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趴在這裡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從紫霓頭頂響起,她狼狽的抬起頭,剛好看見布洛德在發現自己哭泣時那訝異的表情。
  
  紫霓皺著眉,不願讓布洛德看見自己狼狽的模樣,她再次胡亂拿起衣袖往臉上擦拭,布洛德馬上伸出手制止紫霓的粗魯,他從口袋拿出手帕,溫柔的輕擦紫霓臉上的淚水與部分沙子。
  
  一會兒,紫霓悶悶的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那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布洛德反問。
  
  紫霓眼框微紅不語,不敢正視著布洛德。
  
  「為何哭了呢?」布洛德雙手摸著紫霓的臉龐,強迫她正視他。
  
  紫霓不敢將自己傷心的事告訴布洛德,所以她還是選擇了沉默。
  
  布洛德見紫霓不說,他也不生氣,道:「妳是因為瞧見我與別人親暱的畫面,才受不了離開?」
  
  紫霓瞪大了雙眼,訝異的看著布洛德,她沒想到布洛德會知道她的心情。
  
  布洛德見紫霓臉上的變化,忍不住泛起笑容,笑了一會兒才道:「妳果然誤會了。」
  
  紫霓不懂布洛德話中的意思,她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布洛德微笑不語,他將輕鬆的抱起紫霓,不理會紫霓的掙扎,直接往房子的方向飛去。
  
  再一次回到剛才令她心碎的場地,紫霓低頭不語,她打從心底很不願意回來這地方,如果可以的話,她很希望找個地方躲起來,好好平撫自己受傷的心。
  
  布洛德走向女孩,並在女孩耳邊低聲細語,不知布洛德對那女孩說些了什麼話,女孩臉上一副事情果然是這樣的表情,不久,女孩聽完了布洛德的話,便用眼神示意著布洛德。
  
  布洛德牽起女孩的手,並走向紫霓,這一點看在紫霓眼裡,感覺到心被狠狠抽了一頓,她心想著,難道布洛德是打算現在告訴她,這名女孩是他心儀的人嗎?
  
  布洛德帶著女孩走到紫霓面前,並道:「我來向妳介紹,這位是我的母親,薇拉。」
  
  喔……他的愛人叫薇拉……
  
  不對!布洛德剛才提到「母親」這兩個字嗎?
  
  紫霓不敢置信的看著布洛德與薇拉,見兩人笑咪咪的模樣,她才真正注意到,布洛德的笑容與薇拉的笑容好像啊!
  
  薇拉親暱的牽起紫霓的雙手,微笑道:「真抱歉,讓妳誤會了。」
  
  聽見薇拉這麼說,紫霓紅著臉拼命搖頭,她現在可是後悔著自己的醋心怎會那麼重,害她誤會了布洛德與他母親。
  
  「來,聽艾米力恩提過妳還沒吃東西,我們別在這裡站著了,去吃東西吧。」
  
  
  ˇˇˇ
  
  
  用過餐,布洛德將紫霓送回一開始來的房間後,便把空間留給她。
  
  紫霓無意的把玩鎖夢鑰匙,一邊回想著著剛才與布洛德一家人用餐的感覺,真覺得布洛德過得其實還蠻幸福的,至少比未來的他還來得好。
  
  未來的他感覺很孤獨,記得第一次見面,自己說不認識他時,他臉上出現受傷的表情,那種感覺……或許就在那時候,自己就對他有好感吧!
  
  嗯,該是拿出紅書來查閱了。
  
  紫霓招喚出紅書,才剛要接觸到書皮時,紅書散發出強烈的反抗,紫霓吃痛的摸著自己的手,疑惑的看著紅書。
  
  奇怪,這本書是怎麼了?
  
  就在紫霓思考著紅書的問題時,剛好布洛德在房外敲門。
  
  「我可以進來嗎?」
  
  「等、等一下!」
  
  紫霓慌亂的想收起紅書,卻發現紅書自己遠離紫霓。
  
  這下子可好了,這本紅書不但不聽她的話,反而離她越遠,不管了!先收起來再說。
  
  正要強迫收起紅書時,在房外等太久的布洛德自行決定先進來房間,正好將門打開,紅書二話不說馬上飛進布洛德懷中,如果書有表情的話,紫霓絕對會看見它在竊笑。
  
  布洛德一臉疑惑的拿起紅書,並問紫霓:「這是什麼書?」
  
  紫霓一臉「死定了」的表情,不知該怎麼解釋,見布洛德想打開書頁,紫霓連忙大喊:「不要打開!」
  
  布洛德聽見紫霓的警告,他先是對紫霓輕挑一下眉,拿著紅書有意無意的撫摸,隨即瞇起眼微笑道:「裡面寫了什麼,不能讓我看?」
  
  紫霓吱吱唔唔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心裡慌亂著急的想,如果布洛德得知裡面的事情,那是不是會改變成另一個未來?
  
  見紫霓不敢說出實情,布洛德相信這裡頭一定有什麼事情不敢讓他知道,不理會紫霓的哀求,便打開第一頁。
  
  紫霓內心大喊:啊!完蛋了。
  
  這時,紅書亮起七彩光芒,布洛德的意識被吸入紅書,整個人隨著紅書的掉落,倒在地上。
  
  紫霓衝到布洛德身旁查探他的氣息,嗯,還活著。
  
  她再拿起紅書一看,唔,布洛德已經陷入紅書裡頭,依照文字的敘述,現在的他可是非常好奇紅書的世界。
  
  ……這是什麼情形?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