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被布洛德舔的有些感到身體微熱,她紅著臉道:「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
  
  布洛德輕笑道:「為什麼要放開妳呢?」
  
  「你、你……」
  
  紫霓不知該如何回布洛德的話,只能感觸極深的想,這情形怎麼跟以前遇到布洛德時所發生的性騷擾一模一樣啊!
  
  「嗯?舒服到說不出話來了?」布洛德壞心道。
  
  紫霓可說是努力忍受布洛德的騷擾,一不小心,細小的呻吟聲傳入布洛德耳中,他竊笑不語,更加專注於撫摸,就當一切的行為即將失控時,門邊傳來輕咳聲。
  
  布洛德與紫霓馬上轉頭看向房門,一名男子倚靠在門邊上,慵懶帶著微笑道:「想辦事也要記得關門啊!」
  
  布洛德冷哼一聲,放開了紫霓,他也微笑道:「父親,你特意來這是想看笑話?」
  
  「還記得有我這父親的存在啊?」男子悠閒的走進房內,並看了紫霓一眼。「我只是好奇,有什麼樣的事情可以讓你忘了來見我這等待你很久的父親。」
  
  紫霓抓起被子,紅著臉防備著兩人,內心更是訝異著未來版的布洛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不,不對!
  
  被稱為父親的男人,除了眼神與髮型的少許不同外,可說是長得與未來成年的布洛德似乎一模一樣。
  
  「我只是在盤問這個女孩,為何會進入這禁地。」
  
  布洛德輕勾著紫霓的下巴,她馬上轉頭甩開布洛德那不禮貌的手。
  
  「呵呵呵,看來還真是苦了這位小姐。」男子摸著下巴,眼神帶有意味的笑道。
  
  「父親,難不成你也想參一腳?」布洛德語氣充滿著威脅。
  
  「我對這小姐沒這麼大的興趣,倒是你,飢渴的像什麼似的,不怕毀了高貴形象?」男子聳聳肩道。
  
  這句話對布洛德來說像似聽到天大的笑話,道:「父親,你可別忘了,是你打從我出生開始就關在這地方,為了防止我離去或是別人進入,設下的魔法結界可說是厚到不行,想想,既然沒有什麼人知道我是誰,還會有什麼樣的人會在意我的形象呢?」
  
  聽見布洛德這麼抱怨,男子神情有些無奈,道:「我這是為了你好,現在外面情勢不穩,隨時有可能會爆發家族戰爭,首當其衝的人絕對是真祖一族,尤其是家主的直系血親,我可不想失去你啊!」
  
  「哼,如果那些不怕死的人想挑戰我的能力,儘管叫他們來吧!」布洛德高傲笑著。
  
  紫霓見這年輕的布洛德說話非常有自信,自信到可以說是囂張到不行,見他父親習慣布洛德說話的語氣,紫霓默默流下冷汗。
  
  真沒禮貌的死小孩!
  
  半响,巨大的咕嚕嚕聲傳遍整個房間,布洛德與男子同時轉向紫霓,只見紫霓整個人埋在被子裡不敢露出臉。
  
  頓時之間,兩人爆笑聲從房間傳出,連人在房子外的格菲爾都聽見兩位大小主人的笑聲,不知裡面實情的人,還真以為裡面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就連高貴的古伊米家主也跟著失態大笑。
  
  「哈哈哈……想不到妳竟然會這麼可愛,肚子餓也不說出來。」布洛德將紫霓抱在自己懷中,語氣中不自覺的溫柔。
  
  這動作當然也收入男子眼中,他收斂想繼續爆笑的衝動,溫和道:「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請我兒子為妳準備食物,如何?」
  
  紫霓害羞的用力點頭,連看兩人的勇氣都沒有。
  
  「那麼,布洛德,你就先去準備吧。」
  
  布洛德臨走前還不忘摸幾下紫霓的頭,完全忘了自己曾對紫霓的惡意行為。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