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的布洛德發現紫霓不在床上,他著急的四處找尋,深怕紫霓陷入危險。再說,紫霓身上還有迷幻毒,根本沒能力可以自衛。
  
  薇拉走到紫霓曾躺過的床上,伸出手來輕輕放上,喃喃道:「黑暗的回憶,告訴我她曾遺留的碎片吧!」
  
  頓時,一股黑暗的氣流由床上匯集在薇拉手裡,她將這股黑氣吸入體內,並閉上雙眼專注的感受黑氣所告訴她的訊息。
  
  布洛德不知道薇拉正使用著黑魔法來查詢紫霓的下落,見不著紫霓的人,他馬上走向門口,準備離開房間。
  
  「等等。」薇拉閉著雙眼喚住布洛德。
  
  「有什麼事比找紫霓更重要嗎?母親。」布洛德實在沒耐性可以等。
  
  「你在離開紫霓身旁前有給她喝過你的血嗎?」薇拉緩緩張開雙眼道。
  
  「有,這跟紫霓不見有什麼關係嗎?」布洛德反問。
  
  「當然有!中了迷幻毒的人,除非是擁有我的血液,或是像你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才有辦法解毒,否則沒辦法破解迷幻毒的效應。你是我兒子,當然有能力破解這個毒嘛。」薇拉微微一笑。
  
  「這麼說,紫霓身上的毒解開了?那她……」
  
  「放心,她需要的是時間中和身體的毒,雖然效果沒有用我的血來的直接解毒,至少她的毒已經解開了。」
  
  「那我得快點去找紫霓,我不想見到她受傷!」布洛德還是放不下心。
  
  此時,房裡的大門與窗戶被一群黑衣人撞開,每個人手裡持著特殊武器對持著布洛德與薇拉,見此狀,布洛德伸手拿起紅泣,準備將這些人好好料理一番。
  
  「等等,你去找紫霓,這些人交給我就行了。」薇拉忽然搶先站在布洛德面前,手拿著鐵鍊輕甩著,那是在地下室順道拿出來的臨時武器。
  
  「母親,妳真得行嗎?」布洛德有些擔心道,因為她曾被逆十字教團的人抓住,身手有沒有恢復還是個未知數。
  
  「當然行!別太小看我!」薇拉哼了一聲道。
  
  布洛德見薇拉有信心可以解決這些人,點點頭,便往門的方向衝去,經過那些黑衣人還不忘多補他們幾刀。
  
  薇拉等布洛德離開後,臉上泛起甜美的笑容,神情與布洛德的燦笑非常相似,她悠閒道:「真高興你們自動上門,偷襲我的事就算了,竟然還敢在我的地盤撒野!這次,你們可沒辦法再用下流招式來對付我了!好好嚐嚐我的懲罰吧!」
  
  鐵鍊一甩出,開打!
  
  
  ˇˇˇ
  
  
  幽靜的黑夜中,古老森林正傳來一陣陣令人恐懼的槍響。
  
  努力在這古老大樹下亂串的紫霓,正盤算著下步該怎麼行動。
  
  「黑磷,你覺得該怎麼對付他們?」紫霓摸不著頭緒,無奈的問著在一旁漂浮的黑磷。
  
  『如果能將他們的槍處理掉,對妳會比較有利。』黑磷提議道。
  
  「我有個問題,我現在被打是不是能像外界科幻片那樣,不會死?」紫霓好奇著吸血鬼的體質是否如人類想像的那樣。
  
  『呃……只要別傷到要害就行了,不過,被打到還是很痛唷。』黑磷有些尷尬道。
  
  「沒關係,只要知道我不會死就行了!」紫霓握緊黑磷刀,眼神充滿決心。
  
  『妳打算要靠這點去接近敵人?』黑磷小聲的問。
  
  「除了這點,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紫霓停下腳步,躲在一棵古樹後面,等待著傭兵。
  
  黑磷倒是心底哀嚎聲不斷,我可是答應過布洛德要保護妳耶!妳竟然打算來個犧牲打?
  
