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紫霓用力點頭,為自己加油打氣。
  
  她伸手拿起艾米力恩為她準備的衣服。
  
  唔,黑哥德風?
  
  這服裝的風格,不就是她那時代所改出來的風格嗎?
  
  怎麼在這時代會出現呢?
  
  ……詭異。
  
  過了一會兒,換好艾米力恩所準備的服飾後,紫霓深吸了一口氣,踏著謹慎的腳步,邁向改變未來之路。
  
  
  ˇˇˇ
  
  
  一路上,紫霓沒有遇到任何一個人。
  
  冷冷清清的走廊上,紫霓想找人問路也沒辦法問,因為她不清楚布洛德他們人在哪,只好靠著直覺去猜自己該走的地方。
  
  每個豪華精緻的裝飾擺設,讓紫霓感覺自己像是來到博物館。
  
  因為以未來的眼光來說,這些物品早已經是供人參觀的古物,或許有錢人還會保有這些物品,但對平民百姓來說,博物館是讓他們更進一步瞭解以前古人的生活情形。
  
  不過這不是她最主要的重點,她現在必須要找到他們才行。
  
  紫霓發現前方可以到室外,想了想,她決定往室外的方向去。
  
  走出房子,紫霓猜想著自己已經來到位置中庭的地方。
  
  巨大的圓柱建立起長長的走廊,盡頭是連結到另一個房子,而長廊的周圍是園藝美景,在陽光柔和照射下,搭配不時傳來鳥鳴聲,徐徐的微風讓紫霓有種錯覺。
  
  這種錯覺會讓她覺得自己好像還停留在屬於自己的時代,而不是在這陌生的環境。
  
  因為這種場景在她的時代還算蠻常見,所以要說不同之處,大概是建築物的新舊程度吧。
  
  就在紫霓沉思在自己的回憶,長廊的盡頭傳來人與人的對話聲,紫霓馬上走向聲音的來源。
  
  嘻笑聲越來越接近,紫霓聽出除了布洛德的聲音外,還有女孩子的聲音。
  
  忽然之間,紫霓心裡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當她走到長廊盡頭的那一瞬間,她看見一名長的非常美麗的女孩正親暱的抱著布洛德,而布洛德同樣也親暱的摟著女孩的腰,彷彿世界只能容下他們兩人,不允許其他人介入。
  
  紫霓感覺到自己的心劇烈刺痛著,她撫摸著自己的心,身體不自主向後退,二話不說馬上轉頭跑離現場。
  
  此刻的她,根本不想待在這個存在於布洛德與那女孩的地方。
  
  紫霓用盡全身力氣逃離房子的範圍,她跑進了森林裡,直到自己看不見房子,她才勉強停下了腳步,她喘著氣,身體倚靠在大樹上,痛苦的回想剛才所看見的景像。
  
  布洛德與那女孩到底是什麼關係?
  
  看著他們親暱的擁抱彼此,臉上充滿著幸福的笑容,如果那時候打擾到他們,豈不是顯示自己是個很多餘的人?
  
  雖然這麼說,但……那種感覺,卻讓自己很不舒服。
  
  為什麼,他們臉上的笑容是如此幸福?
  
  她竟然無法承受這種畫面,她……她的心好痛!
  
  他的笑容,就跟過去她所見的笑容一樣,充滿著幸福滿足,而自己穿越了啟夢門,來到布洛德尚未遇見到自己的時代,他見到她時並沒有展現出這種笑容,反而以看敵人的神情來對待她。
  
  難道,那女孩原本是與布洛德相愛的人?
  
  難不成真正該發展的歷史,是布洛德與那女孩相愛,而自己破壞了原該屬於布洛德的姻緣?
  
  那自己不就是第三者,是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自己是來自未來的時代,照理講是跟布洛德完全無關的兩人,現在卻出現在這裡,這所有一切,全都是她自己所做出的選擇。
  
  紫霓感覺到自己臉上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伸手一摸,是淚水,她竟然流淚了?
  
  咬了咬下嘴唇,紫霓胡亂用衣袖擦拭著臉上的淚水,望著晴朗的天空,難道自己選錯了嗎?
  
  不管怎麼說,她喜歡著布洛德也是事實,她不願意看見布洛德失去她而哭泣,所以她選擇改變未來,難道這也錯了嗎?
  
  想著想著,紫霓失落的繼續往房子的反方向走著,一個不小心,被微翹的樹根絆倒,她吃痛的悶叫著,臉上的淚水再度不爭氣滑落。
  
  現在的她只想好好發洩一下失戀的情緒,什麼過去與未來的事她不想要想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