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無光的空間,剛清醒的紫霓摸不到任何一樣東西可以來辨識自己所在的地方,她不清楚自己現在是在夢境,還是在現實。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等到紫霓感覺到自己身體開始疲累,距離自己不遠的前方亮起淡淡的光線,紫霓見到前方有光,提起精神往光的地方奔跑去。
  
  隨著光越來越強烈,紫霓被光扎的不能睜開雙眼。她靠著感覺往那方向穿越,一股奇妙的觸感穿透過自己身體,原本強烈的光芒也開始變的微弱。
  
  紫霓等到眼睛適應了眼前的光線,才看清楚自己正處在什麼樣的地方。黑色的液體在自己腳下流動,身體沾滿了鮮血,紫霓驚嚇不已,正想在找回剛才所看見的光芒,也已經消失殆盡。
  
  突然之間,黑色液體竄出數十個噁心的長條物,快速纏繞紫霓四肢。在紫霓拼命掙扎時,黑色液體緩慢冒出一個人形,等到紫霓看清楚人的模樣,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那是冷酷無情的布洛德,他眼中沒有一絲對紫霓存有愛戀的神情,反倒是憎恨的眼神讓紫霓感到心涼。紫霓企圖開口呼喚著布洛德的名子,卻怎麼喊也喊不出聲音。
  
  纏繞著紫霓的物體將她移近布洛德,她看見布洛德手中拿起一把長刀,慢慢的舉起來,對準著自己的心口,用力一刺,紫霓再度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ˇˇˇ
  
  
  跟隨在男子身後,布洛德一路上觀察著洞裡的情形。沒有第二個交叉洞口,只容許三人平行行走,地面微微潮濕,每走約三十公尺就有一盞小油燈。不久,前方轉彎處漸漸出現亮光,當布洛德跨出洞口後,見到眼前的景象,久久不能思考。
  
  嘩啦聲不斷的瀑布由高處約三百公尺落下,在瀑布不遠處存在著不符合季節與地點的櫻花,花瓣隨著微風徐徐灑落。櫻花樹旁正好有一間小木屋,在屋子附近生長著各式各樣不知名的花草。
  
  這是美麗的仙境,而且是個範圍非常大的仙境,同時也令他感到似曾相似。
  
  男子做出請的動作,布洛德才繼續走進這遠離塵世的小仙境。才走沒幾步,數名穿著黑色特種部隊專屬服裝的黑衣人包圍住布洛德,手上拿著先進武器對著他,敵意明瞭。
  
  「喔?」布洛德不以為意,表情依然輕鬆自在。
  
  「抱歉,布洛德先生,為了我的主人,請您跟隨著他們到另一處別墅。」男子充滿歉意。
  
  「要我乖乖聽話得告訴我你的主人名子。」布洛德有意無意威脅。
  
  「薇拉,魔女薇拉。」男子謹慎道出名子,似乎對他的主人非常崇拜。
  
  得知男子的主人名子,布洛德表情古怪,他對這名子相當熟悉。但他很明白,這個人再也不可能出現在他的面前了,更何況那名男子的主人是個魔女。不過男子所說的魔女,跟當初與真祖一族創立嗜血界的魔女是否為同一人呢?
  
  「你的名子?」布洛德問道。
  
  「卡斯特。」卡斯特順從回答。
  
  布洛德輕點了一下頭,轉頭向其中一名黑衣人問道:「那麼,現在要我走哪呢?」
  
  數名黑衣人讓出一條路,其中一名黑衣人指著櫻花樹右後方的一條通道,並要布洛德先走在前方。
  
  布洛德悠然的往黑衣人所指的通道前進,剛好起步時,卡斯特忽然對著布洛德道:「抱歉,布洛德先生,請將紫霓小姐留下來。」
  
  布洛德停止行動,回頭冷眼看著卡斯特,並道:「為什麼要留下她?」
  
  「為了防止布洛德先生殺光這些人,我需要紫霓小姐來當人質。還有,她需要治療。」
  
  「治療?」布洛德不相信卡斯特的話。
  
  「紫霓小姐是中了神秘谷特有的迷幻毒,除非是對這氣味產生免疫,否則得依靠解藥來解開迷幻毒。」
  
  「這麼說,你手中有解藥?」布洛德周圍的殺氣漸漸聚集。
  
  「目前我身上沒有解藥,但我可以為紫霓小姐調配。」
  
  布洛德冷笑道:「這理由還真濫,你以為這樣就有人會相信你的話嗎?」
  
  卡斯特搖搖頭,他指著紫霓,布洛德馬上低頭一看,紫霓皺著眉,神情痛苦不已,甚至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黑氣。
  
  「布洛德先生,請將紫霓小姐交給我。」卡斯特走到布洛德身邊,準備抱著紫霓。
  
  「拿開你的髒手。」布洛德冰冷道,甚至頭髮變成白色。
  
  感受到強烈的殺氣,卡斯特收回自己的手,他將顫抖的手藏到身後,他企圖緩和自己的恐懼,卻怎麼試就是沒辬法平靜。
  
  「卡斯特,你為何要她當人質?難不成你的主人被這群人抓了不成?得由我去交換?」布洛德面無表情的說出自己的猜想,卡斯特身子一震,隨即默默的點頭。
  
  「是的,布洛德先生,我的主人確實被他們抓去了。他們要求我改變石門的傳送點,只為了引你過來。改變石門的傳送點對我與我的主人來說是非常容易的事,因為這裡是創立石門的最初之地。為了我的主人,我願意付出生命也要救回主人。」
  
  卡斯特輕嘆F一聲,又道:「其實一開始我想藉由迷幻毒的毒性讓你們昏迷沉睡,沒想到布洛德先生竟然身體有抗體,這一點可讓我驚訝許久,在思考多次之後,我只好拿無辜的紫霓小姐來當人質了。請見諒。」
  
  布洛德冷哼了一聲,眼睛掃過每一個黑衣人,同時發現每個人的紐扣刻著逆十字,道:「你們是逆十字教團派來的人?」
  
  神秘谷的存在除了逆十字教團外,嗜血界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人知道了,更何況他們每個人都有著逆十字徽章呢?
  
  一名似乎是隊長的黑衣人按了一下頭盔旁的小鈕,頭盔裡響起聲道:「沒錯,我們是逆十字教團派來的人。你殺了我們的教宗大人,你沒有權利反抗教團審判,我們特地抓住這裡的主人當人質,防止你無謂的屠殺。」
  
  「呵,抓了一個跟我無關的魔女當人質,你以為我這樣就任你們擺佈?」布洛德輕笑道。
  
  黑衣隊長沉默了會兒,道:「你不知道我們抓住的人是誰嗎?」
  
  「不就是個魔女嗎?」布洛德瞇起眼道。
  
  「根據我們逆十字教團的百年來紀錄調查,她是你的母親,也是開創嗜血界背叛所有人類的邪惡魔女。」
  
  母親?!不可能!她明明在那時候與父親一起死亡的,怎麼可能會待在這裡呢?
  
  在布洛德不敢相信這事實時,一旁的卡斯特卻一臉了然的模樣,似乎是確定了什麼事。
  
  「不可能。」布洛德沉著臉道。
  
  「跟我們走一趟,你就會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了。」黑衣隊長做出請的動作,意謂布洛德自己親自前往別墅。
  
  布洛德思考了會兒,決定了幾樣事之後,對著卡斯特道:「做好解藥,送到我這。」
  
  語畢,布洛德便走進通道,其他黑衣人也跟隨在後,一同消失在這美麗的仙境。
  
  
  ˇˇˇ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