  見三名傭兵各各眼紅氣喘,彷彿中了什麼毒藥似的,急著找尋紫霓來解脫,黑磷注意到這一點,但他不曉得真正原因是什麼,只能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保護紫霓,別遭受不該有的傷害。
  
  「女人!快出來吧!別再掙扎了,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是沒有人會來救妳的!」安迪淫笑道。
  
  「是呀,快出來讓我們好好疼愛疼愛,我們不會傷害妳的!」傑克同樣淫笑。
  
  紫霓皺著眉,對那些話打算忽略,咯拉一聲,紫霓發現自己掛在胸口的鎖夢鑰匙上頭的寶石竟然發出淡紅色光芒,她輕柔的拿起鎖夢鑰匙,打算看著仔細時,一旁的黑磷突然大叫著:『快將那紅光轉向那些蠢蛋!』
  
  紫霓不懂黑磷為何要這麼做,正想問的時候,身體竟然自動將鎖夢鑰匙朝向三名傭兵,瞬間,一聲巨大的聲響回蕩整個古老森林與神秘谷,刺眼的紅光照亮整個森林。
  
  『趁現在將他們的槍打掉!』黑磷一旁指示著。
  
  還在恍神的紫霓正想問黑磷問題,自己的身體又很自動的快速揮動著黑磷刀,將三名傭兵手裡的槍砍刀,然後在跳回剛才隱匿的古樹後面。
  
  「黑、黑磷,為什麼我的身體會自己動阿?」紫霓訝異不已。
  
  『只要妳手中還拿著刀,我就有辦法輔助妳。』黑磷微笑道。
  
  「這麼厲害!」紫霓神奇的看著黑磷刀。
  
  『還好啦…只是有點小缺點……』黑磷有些苦笑。
  
  「缺點?」
  
  『一般來說,使用這把刀子的人,必須付出一點精神力才能使出能力,當沒有精神力可用時,就會換吸取體力來取代精神力。假使是我幫助妳揮動刀子,條件得吸取妳兩倍以上的精神力,如果精神力耗盡,就如剛才所說的,吸取妳的體力。剛才那些動作,差不多用掉妳的精神力一半以上了。所以……為了不使妳動彈不得,紫霓,妳還是快點回憶我之前傳授給妳的使用方法吧!』
  
  紫霓只能懵懂點頭,她看著自己的鎖夢鑰匙,雖然不懂為何它會發出紅光,但這是個引開敵人注意力的好道具,才這麼想,淡紅光又再度亮起,這次不用等黑磷在一旁提示,紫霓快速衝到敵人面前,將光芒照射敵人們!
  
  這次的效果並沒有如剛才那麼好,被紅光照射過一次三名傭兵們,早已對這紅光有所防備,他們每人手中拿著短槍與瑞士刀,預備撲向紫霓。
  
  紫霓見傭兵們不受紅光的影響,她只好持著黑磷刀準備與敵人一決生死!
  
  『小心!妳還沒辦法完全將我的力量使用出來,沒拿捏好可是會要妳的命!』黑磷在紫霓耳邊提醒著。
  
  紫霓無聲的回答著黑磷:「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女人,放棄吧!妳拿著這破刀是不可能贏過我們的,乖乖的讓我們疼愛一下嘛!」安迪露出猥褻的笑容,旁邊的兄弟也跟著笑了。
  
  被說成是破刀的黑磷火大了!他馬上對著紫霓道:『紫霓!給我用滅絕,我要看看到底誰才是拿著破刀!』
  
  紫霓無言了,但手中也開始蓄起氣來,準備使出滅絕。
  
  聲音、時間瞬間靜止不動,令人恐懼的黑色絲線從黑磷刀散發出來。它向著那些傭兵們伸展過去,還不瞭解這黑色恐怖之處的傭兵們還傻傻的站在那等著黑線纏身。
  
  「收!」紫霓一喊,纏繞在傭兵身上的黑線瞬間收縮,他們連叫的時間都沒有就被肢體分解了。
  
  一次解決掉所有的敵人,紫霓虛弱的倒地。這招對她來說實在太耗能量了。
  
  如果說那些人沒等紫霓將黑線纏繞在他們身上的話,那時候絕對最容易被破解這招。
  
  這招要是布洛德使用起來的話,不會像紫霓這麼慢速,而是快到令人看不見黑線的存在。
  
  『紫霓,妳還好吧?』黑磷在一旁擔心著。
  
  別說黑磷在瞎緊張,而是怕又有另一批敵人會出現。現在的紫霓非常容易被人隨意擺動,如果這時候有人對紫霓做了什麼事,他是該怎麼面對布洛德呢?
  
  紫霓皺著眉看著鎖夢鑰匙,咬牙試著爬起身,可惜身體連一個手指頭也動不了,她疲倦的暫時閉上了雙眼,心底依然擔憂著布洛德的安危。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