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習慣布洛德這樣動作的紫霓,對年輕版的布洛德所做的行為反倒是沒什麼太大反應,目前最大的問題,那就是該如何搞清楚現在的情勢。
  
  男子見布洛德離開後,輕嘆了一聲,才道:「為難妳了。」
  
  紫霓頭一偏,充滿問號的盯著男子看。
  
  見紫霓臉上非常表明她不懂意思,男子微微一笑道:「沒事,只是想對妳說出這句話。」
  
  紫霓有點難懂的看著男子,對於他莫名其妙會說「為難妳了」這句話,感覺好像他知道些什麼事情似的。
  
  「妳並不屬於這時代的人,對吧?」男子忽然冒出了這句話,讓紫霓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認為我不是這時代的人?」紫霓小心翼翼問道。
  
  聽到紫霓的回答,男子嘴畔抹上奇異的笑容,原本沒有拿任何東西的手,多了一件毛邊大衣,紫霓認得出那件是她跟布洛德要的大衣,男子將毛邊大衣交給了紫霓,自己也拉了一張椅子坐在紫霓對面。
  
  「我叫艾米力恩,是古伊米家族的家主,至於剛才我兒子,我想我不用多做介紹,妳應該也很清楚他是誰,至於妳……」艾米力恩凝視著紫霓。「妳是我兒子的永生契約者,我說的沒錯吧?」
  
  「……為何你會這麼認為?」
  
  紫霓有些小驚訝的看著艾米力恩,不過先前自己有向布洛德表明自己就是他的契約者,他應該是在那時候聽見的?
  
  這樣的想法,馬上被艾米力恩打掉。
  
  「我會這麼認為,並不是因為妳親口告訴布洛德這件事,而是我清楚的感受到妳身上有著布洛德的氣息,但是卻又跟現在的布洛德所擁有的氣息不太相同,感覺上比較成熟,妳是跟未來的布洛德簽訂契約,我說的沒錯吧?」
  
  紫霓愣了一下,沒想到布洛德的父親竟然說的這麼準確,她連忙點頭。
  
  艾米力恩見紫霓誠實的模樣,臉上的表情像是在看待自己小孩,溫柔道:「妳會特地來到這裡,我想,妳一定是為了他才來的,雖然感情得重新建立,對妳來說會辛苦了點,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
  
  紫霓感覺艾米力恩似乎知道些什麼事,那股淡淡的哀傷是為了什麼?
  
  就在紫霓想開口詢問時,布洛德進門道:「食物做好了……父親,你怎麼還在這啊?家族不用管嗎?」
  
  艾米力恩回頭看著布洛德,微笑道:「家族的事不用擔心,反而要讓人擔心的是你。」
  
  「我?」布洛德疑狐的看著艾米力恩與紫霓。「我有什麼事好讓人擔心?」
  
  艾米力恩微笑不語,他起身雙手一晃,一套華麗的女性服飾出現在手中,他將衣服放在床角邊,並對著紫霓道:「請換上這套衣服吧,免得我兒子受不了反將妳撲倒。」
  
  這句話,讓紫霓下意識抓緊被子,紅著臉盯著布洛德。
  
  「父親,你這是在毀謗我。」布洛德不悅的瞪著艾力米恩。
  
  「有嗎?」艾米力恩淡淡帶過,他搭上布洛德的肩,微笑道:「該讓出空間給淑女更換衣服囉!」
  
  這讓紫霓苦笑不語,父子倆人就這樣一搭一唱的走出房間,臨走不忘順手關上門,等他們真正遠離房間,紫霓才真正鬆了口氣。
  
  這就是她將要改變的過去嗎?
  
  布洛德的父親……艾米力恩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難道靠氣息就可以知道一切的事?
  
  回想剛才艾米力恩與布洛德的小對話當中提到最近情勢不穩,隨時都會爆發家族戰爭。
  
  那麼說,首次家族大戰還尚未開打,未來的一切在這時候並不會是絕對發生,自己所知的未來成為未知數。
  
  去掉未知的未來不提,在這過去這段時期是我能影響未來的重要時刻,我得思考一下自己該怎麼幫助布洛德成為王者,絕對不能讓未來的那件事再次發生。
  
  但,仔細想,千禧大人與心禧大人曾提過我正在承受影響過去的懲罰,那也代表著我自己曾做過這些事情,才造成我會來到過去的契機。
  
  我得好好回想,那時候的我是怎麼影響這個過去。
  
  對了!記載著古伊米家族的歷史紅書!
  
  記得以前看那本紅書曾提到,打從布洛德出現之後,家族戰爭才暫時告一段落,真祖一族只剩下他一人。
  
  到了未來,從布洛德答應精靈王成為吸血鬼王那刻起,家族戰爭也正式開戰,也就是他們吸血鬼們第二次家族大戰。
  
  除了過去的資訊是靠著夢境來閱讀紅書上面的訊息外,剩下的事情都是自己所經歷過。
  
  撇開紅書為何有夢錄的功能,這本紅書上面所記載的事情,自己並沒有完全閱讀完畢,看來,以後在這個時代裡,我的性命與目標得多多依靠這紅書所帶來的提示。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