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布洛德幾天的特訓後,由甦再也沒見到布洛德回到這個房子。
  
  為了達成自己向布洛德說過的諾言,由甦每天在房子外練習如何運用鞭子。除了每天會有人來教導他貴族禮儀與知識外,就只有一名婦人會來打掃房子和送食物給由甦。
  
  直到由甦十七歲,由甦接到一封由布洛德所寄來的信,信裡附送了一張富商史密斯的私人邀請卡。時間於當天晚上,地點在由甦以前小時候所居住的大豪宅。
  
  由甦知道這是自己報仇的機會到了,當日傍晚,由甦換上高級服飾,準備前往復仇。
  
  到達了以前所居住的豪宅,由甦看見親生父親史密斯正在斥責著一名中年女僕,見那名中年女僕傷痕累累,一直跪在地上向史密斯低頭賠罪。
  
  史密斯不領情,便在所有人面前抽打著那名中年女僕。由甦本來不想引人注意,卻發現那名中年女僕竟然是自己的母親,由甦二話不說阻止史密斯的暴行。
  
  史密斯本來還想到底是誰阻止他,仔細一看,竟然是失蹤多年的由甦,他整個表情鄙視道:「喲?這麼多年不見了,竟然也穿得一身好衣服?真糟蹋這件衣服啊!」
  
  由甦沒有回應史密斯的酸言酸語,他默默的扶起自己的母親。
  
  「怎麼?啞巴啦?」史密斯嘲笑著,這也吸引了他正室所生的兒女們的注意,也一起過來叫囂。
  
  「哎喲,這不是小雜種嗎?」莉莉兒皮笑肉不笑道。
  
  「妳看,莉莉兒,他竟然有臉來這地方耶,這裡只准高貴的人才能來,是誰讓他進來啊?」歐亞在一旁附和著。
  
  「我看啊,他身上的衣服該是偷來的吧?」莉莉兒壞心道。
  
  「來人啊,將這小雜種身上偷來的衣服給我脫了!」歐亞呼喚著底下人,準備動手將由甦的衣服脫掉。
  
  由甦正想說話的時候,門口另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誰敢動手,我就將手給砍了!」布洛德臉色非常不悅道:「是誰說我的手下是小雜種?」
  
  史密斯一見到布洛德的到來,像是看見財神一樣,眼睛都已經呈現金錢符號,連忙道:「真對不起啊布洛德先生,我們是說笑的,別當真吶!我們怎麼可能會對您的手下做出不尊敬的行為呢?請快來入坐吧,早已準備好食物了。」
  
  史密斯雖然嘴巴這麼說,內心可是狂罵著由甦好狗命,竟然攀上這麼有錢的貴族。
  
  「布洛德先生,請由我莉莉兒來為您帶路吧?」莉莉兒早已對俊美又有錢的布洛德心儀已久,她巴不得現在能得到布洛德的青睞。
  
  「不用了,我今天破例來參加這種無奈的場合,只不過是為了看他完成誓言。由甦,好好表現給我看吧!」布洛德優雅笑道,眼神充滿無情。
  
  在所有人還不清楚布洛德話中的意思,由甦已經持著銀鞭站在史密斯面前。
  
  由甦臉部陰沉瞪著史密斯,二話不說,馬上朝史密斯一鞭,只見史密斯悽慘一叫,便暈倒在地上,每個人看見史密斯身上的鞭傷,無不狂冒冷汗。
  
  那一擊的威力比平常史密斯鞭打底下人還要狠心,光傷口就快見骨,到現在還沒有人敢過去幫史密斯止血,只能眼睜睜看著血一直流向四周。
  
  「嗯,很好。你盡量殺吧,殺越多,我就越滿意,不用怕有人來抓你。」布洛德很滿意的在一旁評語。
  
  接到殺人的指令,由甦紅著眼光轉向那些在他小時候咒罵著他的大人們。
  
  今日,將是所有人的忌日!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夜晚似乎比白天來的漫長。
  
  等到由甦停下了手,整個豪宅處處留下駭人畫面,分不清是誰所流下的血液,人的樣貌更是模糊成爛泥。完成了自己的復仇,全身沾滿著血液的由甦臉頰上多了兩道透明的液體。
  
  是悔恨的淚,還是解脫的淚?
  
  由甦帶著淚水朝布洛德前去,道:「主人,由甦已經完全了心……願……」
  
  由甦瞪大著雙眼,看著自己胸口的那突出的刀身,他訝異的回了頭,他的親生母親帶著恐懼的眼神,滿臉都是淚水的看著由甦。
  
  「母……母親……您怎麼……」由甦困難的說出片斷語句,一反胃,鮮血從由甦口中吐了出來。
  
  由甦整顆心都碎了。當初就是為了母親而進行復仇,殺光可恨的人,沒想到自己卻被母親親手殺了。
  
  「你是惡魔!你……你殺了主人,我該怎麼活下去!」由甦的母親顫抖的尖叫著。
  
  由甦看見自己母親竟然是這麼看待自己,他絕望的看著布洛德,苦笑道:「咳咳……對不起……主、主人……由甦……由甦不能服侍您……」
  
  布洛德對即將死去的由甦不感到痛心,反笑道:「雖然你最後輸給了一個女人,不過說到底她是你母親。也罷,我就再次破例算你合格。聽好!從現在起,你願意用所有一切對我忠心,不違背我,絕對達成我所說的命令嗎?」
  
  視覺已經模糊的由甦,為了表達自己對布洛德的誓言,用盡所有力量大喊著:「由甦願意!由甦願意用所有一切來服待主人!」
  
  布洛德滿意的微笑,他轉向由甦的母親,詭魅笑道:「女人,妳該感到幸福的。」
  
  由甦的母親恐懼著布洛德現在的表情,那種惡魔般的笑容,她想也沒想馬上轉頭快跑,卻撞上堅硬的牆,她抬頭一看,布洛德放大的臉出現在她面前。
  
  「啊─────────」
  
  由甦的母親慘叫聲傳遍整個豪宅,但,已沒有人可以來救她了。
  
  布洛德使用吸血鬼真祖專有的能力之一,他用著由甦的母親身上血液來編血契約魔法陣。
  
  只有這一點還不夠,布洛德將真祖之血賜給還是人類的由甦,將他的身體轉化成吸血鬼,再簽訂主僕契約。如果對方不是吸血鬼,根本沒辦法接受這個契約。
  
  或許是布洛德用著自己的血液讓由甦變成了真祖,造成了與紫霓相同不畏懼太陽的效果。
  
  不過由甦身上刻印著主僕契約,所以不能說是真祖,因為他不是身份自由無主人的吸血鬼,而是身份不自由且有主人的吸血鬼「死徒」。

  由甦是布洛德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得到真祖之血恩賜的死徒。
  
  
  聽完了由甦的故事,紫霓與布洛德已經到達了通往嗜血界的石門前。
  
  「好啦,故事說完了,目的地也到了,該好好的玩一玩才是。」布洛德輕鬆道。
  
  紫霓無言的看著布洛德。要統一所有吸血鬼稱王的人竟然把這麼困難的任務說是玩?
  
  看來這只有布洛德才說得出口,真懷疑他的父母親是什麼樣的人。
  
  心中這麼想的紫霓卻不知道自己的未來,真的有機會跟布洛德的父母親見上一面。
  
  石門已開啟,布洛德帶領著紫霓,邁向吸血鬼王的道路前進。
  
  
  ------------------------------------
  
  
  敬請期待 ^___^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