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所有奇怪的疑點像烏雲穿透出一道署光,一掃所有人的疑心。
  
  此時,他們的內心,已經將紫霓認定為無生巫女,是跟隨著無生獅王的巫女啊!
  
  就在所有人正改觀對紫霓的地位,無生獅王額頭上那金色火焰紋發出金色光芒,一道光芒照射在紫霓額頭上,頓時,巨大的訊息傳入她腦海裡,令她劇烈頭痛。
  
  一眨眼,紫霓與無生獅王出現在烏黑無人的空間裡,只見無生獅王將視線轉為下方,腳底下也如電影般播放影像,述說著古老的故事。
  
  
  ˇˇˇ
  
  
  坐屬無生草原西方的國家,國號為劍,而位於東方的國家,國號為隱。
  
  在兩國尚未存有國號時,兩邊的戰爭讓上天憤怒,在無生草原創造出獅獸族,並同時告訴兩國人,凡是在無生草原待超過半時辰,獅獸族將會出來屠殺,不管對方有什麼樣的理由,皆視同違背規定。
  
  一開始,兩國之人並沒有將上天的警告放在心裡,當然下場非常悽慘。
  
  事後兩國人閉關自守,禁止外人進入。
  
  原因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國家實力對付敵國,各自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
  
  但,也因閉關自守的關係,到現在的時間已經有三百年尚未接觸。
  
  劍之國之所以稱為劍,主要是他們每個擁有皇族血統的人,所擁有的特殊能力,它能將人變為一把鋒利的刀劍,當然要將人變成一把上好的武器,這個人的武功當然也是要最好的。
  
  在劍之國的國史中,曾經出現一件大事,有個劍、隱兩國之外的某國家企圖取得擁有劍之國皇室血統的人,要的就是那股特殊能力。
  
  但那些人失敗了。他們沒有想到,每個劍之國的皇室一族的人,每個都是有經過艱苦的訓練,武藝當然也就高強。
  
  那些入侵者被劍之國強迫化成武器,除非受到強烈的破壞,否則將永世成為武器,全心全意侍奉劍之國的人。
  
  而隱之國為何為隱,除了地理位置令人難以尋找之外,那就是歷代國王擁有迷霧般的能力,沒有人知道隱之國國王真正能力是什麼,因為知道的人全都死在那能力。
  
  畫面一轉,紫霓與無生獅王回到無生草原,徐徐的風吹動著草原,同樣晴朗無比的天空,卻沒有看到雲勂一行人在場,紫霓疑惑的想問無生獅王,但無生獅王專注在看著某個方向,紫霓只好順著視線一看,那令人感到熟悉的背影……
  
  啊!是布洛德!
  
  發現布洛德的蹤影,紫霓連忙大喊:「布洛德!」
  
  人在遠處的布洛德似乎沒聽見紫霓的聲音,依然背對著她。
  
  紫霓想衝上前叫住布洛德,但無生獅王擋在她面前,搖搖頭的要她繼續看下去。
  
  除了布洛德外,還有一名女孩躺在他腳旁,不一會兒的時間,無生獅王帶領的獅獸們正對著布洛德咆哮,只見布洛德微張著嘴唇若隱若現的獠牙漸漸顯露出來,表情似乎在考慮該怎麼處理眼前的獅獸們,這時無生獅王開口了。
  
  『少年,你為何要救這名少女?』
  
  「喔?野獸會說話耶!」
  
  布洛德好奇的走近無生獅王,完全不理會獅獸們吼叫聲,獅獸族們為了守護自己的王,馬上飛撲過去,預備將他撕成碎片。
  
  布洛德輕鬆閃過獅獸族的攻擊,甚至還將其中一隻丟到很遠的地方,跟紫霓吸血化的行為沒什麼兩樣。
  
  巨大又兇猛的吼叫聲讓所有獅獸族紛紛趴下不敢亂動,仔細一看,原來是無生獅王警告其他獅獸族不淮對布洛德出手,無生獅王走向布洛德,與他對視。
  
  『吾乃守護無生草原的獅獸王,少年,你不屬於這世界的人,為何要出手阻擾吾?』
  
  布洛德冷笑不語,等待著無生獅王能對他說些什麼有趣的話。
  
  『這位少女原屬於西方劍之國的人,不應該出現在無生草原,既然她敢違背上天所制定的規定,那麼她就得面對該有的懲罰。』
  
  布洛德看了女孩一眼,微笑道:「依我看,她是從以逃命的方式離開她的國家,既然在她的國家有危急到她的生命安全,而她唯一能救活她的道路也只剩這一條,難道這世界的上天是這麼冷酷無情?」
  
  無生獅王沉默不語,似乎對布洛德所說的話也有些認同。
  
  『少年,你的意思是要打破上天所制定的規則?』
  
  「打破?我沒這麼打算,也沒這麼偉大,我看不過這麼多野獸欺負一個為自己生命做努力的女孩。」
  
  無生獅王沉默半晌,又道:『也許是上天有意派你來解救這名可憐的少女……好吧,吾通融你們前往隱之國,但是不保證你們能夠找到隱之國。』
  
  無生獅王說完話,轉身離開布洛德,一眨眼,所有畫面再度消失於黑暗中,只剩下紫霓與無生獅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