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看著手中的紅書,她下意識抓著頭髮,微皺著眉,再看著布洛德思考。
  
  紅書不是古伊米家族的記錄本嗎?
  
  怎麼會有夢錄的功能?
  
  假如這本紅書就是夢錄,那麼,是誰將夢錄交給了古伊米家族的人?
  
  現在布洛德的意識陷入書本的世界了,這跟媽媽遇到的情形一樣,如果不去喚醒布洛德,身為生命永恆的吸血鬼是否會像媽媽那樣,身體虛弱而接近死亡邊界?
  
  假使,布洛德不會像媽媽那樣虛弱,也沒有生命的危險,那麼放任他在紅書世界裡,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不對,不能讓他這樣沉睡於紅書當中,不然未來可能會走向另一條道路,那……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順其自然?
  
  不行!她得救他,而且得快點救他!
  
  想到這,紫霓馬上伸出手對著紅書,才剛要試用使用夢錄的方式時,紅書再度發出七彩光芒,紫霓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身體也跟著倒在布洛德身旁。
  
  半晌,兩雙腳各站在布洛德與紫霓身旁,仔細一看,原來是艾米力恩與薇拉,艾米力恩摸著下巴,一臉剛見到神奇的畫面似的,嘴畔不時發出「嘖嘖」聲。
  
  薇拉則先是將紅書攤開的書頁闔上,放在自己手臂下,另一手溫柔的扶起紫霓的身體,對著艾米力恩嬌斥道:「還看!不趕快幫忙抬到床上嗎?」
  
  艾米力恩這才幫薇拉的忙,先將紫霓抱回床上,再抱布洛德躺在紫霓身旁。
  
  等兩人平穩的躺在床上後,艾米力恩才道:「她說的話是真的。」
  
  薇拉坐在紫霓身旁,如母親看待自己小孩,溫柔的撫摸她的秀髮。
  
  「真辛苦她了,希望她能夠撐下去。」
  
  「她一定可以的,不然,我們決定讓布洛德生活在這麼隱密的地方是為了什麼?」艾米力恩微笑道。
  
  「別忘了,我也是被你藏在這地方的其中一員喲!」薇拉小小更正艾米力恩的話。
  
  「是是,我也是為了妳好,免得那些想要妳的力量的人奪走妳。」艾米力恩摸著薇拉的臉龐,親暱道。
  
  「有你的保護,有誰敢接近我。」薇拉微微一笑,順便將紅書放在紫霓身旁。
  
  薇拉將空間留給沉睡的布洛德與紫霓,便拉著艾米力恩離開房間。
  
  
  ˇˇˇ
  
  
  經過一陣七彩光芒的洗禮,一股強烈的撞擊讓紫霓整個人顏面著地,久久不能起身。
  
  「唔哇!好痛啊!」紫霓泛著淚光,摸著疼痛的鼻子,從地面上爬了起來。
  
  疼痛的狀態讓紫霓一時還搞不清楚自己為何會在這裡,看著晴朗無比的天空,廣闊的大草原,獨自站在草原中間的紫霓,直到風吹起草原時所響起的沙沙聲後,她才想起自己來到這地方最重要的目的。
  
  好荒涼的感覺,雖然有藍天草原做為自然的風景,但這裡連個小鳥都沒見著,感覺像是進入一個無生物的世界。
  
  不久,紫霓身後的不遠處傳來小小的吵雜聲。
  
  起先她並不將這聲音放在心裡,但隨著地面震震響,聲音也跟著越來越大聲,劇烈的馬蹄聲與人的吆喝呼喊,紫霓急忙回頭一看,那一群人穿著她所熟悉的民族服飾,如游牧民族般駕馭著寶馬,正往她的方向衝過來。
  
  如此震撼的場面,讓紫霓察覺到,自己正面臨要被一群馬踩死的危機。
  
  紫霓不知所措的左看右看,天啊!根本沒地方躲,該怎麼辦?
  
  靈光一閃,就在先前頭的寶馬快撞上時,紫霓輕身一躍,成功的跳開被第一匹寶馬踩死的危機,但下一匹呢?
  
  正在半空中思考著該怎麼進行下一步時,紫霓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腰部被一個長條東西纏住,她正想看清楚是什麼東西,一股力道極大的拉力,將她拉下,紫霓嚇得閉上眼睛,等待身體承受劇烈的痛楚。
  
  一秒,兩秒,沒疼痛的感覺,紫霓稍微張開眼睛,卻發現一張放大的臉龐出現在她眼中。
  
  「哇──────」尖叫聲讓對方忙亂的捂住她的嘴唇。
  
  紫霓瞪大著眼,無辜的看著眼前的人,那人,不就是……
  
  「雲勂大人,您怎麼可以將這來路不明的女孩貼近自己呢?」
  
  一旁跟隨的男子皺著眉瞪著紫霓,深怕紫霓一出手,就將他重要的人給暗殺了。
  
  「不打緊,看她的樣子不像是刺客,就讓她跟著我們回去吧。」雲勂鬆開手,讓紫霓喘喘氣。
  
  「可是大人,這……」男子想再勸告時,被雲勂制止,男子才勉為其難的住了嘴。
  
  雲勂低頭看著紫霓,紫霓也同樣看著雲勂,兩人就這樣互看了許久,紫霓與雲勂同聲道:「你(妳)……」
  
  兩人沉默半晌,又道:「妳(你)先說。」
  
  兩人再度沉默,這次紫霓不敢先開口了,雲勂見紫霓有意要讓他先開口,他才道:「妳是誰?怎麼一個人在這種邊界呢?見妳的服飾與我們不同,是否是從劍之國來的?」
  
  劍之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