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醒來!別睡了!』
  
  忽遠忽近的聲音呼喚著陷入沉睡的紫霓,她內心喊著好累。
  
  『累?現在可沒時間讓妳喊累了!快點醒來啊!』
  
  黑磷…讓我多睡一下……
  
  『紫霓!我保護妳的力量快消失了!算我求妳,快醒來!』
  
  為什麼要保護我呢?
  
  『當然要保護妳啊!距離妳身體不遠的地方,正有個陌生人企圖接近妳,快點醒來!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
  
  聽著黑磷著急的聲音,紫霓勉為其難的睜開疲憊的雙眼,從黑磷刀散發出來的黑氣消失在紫霓周圍,紫霓才看清楚自己竟然是以防禦的姿勢半跪在地上。
  
  「妳總算醒了。」男子踩著輕鬆的腳步出現在紫霓面前。
  
  「你……」紫霓仔細一看,驚呼道:「你不是里斯嗎?」
  
  里斯微笑的點點頭,並伸出手來扶起紫霓。
  
  「里斯,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紫霓好奇道。
  
  「這點我不太清楚,只記得我穿越石門要來人類世界找尋你們,人卻出現在這叫神秘谷的地方,之後我聞道血腥味,循著味道就找來這裡了。」里斯帶著非常有意思的表情看著紫霓。
  
  「咦?跟我遇到的情形一樣!我與布洛德使用石門之後,以為人到了嗜血界,卻發現自己來到這神秘谷……」紫霓對這中斷的記憶可是抱著不確定的語氣。
  
  『紫霓,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快去跟布洛德會合!』黑磷嚴厲的語氣讓紫霓心底嚇了一跳。
  
  那不管里斯嗎?紫霓心裡小聲回應。
  
  『為了妳好,妳快點離開他身邊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紫霓雖然心底對里斯感到抱歉,但她還是禮貌的道:「抱歉,現在沒辦法好好跟你解釋,我跟布洛德分散了!我得現在去找他。」
  
  紫霓不等里斯回話,便轉身離開,完全忘了自己正處於黑暗的古老森林當中。
  
  夜晚的森林還有另一個詞,那就是迷宮。
  
  鮮少來到森林的紫霓,完全忘記森林該有的特性,她東跑西跑,就是離不開那些死狀悽慘的傭兵為坐標的地方。
  
  紫霓無奈的背靠著大樹休息著,在旁邊沉默許久的里斯走近了紫霓,並道:「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為妳帶路吧。」
  
  里斯抹著神秘的笑容,自願當起導遊。
  
  沒多想什麼,紫霓同意的點頭。
  
  
  跟在里斯背後的紫霓,正與黑磷做心靈交談。
  
  『妳可得警覺些,這人莫名其妙好心帶妳找出口,絕對古怪!』黑磷瞪著里斯身影,嚴肅的叮嚀著紫霓。
  
  會嗎?他不是湊巧被石門傳送到這來,剛好被血腥味給吸引過來,這有什麼好古怪的?
  
  紫霓不懂黑磷在緊張什麼。
  
  『難道妳沒注意到他怪異的行為嗎?』
  
  他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吧?再說他也是要找布洛德的啊!
  
  『就是因為他說要找布洛德,這才叫奇怪!』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妳就不懂了,任何一件巧合的背後絕對會讓人捏把冷汗的實情,我可是為妳好!妳現在的存在可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對他來說沒有利用價值。
  
  『不,這妳就錯了。』黑磷無奈一笑,『只要妳是布洛德最重要的人,妳是最有利用價值。』
  
  ……不會吧?
  
  『我只希望妳別受到無謂的傷害,不然我就沒臉去見布洛德了。』黑磷苦笑道。
  
  ……我會盡量別受到傷害。
  
  
  沉默於帶路的里斯忽然停下腳步,回頭問著紫霓:「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妳跟德是怎麼認識呢?」
  
  對這問題,紫霓有些為難。「這很重要嗎?」
  
  里斯見紫霓為難的表情,微笑道:「我不是故意為難妳,只是對這很好奇,德為什麼會選擇妳呢?」
  
  聽見這樣的話語,紫霓為難的表情更加明顯。「呃……這問題讓我很難回答。」
  
  「是嗎?」里斯微笑著繼續帶路。
  
  在找尋出口的路途中,兩人繼續沉默不語,紫霓無聊的跟黑磷聊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不久,一股熟悉的氣息令紫霓開心,她搶先里斯面前,拼命往那氣息的方向跑去。
  
  這時,原本黑雲佈滿著夜空,當雲層稀薄散去,皎潔月光照亮著暗夜大地,紫霓清楚的見到布洛德背對著她的方向站在前方不知在找尋什麼,她邊跑邊大喊著:「布洛德,我在這啊!」
  
  聽見紫霓的叫喚,布洛德連忙回頭一望,他被眼前的景象震住,原本紅潤的唇瞬間刷白,顫抖微張著嘴不能言語。
  
  紫霓傻愣愣的瞧見布洛德那副見鬼似的表情,她想大聲笑著布洛德現在的表情,但她卻怎麼想笑也笑不出來。
  
  由背後傳來劇烈的痛楚直達著胸口,紫霓低著頭看著自己胸前多出了一個血淋淋的手掌,她緩慢的轉頭看著身後,里斯陰沉著臉微笑不語,手一抽出,紫霓感覺到眼前一陣昏暗,身體像斷了線,直直往地面倒去。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