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紫霓昏倒在地上約二分鐘後,穩重的腳步聲由遠方響起,男人從古樹後走了出來,他看著那已成為屍塊的傭兵們,輕嘆著氣,隨即馬上走向紫霓身旁蹲下身並伸出手來打算觸碰她時,原本放鬆的手緊握住黑磷刀狠狠往對方一揮,驚呼一聲,快速跳離紫霓的攻擊範圍。
  
  「妳還醒著?」男子輕聲道。
  
  紫霓沒有回話,倒是黑磷刀溢出黑氣,包圍住紫霓周圍。男子心底推算著那是身體本能的自動保護,這一個動作害得他差點誤以為紫霓人是醒著。也罷,就待到她醒來吧!
  
  
  ˇˇˇ
  
  
  在另一方面,剛踏出房門不久的布洛德遇到新的敵人。
  
  這次他遇到一團帶著詭異的面具傭兵部隊。
  
  「喔?這次來的人還挺有趣的嘛!」
  
  布洛德對眼前的傭兵們臉上所戴著面具非常感興趣。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是韓國暗行御史專用的面具,不但可以嚇著敵人,還可以讓自己更有強大的自信。
  
  「布洛德先生,請你回房去。」戴著明治娃娃面具的男人率先開口。
  
  布洛德微笑的好奇道:「你的面具怎麼跟其他人不一樣啊?沒記錯的話,那是名叫明治娃娃吧?」
  
  一聽見布洛德的話,戴著明治娃娃面具的男人感動道:「想不到你也知道這面具的名子,是的,這個確實是叫明治娃娃,我臉上戴的那男孩名叫POKO,是我特地到日本懷舊商店購買,價錢可不便宜啊!」
  
  其他傭兵們聽見男人如此回話,每個忍不住冒著冷汗,內心同樣發出哀嚎:團長!你叫我們戴著暗行御史面具,自己卻戴這種非常可愛的面具,還對著目標解釋自己在哪購買面具,不管怎麼說,真得是一件很丟臉的事耶!
  
  一名傭兵隊員好心的跑到傭兵團長身邊嚼耳根,傭兵團長忽然停止感動,有些尷尬的輕咳兩聲後,道:「不好意思,布洛德先生,請你現在回房休息。」傭兵團長嚴肅道。
  
  布洛德臉上的笑容依在,手卻有意無意把玩著紅泣,這舉動讓所有傭兵們暗自心驚著他想反抗?
  
  「唉,我待在房間都快悶死了,連想出來走走也不行?怎麼,你在不安什麼?」血紅色眼眸緊盯著傭兵團長。
  
  「抱歉,我們的任務是請你乖乖待在房間。」傭兵團長無奈道。如果布洛德硬是不聽良性勸告,那就得以武力來強制他了。
  
  「哼哼,我這人最不喜歡別人『請求』我。如果我不回房,你打算如何?」布洛德燦笑道。
  
  傭兵團長輕嘆了一口氣:「那就請原諒我們的無理了。」
  
  命令一出,所有傭兵部隊的成員們以不殺布洛德為主,使盡方法就是要讓布洛德回房去。
  
  此時此刻的布洛德嗜血狀態全開,眼前的傭兵們如同小嬰兒似的,輕輕一捏就碎。
  
  不一會兒,通道外的長廊充滿著血腥味與模糊的肢體,刀與槍械全都被布洛德手中的紅泣刀砍斷。
  
  剩下幾個還殘活著的傭兵們全身顫抖著,他們從來沒有質疑過雇主對他們交待的任務,眼前這個人卻令他們很質疑。
  
  他真得是人類嗎?
  
  布洛德緩緩的走向那些企圖拿起武器偷襲的人,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加深。
  
  在傭兵們的眼中,那是惡魔的笑容,也是死神的笑容。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意外還存活的傭兵團長恐懼著疑問。
  
  聽見這樣的問題,布洛德看了傭兵團長一眼,抓起一名傭兵指著道:「看清楚,我到底是什麼人。」
  
  布洛德頭一低,狠狠對著傭兵的頸子一咬,這讓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
  
  吸血鬼!
  
  他竟然是吸血鬼!
  
  似乎吸到不美味的血,布洛德嫌惡的將那進入瀕死狀態的傭兵丟在一旁,擦拭著嘴唇道:「呸呸!真難喝。」
  
  在一旁沉默許久的紅泣總算開口說話了。
  
  『你還挺無聊的,想讓人知道你是吸血鬼,有需要親自去咬你早已認為難喝的人嗎?』
  
  布洛德爆笑了出來,這讓聽不見紅泣話語的傭兵們感到害怕,心中不自覺想著自己會是下一個被吸血鬼咬死的人嗎?
  
  「紅泣,我這是為別人解開疑惑。」布洛德冷笑道。
  
  『我還真看不出你的好心耶,倒是看出你的壞心。』紅泣輕笑道。
  
  「阿啦,被妳看出來啦?」布洛德無所謂的聳聳肩。
  
  『如果還看不出來,我就不叫紅泣!』紅泣鼓著臉道。
  
  看著布洛德在那自言自語,傭兵團長感覺自己見到一個瘋子,而且這瘋子還是個吸血鬼!
  
  布洛德不理會紅泣的話,他走到傭兵團長面前,詭異笑道:「喂,你這面具送給我好不好?」
  
  傭兵團長聽傻眼布洛德這句話,他竟然想搶他的寶貝面具?!傭兵團長猛搖頭,拼命護著他的明治娃娃面具。
  
  布洛德微皺著眉道:「喔?不送我也是可以,如果你不想要命的話。」
  
  命!人命與寶貝面具來比較,當然不用再想了,傭兵團長馬上道:「我、我送給你!請不要殺我!」面具可以再買,人命可買不到啊!
  
  布洛德愉快的笑道:「那就謝謝你啦!我就不客氣收下了。」接下明治娃娃面具後,布洛德忽然想起紫霓的事,並道:「你有見過一個長的非常可愛的黑髮女孩嗎?」
  
  傭兵團長被布洛德這麼一問,他低頭回憶著,才想起今天有三名成員與他們失聯,該不會跟這有關呢?
  
  「我沒有見到那女孩,但是我猜那女孩跟我的部下可能有接觸到。」
  
  一聽見有紫霓的消息,布洛德連忙再問:「你確定?那人在哪?」
  
  傭兵團長可不敢欺騙布洛德,他無奈苦笑道:「我當然確定啊!我也在找尋我的部下,他們的通訊儀器全都關閉,我想找也找不到。」
  
  聽到這,布洛德原本想繼續問下去,但他在遠方古老森林裡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布洛德有些訝異的看向森林的方向。
  
  這不可能的事啊!照理講這人不可能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等等,這另一股氣息不就是黑磷所散發出來的嗎?難道說紫霓就在他身旁?
  
  布洛德嚴肅的看了森林一眼後,他將明治娃娃面具收到虛空裡,對著傭兵團長道:「別說我沒有好心提醒你們,這種非人類的戰爭不適合你們加入,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免得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這種提醒,傭兵團長早已有這種打算離開這了,根本不需要布洛德的提醒,但基於性命安全,傭兵團長還是乖乖點頭。
  
  當他想開口說話時,布洛德早已消失在他的面前,只剩下團員殘缺的軀體與少數存活的人們在地上哀嚎著。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