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後面追上的野獸已經包圍住所有人了,現在想逃離的機會也沒有了,唯有奮力一戰,才有可能活命!
  
  雲勂見機,舞動手中的鞭子,往無生獅王發出第一個攻擊。
  
  眼見就快打中無生獅王,雲勂心裡開始有了一絲能活命的信心,可惜無生獅王不是一般的野獸,牠靈巧的閃避雲勂的攻擊,企圖貼近雲勂,將他的脖子用力咬斷。
  
  護衛著雲勂的其他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一邊保護著雲勂,一邊將那些要撲過來的野獸打退,怎麼樣就是不讓牠們傷到雲勂一根寒毛。
  
  無生獅王對其他人的阻擾根本不放在眼裡,當牠專心攻擊雲勂時,埋藏在混亂之中的兩人各自拿起弓箭,對準無生獅王的額頭,快速一射,一聲獸吼聲,讓他們知道射中了。
  
  但,當他們想看清楚無生獅王的狀況時,牠毫髮無傷的站在他們面前,憤怒吼叫,快速撲向偷襲牠的兩人,兩人的慘叫聲為這場一面倒的戰鬥添加了哀傷氣氛。
  
  頓時,場面一陣混亂,血腥味直撲紫霓的味覺,她望著周圍的人,她感覺到自己陷入與他們完全不同的區隔,彷彿她只是個旁觀者,冷眼看著人與獸為生存奮鬥的記錄片。
  
  每個人被無生獅王與牠的同伴無情的打倒在地,濃厚的血腥味,影響著她的喉嚨。
  
  她,正懷念布洛德的血……
  
  一股奇異的感覺滲透整個身子,她的理智正陷入瘋狂當中,撫摸著微張的嘴,她發現自己的虎牙似乎有變得比較長,不過,現在的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牙齒已經變成什麼模樣,她現在最想要的,就是血。
  
  慢條斯理的走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野獸,正巧那野獸想大開獅口咬掉腳底下的手臂時,紫霓快速抓住牠的脖子,像在拎小動物似的,對那野獸甜甜一笑,往牠的同伴砸過去。
  
  這種爽快的感覺讓紫霓更加興奮,她開始玩弄著那些野獸,踢飛,拎丟,更有一拳打暈,這讓一些還清醒的人看得膽戰心驚。
  
  何時,這看起來非常可愛的女孩會變成這麼可怕?
  
  原本有著漂亮的黑色眼眸,已成了血紅色,就連嘴唇也跟著鮮紅,獠牙若有若無,最重要的一點,她似乎對眼下的血腥感到興奮,雖然眼神充滿著朦朧,但她的笑容正顯示著她的瘋狂。
  
  『少女……』
  
  一句呼喚聲,將紫霓拉回現實,同時身上所有異樣的感覺全都消失,她看見無生獅王正盯著她看,而牠身旁倒了不少受重傷的人,就連雲勂也一樣受傷倒地。
  
  剛才的聲音,是牠嗎?
  
  原本被無生獅王打暈的雲勂,第一眼看見無生獅王正打算接近紫霓時,他咬牙爬身,大喊:「快逃!」
  
  『少女,妳為何來此?』
  
  紫霓瞪大了眼,訝異著無生獅王的話語。
  
  雲勂見無生獅王暫時沒有想殺紫霓的念頭,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好機會,他撿起掉落在身旁的大刀,提起氣,衝向無生獅王!
  
  同樣注意到雲勂的動作,紫霓衝到無生獅王身旁,擋在雲勂面前,大聲道:「不行!」
  
  不管牠是否真的在跟自己說話,她不願意讓他傷害無生獅王。
  
  因為她的直覺告訴了她,無生獅王不會傷害她。
  
  差點收不回力道,雲勂生氣的怒吼:「妳這是幹什麼?殺了牠,大夥兒才能活命啊!」
  
  紫霓搖搖頭,平靜道:「無生獅王並沒有想殺你們的念頭,因為牠最主要的目的,是我。」
  
  雲勂緩慢放下高舉的手,一臉驚奇的看著紫霓,為何她會曉得無生獅王的想法?
  
  紫霓轉向無生獅王,跪坐在牠的面前,與牠對視。
  
  『少女,妳為何來此?』
  
  再一次重複話語,無生獅王威嚴性的盯著紫霓看,血紅的獸眼讓紫霓想起布洛德,她垂下眼瞼,在內心回應:「我只想救回自己所愛的人。」
  
  『摯愛嗎?』
  
  「是。」
  
  『就算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救回妳所愛的人?』
  
  「是。」
  
  無生獅王似乎看紫霓的眼神沒那麼敵意,牠開口了。
  
  『少女,妳不是兩國之人,妳降臨這裡,不怕破壞兩國之間的平衡嗎?』
  
  「平衡?」紫霓不懂的看著無生獅王。
  
  『在很久以前,無生草原兩邊各別誕生新的民族,雖然兩邊的人對吾來說皆為同類,但他們卻認定對方一定會傷害自己的國家,戰爭,一直在無生草原開打。』
  
  說到古早時,無生獅王也坐下來講古,這讓聽不見一人一獸對話的人,紛紛以驚奇、崇拜的眼神看著紫霓。
  
  再加上之前紫霓的變化,強大的力量將那些他們打不過的野獸,像小寵物似的打好玩,難不成,她是無生草原的巫女?
  
  
  ---------------------------------------
  
  「古早時」閩南語。意:在古代時期。
  
  怕這會讓人不懂意思,所以附註在此。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