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清澈的藍天白雲,細微的風吹動著青草,奇鳥蟬蟲鳴叫,午後的晴空令人悠閒。
  
  正有一棵大樹下躺著一名少年,他將看到一半的書籍蓋在自己臉上沉睡,安祥和平的氣氛令一旁的花朵也紛紛慵懶。
  
  此時,天空像是被人特意吸出個破洞,絢麗無比的魔法陣讓晴朗的天跟著失色,俇野的風吹開了少年的書,少年才不得不睜開他那美麗的雙眼,注視著距離自己不遠處的變化。
  
  閃耀著七彩緞帶式的魔法陣由破洞降落在草地上,隨著魔法陣的快速運轉,漸漸形成圓形的圖陣讓少年起身靠近,他走到魔法陣前伸出手輕觸碰時,魔法陣瞬間破碎在少年面前,一個躺在地上被毛邊大衣覆蓋著上半身的人出現在少年眼前。
  
  少年瞇起雙眼看著眼前的人,他將蓋在人身上的毛邊大衣拉下,臉龐也跟著映入他眼中,讓他倒抽了一口氣。
  
  濃密的眼睫毛,朱紅的唇潤,白皙的臉龐,還有微亂的烏黑秀髮部份散落在臉頰上,甜美的香氣讓少年下意識微張著嘴,小心翼翼的撫摸著猶如陶瓷娃娃的少女。
  
  或許是少女一直沉睡不醒的關係,少年將少女擁抱在懷中,甜美的氣味讓少年忍不住靠近少女的頸邊,等到少年回過神時,他已經在品嘗少女那甜美的血液。
  
  少年訝異著自己的衝動,他趕緊觀察著少女的臉色是否因自己沒有自制力的吸血而瀕臨死亡之路。
  
  一看,沒有,少年鬆了口氣。
  
  少年思索了會兒,決定將她回自己所居住的房子休息,之後再研究要如何調查這少女。
  
  「少爺。」
  
  低沉穩重的男子聲在少年身後響起,男人在這晴朗的天氣全身包的密不通風,彷彿見不得光似的,少年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那人是誰。
  
  「格菲爾,有事嗎?」那少年目光依然注視著懷中的人。
  
  「家主已經在大廳等待著您回去。」格菲爾恭敬道。
  
  「嗯,我知道了。」語畢,少年便轉身離開。
  
  「少爺請稍等。」格菲爾叫住了少年。
  
  少年瞇著眼斜瞪著格菲爾,語氣非常不悅。
  
  「還有事?」
  
  格菲爾用著奇妙的神情看著少年懷中的人,語氣充滿小心。
  
  「少爺,這女孩?」
  
  「我自個兒會處理,你別管太多。」少年理也不理的往房子方向前去。
  
  格菲爾輕嘆著氣,也跟著回房子。
  
  
  被少年送到柔暖舒適的大床的紫霓,有些不舒服的發出細小聲音。
  
  昏昏沉沉的頭令人感到痛苦,她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映入在她眼中的竟然是一張放大的臉,紫霓尖叫一聲,馬上被一隻手捂住。
  
  「小聲點!想要引起別人注意啊?」少年有些不悅道。
  
  紫霓瞪大雙眼看著少年,她可沒想到自己會這麼的幸運,竟然可以直接遇到年輕版的布洛德!
  
  看著眼前的布洛德的模樣,年紀大約與自己同年,留著長髮,甚至是以巴洛克時期來梳綁,連身上的打扮也是同時期貴族的裝扮。
  
  這讓紫霓有些徬徨著,以前第一次看見那群遍地屍塊的人們身上的哥德時期的衣服碎片,跟現在這年輕的布洛德身上的打扮,似乎時期不太對。
  
  「怎麼?突然發起呆啦?」布洛德疑惑的伸手在紫霓面前左右晃。
  
  「呃……只是有些疑惑這裡是哪裡。」紫霓還是將想問的話埋在心裡,先搞清楚自己的所在才是。
  
  「喔……我也很疑惑妳是怎麼進來這的。」布洛德輕笑道。
  
  「進來這?」紫霓不解的問。
  
  「這裡是嗜血界最隱密的地帶,也是屬於古伊米家族領地當中的禁區。」布洛德解釋道。
  
  禁區?古伊米家族還有禁區啊?
  
  布洛德見紫霓開始發起呆,又道:「妳叫什麼名子?」
  
  「紫霓。」紫霓隨意回道,腦子依然在思考著問題。
  
  布洛德微挑起眉,又道:「哪個家族的?」
  
  「喔……家族,我屬於……」紫霓忽然沒了聲,微皺著眉道:「呃……你所指的家族是?」
  
  「妳的姓氏啊!妳既然是真祖一族,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家族,快告訴我吧!」
  
  「只要是真祖一族的人,就一定要有家族嗎?」紫霓心裡感到不妙,怎麼未來的布洛德沒告訴自己呢!
  
  布洛德瞇起雙眼,微笑道:「紫霓小姐,妳該不會連自己的家族都不曉得吧?還是故意忘記自己的家族,好來竊取古伊米家的情報?」
  
  竊取?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事呢?
  
  「你誤會了,我並不是故意忘記自己的家族,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哪個家族的!」紫霓有些小生氣。
  
  「喔?這理由可說得真好,竟然會不知道自己是哪個家族。」布洛德冷笑道,「每個真祖都有屬於自己的家族,不可能會有真祖不知道自己是哪個家族的人。」
  
  「我說真的啊!」紫霓快抓狂了,這個布洛德怎麼那麼魯啊!
  
  布洛德雙眼一閃,血紅色眼眸直盯著紫霓的雙眼,輕聲道:「那還有一個可能,妳有跟人定下永生契約?」
  
  這詞來個耳熟,他是指血之契約嗎?
  
  「看妳的表情似乎是有,那告訴我,那人是誰?」布洛德在紫霓耳邊輕聲道。
  
  「……你。」紫霓小無辜的低頭道。
  
  「說謊!」布洛德生氣的扣著紫霓的下巴,強迫她正眼直視。
  
  「我才沒有說謊!」紫霓吃痛大喊,對布洛德的行為非常生氣。
  
  「妳當然說謊!我今天才第一次遇見妳,怎麼可能與妳簽下契約?」布洛德冷眼瞪著紫霓,企圖從她表情動作探查出情報。
  
  紫霓被布洛德冷眼對待的行為感到心痛,她也想到,在這時候的布洛德是不認識自己的,她這麼誠實說出自己與他是契約者,當然會被認為是在說謊,也是正常的。
  
  「沒關係,妳不說出實話,妳就別想離開這裡。」
  
  布洛德冷笑,他尖銳的指甲劃開紫霓殘留在胸前的布料,紫霓驚呼一聲,馬上伸手護住曝光的胸部,布洛德故意拉開她的雙手,將雙手壓制在她頭頂上。
  
  「你想幹什麼!」紫霓紅著臉大叫,她隱約感覺到布洛德可能的企圖,雖然自己的身子屬於布洛德的,但……不是現在這年輕的布洛德啊!
  
  「沒幹什麼,只想仔細品嘗妳的甜美。」布洛德舌頭滑過紫霓的頸子。「妳的血可是我喝過女性中等級最高,就連身子也散發出同樣甜美,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這氣味為何會令我感到熟悉?」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