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的寢宮,紫霓換上隱之國的貴族服飾,距離宴會開始還有一些時間,她坐在檜木製的精緻椅子,托著下巴回憶著無生獅王傳達給她的「劍隱」歷史。
  
  劍之國與隱之國,這兩個國家,似乎在哪裡讀過這故事,為什麼自己會想不起來呢?
  
  另外,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雲勂就是黑磷,夢妤就是紅泣。
  
  他們會變成紅泣黑磷,難不成是因為在自己與布洛德的降臨,打破了這個世界的絕對定律,所以使兩個國家失去平衡而毀滅嗎?
  
  還有,那本紅書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書呢?
  
  照這樣發展下去,面對的將會是悲劇。
  
  輕嘆了氣,紫霓望著天空,心想著,不知現在布洛德正在做什麼呢?
  
  這時,一名侍女來到紫霓面前,恭敬道:「巫女大人,現在宴會要開始了,請您隨奴婢。」
  
  紫霓點點頭,起身跟在侍女之後,她心想,現在開始,走一步算一步吧!
  
  
  皇宮貴族的慶賀宴會,果然跟電視上所演的中國古裝劇一模一樣。
  
  最中間的位置目前沒有人坐,比中間位置還要矮一階的左右位置也沒有人坐,剩下的全部坐滿了高官,每個人正愉快的交頭接耳。
  
  當外面的侍衛高喊著「無生巫女駕到」時,所有交談聲瞬間停下,瞬間死盯著紫霓不放,這讓她苦笑不語,乖乖的讓侍女帶領她到指定位置上,等到她坐好位置之後,所有人才又恢復剛才愉快的模樣,繼續之前的話題。
  
  她所坐的位置是剛才三個空位的右下角,如果說雲勂是坐在中間,那麼夢妤就是坐在自己面前囉?
  
  不過,假如布洛德也會來到現場,那他會坐在哪裡呢?
  
  約過了三分鐘,外頭高喊著「王上駕到」,所有的高官馬上停止交談,並身起四十五度向前敬禮,這讓紫霓不禁想,自己是否也要跟所有人一樣,四十五度向前敬禮呢?
  
  就在紫霓思考時,雲勂與夢妤走了進來,而兩人後面也跟著一名男子。
  
  雲勂對著紫霓點點頭,溫柔的牽起夢妤的手,讓她先坐在中間位置,隨後也坐在她旁邊。
  
  而那名男子則坐在紫霓對面,正對著紫霓微笑。
  
  紫霓傻了眼,忍不住輕聲道:「布洛德?」
  
  布洛德點點頭,表示紫霓沒看錯眼。
  
  布洛德的頭髮剪短了,就跟紫霓印象中的布洛德一模一樣,連他身上打扮也換成隱之國的貴族服飾,整體上一點怪異的感覺都沒有,彷彿他天生就生活在隱之國。
  
  紫霓心想,他真適合去當模特兒,看他身上貼身的剪裁,讓她有股衝動,想衝過去抓抓他的衣服,摸摸他的身材,抱抱他……
  
  呃,她在想什麼啊!
  
  紫霓紅著臉不敢再與布洛德對視,低著頭,專注的看著桌上的茶水。
  
  「現在,宴會開始,請各位慢慢享用。」雲勂輕拍著手的同時,美妙的音樂也跟著響起。
  
  忙碌的侍女們端著美食供給每個人食用,舞娘們踩著輕盈腳步飛舞著,紫霓低著頭慢慢吃著食物,看了一下雲勂與夢妤親暱的互動,一不小心,她瞄到布洛德嘴畔上那細微的唇語。
  
  『東西好吃嗎?』布洛德無聲問道。
  
  紫霓點點頭,同樣無聲問:『你覺得好吃嗎?』
  
  『還可以,那妳喜歡這裡的食物嗎?』
  
  紫霓偏頭想了想,道:『應該吧。』
  
  這答案讓布洛德危險的瞇起雙眼盯著紫霓,道:『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沒有應該這答案。』
  
  紫霓有些不好意思道:『呃……其實我沒有很仔細嚐味道,現在滿腦子都是疑惑。』
  
  布洛德似乎懂紫霓的意思,他溫柔一笑:『放心,有我在,不用怕。』
  
  
  和平的宴會總有結束的時候,紫霓隨著布洛德的帶領下,來到一間非常隱密的房間,當布洛德將門關起鎖上時,紫霓疑惑問:「為什麼要將門鎖上呢?」
  
  布洛德微笑不語,走近紫霓面前,深深的看著紫霓,順便把玩她的秀髮。
  
  「布洛德?」
  
  布洛德將紫霓擁入自己懷中,輕聲道:「別動。」
  
  紫霓還是不懂布洛德動作下的含意,但她對這行為感到很懷念,好久沒讓布洛德擁入懷中,她心裡祈禱著,就這樣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
  
  忽然之間,門外響起想推門卻又推不開的聲音,半晌,對方輕敲門聲,同時:「布洛德,如果辦完事的話,方便為我們開門嗎?我捨不得讓夢妤在外面站太久。」
  
  這聲音是雲勂!
  
  他、他的意思,難不成……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