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一臉茫然的看著雲勂,心想,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依現在的情況,我可是被他抓住的人,既然他問了我這些問題,那我該說實話,還是假話?
  
  ……各說一半好了。
  
  「我叫做紫霓。你所說的劍之國,我並不是從那裡來的。至於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地方,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我人已經在那裡了。」
  
  雲勂稍微點點頭,表示有將紫霓的話聽進去。
  
  紫霓猶豫半晌,又道:「聽旁邊的人叫你雲勂,你……真的叫雲勂嗎?」
  
  「不錯,我是雲勂,有什麼問題嗎?」雲勂有些起疑心的盯著紫霓。
  
  「沒,只是你長的很像我一個認識的人,是我認錯人了。」紫霓乾笑道。
  
  「是嗎?」雲勂似笑似無的回應。
  
  「那個,請問什麼時候才能夠放我下來啊?」紫霓有點不自在的說,被人抱在懷裡,免不了有些不該觸碰的肢體感覺,這令她很為難。
  
  雲勂聽了微微一笑。「如果我將妳再丟回剛才那個地方,相信我一定不是個君子。」
  
  「呃,我不介意你將我丟回剛才的地方。」
  
  雲勂盯著紫霓會兒,才道:「我猜的沒錯,妳真得不是這裡的人,更別說是劍之國的人。」
  
  這句話可讓紫霓好奇了。「為什麼這麼認為呢?」
  
  「剛才那個地方叫無生草原,凡是待在那裡超過半個時辰,看似無生物的草原將會出現食肉野獸。但也因為如此,那個地方一直是劍之國與我國的中央地帶,任誰也不敢入侵彼此。」雲勂忽然笑道:「想起剛才看見妳一個人傻傻的站在那裡,我還真以為劍之國何時有這麼厲害的人,敢待在無生草原這麼久。」
  
  紫霓這下才瞭解,為何他們要拼命趕路,就是為了躲避他們口中所說的「食肉野獸」,而自己傻傻的站在那裡,多多少少已經耗盡他們可通行的時間,再加上自己可能是敵國劍之國的人,難怪剛才那男人會這麼惡巴巴的看著自己。
  
  「那麼,請妳先跟我們回城吧,我還有很多話想問妳。」
  
  「好。」
  
  雲勂點點頭後,專心的駕馭著馬,紫霓見雲勂對自己沒有惡意,她也不再吵他,低頭的思考著問題。
  
  先別說這名叫雲勂的男人跟黑磷長得一模一樣,劍之國這詞好像在哪聽過似的,總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她怎麼想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聽過劍之國的事。
  
  看著這個地方,一點也不像是夢境所創造出來的,紅書到底是什麼樣的書?
  
  如果要說出差別的話,夢錄記錄著人們所作的夢境,在夢境中有不真實的情形是很正常的現象,例如高科技世界突然會出現一隻大恐龍,在夢境裡視為正常現像。
  
  而這本紅書,如果要以之前使用過的那一次來說,感覺像是記錄著真實的生活情形,就像記錄片那樣,例如古伊米家族創立的由來,布洛德成為家主的那一刻的畫面……等,也是用夢錄的形式來呈現。
  
  但是,現在這個紅書,感覺像是自己使用啟夢門,來到另一個時空,是來到黑磷還是人的時代。那自己身上的黑磷刀,是否還存在身上呢?
  
  就在這時,位於後方的無生草原傳來陣陣的嘶吼聲,嚇得紫霓往雲勂身後一看,數十隻外形像獅子的野獸,正朝著他們的方向奔跑過來。
  
  「快!牠們來了!」雲勂一旁警告,其他人早已經聽見野獸的怒吼,加快速度。
  
  那些外形像獅子的野獸,每個額頭上有著三條火紅的毛鬚,身上的虎紋更顯得牠們的兇猛,在那中間,紫霓注意跑第一的野獸外形更比其他隻來得耀眼。
  
  牠除了三條火紅的毛鬚外,眉心更多了一個金色火焰紋,全身充滿著王者的氣息,這讓紫霓有股衝動想更貼近看清楚牠的外形。
  
  雲勂察覺到紫霓的異狀,他回頭一看,臉色瞬間大變,他大吼道:「糟了!是無生獅王!」
  
  每個人一聽見雲勂喊出「無生獅王」這名子,個個臉色慘白不堪,彷彿自己已經踏入死亡的境界了。
  
  見每個人拼了命駕馬奔離無生草原,紫霓並不沒有跟著其他一樣,專注於逃離草原,而是更加注視著無生獅王的一舉一動。
  
  忽然之間,無生獅王消失在紫霓眼前,她正想找尋牠的蹤跡時,一個黑影從她頭上躍過,她順勢一望,無生獅王竟然出現在所有人面前,並擋住去路,預備反撲衝向牠的人。
  
  眾人被無生獅王突如其來的動作險些拉不回韁繩,牠示威性的吼叫,使帶頭的雲勂來不及安撫受到驚嚇寶馬,與紫霓一起摔落馬下。
  
  雲勂見自己已經無法逃過死亡之路,咬咬牙,抽出腰繫上的長鞭,準備來場人獸大戰。
  
  紫霓卻被雲勂手中的長鞭看傻了眼,那條鞭子……不是由甦手上拿的鞭子嗎?
  
  無生獅王低沉吼聲將紫霓拉回現實,她連忙爬起身,正想看清楚無生獅王的用意時,雲勂將她擋在身後,希望在自己臨死前能夠保護到紫霓的安全。
  
  就在一人一獸的對峙,其他人早在見雲勂跌下馬時,除了派兩名回去求救外,剩下的人也跟著下馬,就算護不到主人,也要跟隨著主人一起赴黃泉!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