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許久,無生獅王緩緩開口。
  
  『在不久的未來,劍之國將會率領大軍進攻隱之國。』
  
  「進攻?無生草原不是有您在守護嗎?」紫霓對這句話感到訝異。
  
  『吾族的使命將要結束,打從少年的到來,吾已經有這種感覺了。如果說少年是代表開始,妳就是代表結束。』
  
  對無生獅王所說的開始與結束,紫霓滿頭問號道:「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們的降臨,已經正式打破劍之國與隱之國之間的平衡。』無生獅王威嚴的獸臉讓紫霓感覺到牠在苦笑。『那名可憐的少女,應該在隱之國同樣受苦吧……』
  
  紫霓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能說,這種感覺好悽涼……
  
  『在不久的未來,失衡的兩國會有一場難以挽回的大難,少女,請替吾好好看清楚兩國最後的結局吧!』
  
  無生獅王的最後一句話,讓紫霓從黑暗中清醒過來。
  
  她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不大也不小,足以容納三人同坐的車箱裡,光一個車頂,精緻無比的雕工,讓她看得出這是有錢人坐的起的馬車。
  
  不過……
  
  為何她人會出現在這裡呢?
  
  紫霓將掛在車箱口的簾布掀開一角,她看見雲勂身上已做過簡單的包紮,正安穩的騎馬。
  
  注意到紫霓清醒,雲勂騎著馬靠近馬車。
  
  「身子還行嗎?」
  
  「我……怎麼會躺在這裡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紫霓疑惑道。
  
  從雲勂口中得知,原來在無生獅王將金色光芒照射在紫霓額頭後,如夢幻般,無生獅王與其他的獅獸們瞬間消失在他們眼中,彷彿無生獅王從來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過。
  
  這種神奇的景象維持沒多久,東方的不遠處出現了一群馬,仔細一看,原來是隱之國派出救兵來解救雲勂一行人。
  
  救兵們到達目的地時,發現雲勂一行人還活得好好,而且沒有一個人死亡時,現場也沒有無生獅王與其他獅獸們的蹤影,每個人的下巴幾乎都快掉到草地上。
  
  他們也看見穿著奇怪衣服的紫霓躺在地上,正想抓拿她時,其他人連忙制止。
  
  在大家七嘴八舌下,他們才知道,原來他們會沒有死在無生獅王爪下,全都是紫霓救了他們的關係,而且在無生獅王從額頭發出金色光芒照射到紫霓額頭上後,所有的獅獸們消失的無影無蹤,否則將會是救兵與無生獅王的開戰時候吧!
  
  一名將軍發現雲勂正坐在草地看著紫霓發呆時,他連忙詢問雲勂。
  
  「雲勂大人,您的傷要不要緊?」
  
  雲勂輕輕搖頭,對著那名將軍下令:「海將軍,請將那些受傷的人做些簡單的包紮,等大家都可以行動,再回城吧。」
  
  「是。」
  
  海將軍馬上傳達雲勂的命令,士兵們一接收到指示,快速分配好工作,一部份的人熟練的包紮好同伴的傷部,一部份的人則將受重傷的人帶到馬車上休息,輕傷的人則與騎馬的人共乘。
  
  雲勂也接受包紮,等傷處理好之後,海將軍請他乘坐著一輛專屬於貴族撘乘的馬車上好好休息,但雲勂不願意上車,他將沉睡的紫霓抱到馬車上,自己隨意挑好一匹馬,便招呼所有人上路回城。
  
  聽完了雲勂的解說,路也走了差不多有半小時,從她醒來開始算,一路上大家只往東方的方向前進,她想這大概是唯一回隱之國的。
  
  果然,紫霓在不遠處發現兩個像是入口的標記,約十個人攤開雙手平行的距離各放一尊雄偉的獅獸族,似乎是告訴所有人這裡是獅獸族的邊界。
  
  在所有人穿越了獅獸像,一股詭異的感覺穿透紫霓的身體,她想,這應該是隱之國入口結界吧!
  
  回到了隱之國,走在雄偉無比的東方建築大馬路上,每個人一見到雲勂平安的回城,個個都發出歡呼聲,甚至有人還喜極而泣,看來,雲勂對這裡的人來說,是一位極為重要的人。
  
  這種猜測沒有多久,城裡的所有高官從皇宮裡趕著過來,最先到達的中年人一下馬,馬上半跪在雲勂面前,大聲道:「王上,幸好您平安沒事!」
  
  雲勂對這種情形並不感到訝異,道:「已經沒事了,請白雲先生起來。」
  
  「謝王上。」被喚作白雲先生的中年人這才起身快速的上馬,並跟著雲勂身旁,往皇宮的方向前進。
  
  「那她……在宮殿裡過的還好嗎?」雲勂有些難以開口問道。
  
  白雲嘴邊泛起苦笑,道:「長老們還是一樣刁難夢妤小姐,幸好有那位小兄弟的幫忙,不然她早已……」
  
  「……真是苦了她。」雲勂黯淡的眼神,不再多說些什麼。
  
  一旁偷偷觀察的紫霓從兩人的對話中,大概可以猜出他們指的人是布洛德和劍之國逃出來的女孩吧!
  
  那名女孩叫做夢妤嗎?
  
  這名子……似乎在哪聽過。
  
  不久,前方有一群人正浩浩蕩蕩前來,前往皇宮的行動停止了,這時清楚的聽見他們齊聲道:「感謝上天保佑,眾臣恭迎王上回城。」
  
  雲勂正想說話時,他看見一名嬌弱的身影向前奔來,同時也聽見對方開心的呼喊:「雲勂大人!」
  
  「夢妤!」雲勂二話不說跳下了馬,緊緊抱住前來找他的佳人。
  
  清清楚楚的從馬車裡看見雲勂口中的夢妤,紫霓臉上訝異可說到了極點。
  
  那、那女孩的樣子,不就是紅泣的模樣嗎?
  
  難不成……我真的來到紅泣與黑磷還是人的時代嗎?
  
  等兩人的心情平復了些,雲勂才牽起夢妤的手,走到紫霓所乘的馬車前,紫霓也清楚自己該下車了,就在紫霓出現在眾人面前時,除了跟著雲勂回城的人外,所有人表情無不感到疑惑、吃驚和警戒來看待她。
  
  「我向各位介紹,她是跟隨在無生獅王旁的巫女紫霓,我們能夠平安無事,全都歸功於她的守護之下。」
  
  在雲勂的華麗介紹下,所有人對紫霓先入為主的看法瞬間改觀,甚至還有人將她當成神女膜拜。
  
  紫霓有些不習慣的苦笑,沒想到自己會被當成巫女,這可是從沒想過的事。
  
  「在此宣布,今晚設宴慶祝,歡迎無生巫女的到來。」
  
  雲勂對紫霓眨了眨眼,在無聲的唇語道:宴會結束,將有事要討論。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