隨著兩人共度幸福的時光流逝,家族戰的引爆點,在某一夜中悄悄的上演。
  
  在布洛德與紫霓結束一段浪漫的激情後,房門外傳出細小的雜聲。
  
  布洛德起了身,隨意披上浴袍,前去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門一打開,就看見由甦傷痕累累的跪倒在門口。
  
  布洛德震驚了一下,馬上攙扶著由甦,進入房內。
  
  布洛德將由甦帶到躺椅上休息,看由甦有點意識,連忙道:「由甦!是誰傷了你?」
  
  紫霓早已經穿好衣服,她一見到傷重的由甦,除了找尋急救箱外,也順便倒了一杯水。
  
  由甦喘著氣,困難道:「對不起……主人…小的沒有護好主屋……」
  
  「你先喘口氣,不急。」布洛德接手紫霓端來的水。
  
  「唔!」由甦還沒喝到水,反吐出血來。
  
  「布洛德,該怎麼辦?要請醫生來看嗎?」紫霓擔心道。
  
  「不,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血。」布洛德凝重道。
  
  布洛德將杯子裡的水倒往一旁的盆栽裡,他伸出自己的手腕對準杯子,而另一隻手指甲已變得尖銳,用力往手腕一劃,鮮血準確流進杯子裡。當血液即將滿出杯子時,布洛德對著傷口輕輕一摸,瞬間傷口恢復完好狀態,彷彿剛才的傷口是幻覺。
  
  布洛德將裝滿鮮血的杯子遞給了由甦,由甦望著這杯由布洛德親自給予的鮮血,他曉得自己喝下這純正的真祖之血將會使身體快速恢復正常,而且能力會更加進步。
  
  他一口飲入至盡,原本身上充滿大大小小傷痕的由甦,隨著傷口的復原,他已經可以正常的站立,氣也不再喘。
  
  「由甦感謝主人賜與珍貴的血液,由甦絕對不會浪費主人的好意!」由甦半跪在地上低頭道。
  
  「是誰將你傷成這樣?」布洛德抱胸嚴肅道。
  
  「是特杰提斯家的大小姐普蕾妮緹,她帶領一大群特杰提斯家的人來攻打主屋。幸好阿卡古亞當家里斯先生特地跑來救出由甦,他幫由甦擋住堅守在石門旁的特杰提斯家的人,要由甦趕緊通報主人。」由甦不敢抬頭看布洛德一眼,因為他深怕布洛德會怪罪他沒盡守命令。
  
  布洛德微皺著眉,惋惜想:本來以為還有幾天的時間可以好好跟紫霓恩愛的,唉,看來得暫時放棄這段時間了,得去做該做的事,通往王的道路啊…真麻煩。
  
  反觀在紫霓眼中的布洛德,他皺眉的模樣與遺憾,似乎是對特杰提斯家與古伊米家的關係破裂而感到可惜,看來真為難布洛德。
  
  紫霓非常同情的握住布洛德的手,希望能給予精神上的安慰。
  
  布洛德還以為紫霓是聽見自己的心聲,也在感嘆兩人恩愛的時光被人打擾。
  
  兩人內心同時燃起了強大的鬥志,殊不知,一切都是兩人內心的誤會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