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忍不住說出心中的疑惑。
  
  「如果是說到夢中的門,我記得最後一次在夢中見到那扇門時,我打開它,並看見許許多多神職人員的屍體,看見布洛德預備要殺教宗的那一剎那,大聲阻止他,而他確實停手,也回頭看了我,而我就醒了,但這是夢境啊……」紫霓有些搞混。
  
  「紫霓小姐……事實上,妳見到的那畫面是真實發生的。」
  
  因為可怕的王上就是派他們引導那些可憐的冤魂到冥界找冥王報到。
  
  回想起當初冥王伊裘洛斯聽完王上所交待的話後,身體所產生的下意識反應,他們四個真得很想撇頭就跑。
  
  因為……冥王伊裘洛斯在他們面前暴走。
  
  沒錯,冥王在暴走。
  
  一聽到黑火親口證實夢境是真的!紫霓微微抽了一口氣。
  
  「布洛德…你早就知道我有穿越時空的能力對吧?」
  
  「嗯。」布洛德給了紫霓肯定。
  
  紫霓馬上想起了以前在夢錄所見到的景像,馬上道:「那麼你曾說過在很久以前遇見過我,是不是在我很小的時候的那次?」
  
  布洛德血紅色眼眸緩慢垂下,隨即看著紫霓,點頭。
  
  「真奇怪,為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這能力?反而你們都比我更清楚這能力?如果不是我在夢錄看見我爸爸所留下的記錄,我可能還猜不出來自己是何時有這能力。」
  
  「紫霓小姐第一次使用啟夢門時,受到感應的時之守護者立即傳話告知王上這件事。」黑火連忙說道。
  
  「所以精靈王就封印了我的能力?」
  
  「礙於紫霓小姐當時年紀還小,所以決定順便將妳的記憶也封印住。」
  
  「那為什麼會將那能力取名為啟夢門呢?」好歹那是她的能力耶!要命名也是由她自己命名吧?
  
  「原本的意思是開啟夢中之門,借由夢境所開啟能力,連身體也能到達夢境中所打開那道通往真實歷史──過去與現在,所以王上才取名為啟夢門。不過這種能力被時之守護者視為危險的能力,有可能會改變人類歷史,所以才加以封印。」黑火在一旁解釋。
  
  「既然我的能力被封印了,為什麼我現在還能借由夢境使用啟夢門呢?而且還能深刻體驗到真實的觸覺。」紫霓對這一點Bug感到很疑惑。
  
  黑火思索了會兒,道:「我想,紫霓小姐是以靈魂的方式來開啟能力。不意外的話,這是受到布洛德先生的力量影響,才使封印暫時失效。我相信紫霓小姐每次看見的人,跟布洛德先生脫不了關係吧?」
  
  黑火說的沒錯,跟她所想的重點一模一樣。
  
  被提到名子的布洛德,不以為意的聳聳肩,很表明他不想解釋這個問題。很明顯的,他知道問題所在。
  
  「這個小瓶子就是解開我的封印?」紫霓輕晃著藍色小瓶子。
  
  「是的,王上有補充說明。」黑火口中的聲音再度變成日向忍,這次語氣非常不負責任:
  
  『不好意思,差點忘了交待,在妳喝下那瓶藥水後,可以藉由鎖夢鑰匙發動能力,就如同使用夢錄開啟臨界門。這瓶藥水是由我與時之守護者心禧一起製作的,我們為那瓶藥水下了一道咒,除非妳遇上會危急到自己生命外,否則啟夢門將無法正常封印解除。
  
  『藥水是引子,而妳的生命是開啟關鍵。要不是我暫時沒空來親自將藥水交給妳,我還挺想見識一下與心禧一起製作出來的藥水會有什麼樣的成效。順便一提,妳欠了我一次人情,總有一天我會向妳索取。』黑火很無奈的收聲。
  
  果然有精靈王的風格,幫了人也不忘要求別人回報,紫霓有點苦笑的想。
  
  「……既然守護過去的時之守護者心禧大人也有參與製藥,不管有沒有解開所謂的封印,我不能白費兩位大人的好意。」紫霓深吸一口氣道。
  
  紫霓馬上將小瓶蓋打開,聽見『啵』的一聲,一絲絲清香的氣味由瓶子散發出來,紫霓想也沒想,一口氣將藥水全部喝完。
  
  只見紫霓吞下藥水的那一刻,一道道發出金色光芒的複雜魔法陣從紫霓身上飛散出來。白色光柱在腳底亮起,白光將紫霓帶離地面,整個人漂浮在半空中,展現在大家面前的魔法陣,猶如華麗的謎樣緞帶纏繞在紫霓周圍,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下一秒,啪磅一聲,魔法陣崩毀成細砂,散落四周的細砂隨著紫霓身體發出來的藍光,重新編寫成一道新的符紋,比剛才那複雜的魔法陣符文更加複雜,法陣中外加代表羅馬數字,隨即埋入紫霓的心臟裡。
  
  光芒漸漸消退,原本浮在半空中的紫霓,安安穩穩的降落在地面上,布洛德溫柔的攙扶有些軟腿的紫霓。
  
  黑火見紫霓很安全的解開原先的封印,同時又正常附加新的小封印,他很高興任務達成。不過一想到待會回去王上身旁,有可能隨時都會被叫去尋找新鮮事,黑火難得的喜悅瞬間減少一大半。
  
  他寧願做跑腿的事,也不想做這種苦差事啊!
  
  怪誰?只能怪誰叫他當初會笨笨的答應王上成為專屬式神!
  
  「那麼,在下就先回去回報王上了,兩位請保重。」黑火對著兩人敬禮,隨即化身為黑色鬼火,消失在房間裡。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