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紫霓準備認真聽心禧解釋原因,但她卻被那句自己擁有與心禧相近的穿越時空能力,深深佔據了思考。
  
  心禧拉著紫霓的手,指著布洛德道:「如果妳選擇面對未來,那麼妳將不會與他相遇,甚至有關他的一切也會消失不存在,一切經歷歸為無。在未來的妳不會因為他的關係,繼續承受影響過去的懲罰。」
  
  對於未來的說明,紫霓輕搖著頭,道:「心禧大人,為什麼我面對未來就不會與布洛德相遇呢?甚至經歷過的事會消失不見?而且還要什麼承受……影響過去的懲罰?」
  
  心禧比了噓的手勢,又道:「如果妳選擇回到過去,那麼妳的經歷將會回歸到軌道,妳與他的過去與未來正式連結上。妳在過去所做的一切,我們絕對不會干涉,甚至妳想繼續再回到過去,我們也是不會干涉妳的行為。」
  
  聽完心禧的解說,紫霓腦中推積許久的疑惑總算有了連結了。
  
  第一次與布洛德相遇的時候,布洛德那副對自己非常熟悉的態度,早已令她感到疑問很久了。
  
  每次想詢問的時候,布洛德總是以會影響兩人的過去與未來為由,不告訴紫霓真正的答案,就連問黑磷這個問題,黑磷也同樣回答著她,曾有一段時間令她感到非常鬱悶。
  
  原來這一切的連結,得由專門掌管時間的千禧與心禧大人親自來解說,才不會影響到所謂的正軌未來。
  
  但還有一個重點,影響過去的懲罰是什麼?
  
  「心禧大人,我所犯的懲罰是什麼?」紫霓問道。
  
  心禧望向正把玩著自己銀色短髮的千禧,千禧放下手聳聳肩道:「改變了過去,如同改變了未來。該定的下場,妳就得承受影響過去的懲罰。對所有人來說的懲罰定義非常不同,或許對妳來說的懲罰,那是會令妳心碎不已。」
  
  心碎,有比布洛德現在這副模樣來得痛嗎?
  
  思考著這問題,紫霓走近布洛德身旁,看著他殘忍的模樣,淚水再度滑落。
  
  仔細一看,原來布洛德在發狂時,眼裡竟強忍著淚水,紫霓伸出手溫柔的擦拭他的淚水,來到他身後,她將額頭輕靠在布洛德背後。
  
  如果現在角色換成是她,布洛德在她面前被人殺害,她也會變成像他那樣吧!
  
  「妳的決定是?」千禧牽著心禧的手,走到紫霓身後問道。
  
  「我想回到過去。」紫霓沒有回頭,依然倚靠在布洛德背後。
  
  「妳確定嗎?回到過去,可能會再度面臨到這樣的情景,或許會遇到比這還要令妳難過的事,這樣妳還是要選擇回到過去嗎?」心禧提示道。
  
  「……難過也好,死亡也好。」紫霓回頭面對千禧與心禧。「一想到他為我傷心難過的模樣,我的心……沒辦法選擇沒有他的未來。」
  
  千禧和心禧兩人互望了一眼,並笑道:「妳會得到屬於妳的幸福。」
  
  語畢,兩人面對面的平行伸出雙手,手與手的中間,出現了兩道時鐘圖,在千禧面前是向右行走的順時,在心禧面前則是向左行走的逆時,心禧的逆時吞噬了千禧的順時,兩人將這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逆時圖打向紫霓心臟。
  
  強烈的力量在紫霓心中爆開來,她痛苦的發出呻吟,直到她感覺到身體被人緊緊摟抱,她才緩慢的睜開雙眼。
  
  「唔……」紫霓虛弱發出呻吟。
  
  布洛德見紫霓有醒來的跡象,連忙問道:「還疼不疼?要不要再喝我的血?」
  
  紫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布洛德,她感覺到自己口中殘留著屬於布洛德那甜美的鮮血,再看向臉上充滿訝異的里斯,紫霓大概猜出自己是回到尚未確認死亡的那段時間吧。
  
  但……身體好痛苦!她發現自己竟然沒辦法正常說話,只能顫抖著唇,嘴角也流下了鮮血,無聲道:「布洛德……」
  
  見紫霓如此痛苦,布洛德流下了淚水,他緊緊抱住紫霓。
  
  不久,布洛德怒瞪著里斯,冰冷的語氣細聲道:「你為什麼要殺她?」
  
  里斯微皺著眉抵抗著布洛德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壓力。
  
  「回答我的問題。」布洛德血紅色眼眸閃爍著光芒。
  
  里斯冷漠的看著紫霓與布洛德,道:「我說過了,她是你最大的弱點。你是要成為吸血鬼王的男人,是不能有這種弱點的。」
  
  充滿殺意的布洛德咬牙的瞪著里斯,紫霓輕摸著他的臉龐道:「……別這樣…」
  
  「紫霓……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布洛德感覺到紫霓生命力漸漸虛弱消逝,他恐懼的緊緊抱著紫霓,深怕一放手紫霓就會完全消失在他面前。
  
  「放心,我不會永遠離開你,我只是會稍微離開了一下子……」紫霓安撫著布洛德。
  
  感受到一股奇妙的力量在紫霓胸前流動,布洛德看見許多細小的光點從紫霓的胸口漸漸集中,有藍光、紅光、綠光、紫光……絢麗的光芒形成了魔法陣。
  
  那是曾出現在布洛德面前的魔法陣,是當初日向忍為紫霓加限的能力限制,難道……?!
  
  似乎是感應到魔法陣的威力,這時整個森林古樹紛紛自行亮起白光,布洛德與里斯兩人訝異著周圍的變化,由古樹散落下來的白色小光點,彷彿陷入神秘的神聖森林。
  
  紫霓輕拉著布洛德的衣服,有些害羞道:「我能不能向你借穿這件外套?」
  
  布洛德這才注意到紫霓胸口破碎的衣服已經讓她胸部幾乎曝了光,他快速將外套脫下蓋在紫霓身上,見紫霓心滿意足的閉上雙眼微笑,布洛德也緩緩放下心中的石頭。
  
  忽然,布洛德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恍然大悟的看著紫霓,紫霓安祥的沉睡模樣,再加上自己的毛邊大衣,這一切的條件完全具備了……
  
  當布洛德心中說出條件達成時,魔法陣同時緩緩飛出紫霓胸前,她的身體跟隨著魔法陣升空,巨大的門與紫霓平行出現,門像是在吸收空氣中的能量,所有古樹所發出的光芒全部往巨門的方向聚集。
  
  隨著能量的集中,巨門慢慢開起,魔法陣將紫霓推入門內,直到看不見紫霓後,巨門才慢慢關起,同時也漸漸淡化不見。
  
  在紫霓消失那一剎那,布洛德聽見了紫霓在他耳邊留下一句話。
  
  
  
  我會讓你成為王者。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