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感受到臉頰一熱,紫霓馬上推開布洛德,紅著臉躲到一角,平撫自己的情緒,布洛德有些失望的嘆著氣,轉身為雲勂開門。
  
  雲勂一踏進房間裡,先瞄了布洛德一眼,再看看紫霓,在聞聞房裡的味道,一臉失望道:「唉,可惜啊!可惜。」
  
  夢妤很清楚雲勂指的是什麼,她紅著臉拉著雲勂的衣角,小聲道:「雲勂!別這樣。」
  
  布洛德挑挑眉,燦笑道:「怎麼?這麼希望我們如你所想的啊?」
  
  雲勂很不客氣的道:「是有那麼點希望。」
  
  布洛德走近雲勂身邊,輕聲道:「唉,那都要怪你太快結束了,不然就有機會看到了。」
  
  雲勂瞪大著眼看著布洛德,布洛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嘴唇無聲道:聞到了。
  
  被抓包的雲勂,馬上轉移話題:「呃,我想現在我們可以討論一下事情了。」
  
  「想討論什麼?」布洛德將躲在一角的紫霓拉回到自己身旁坐下。
  
  雲勂想了想,道:「紫霓還不清楚夢妤的事,我讓夢妤來解說吧。」
  
  在旁邊沉默不語的夢妤,望了雲勂一眼,雲勂點點頭,她才道:「紫霓,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妳的存在。」
  
  這讓紫霓訝異了。
  
  「我的母親是夢見巫女,是為劍之國預測未來的人,我的父親是劍之國的國王。父王因為看上母親的能力,強迫與她結合後,使我母親懷了我。」
  
  夢妤說到這,眼神充滿憐惜與哀傷。
  
  「夢見巫女是一代傳一代的,母親生下我之後,她身上所擁有的能力全部傳到我身上來。我母親就這樣被父王遺棄,而我則接任新的夢見巫女。從小,我一直在做著夢,見過幾數個未來,同樣也見過無數個悲劇。直到有一天,妳出現在我的夢中。」
  
  「我出現在妳的夢中?」紫霓疑惑的指著自己。
  
  夢妤點點頭,「原本我的能力只能夢見劍之國的一切,妳引導著我,讓我也能看見隱之國的一些事,甚至……我讓夢見雲勂,讓雲勂與我在夢中相見。」
  
  夢妤的話,讓紫霓感到腦袋混亂。
  
  自己何時跑到夢妤的夢境?
  
  難不成又是未來的自己所做的事?
  
  紫霓想起了之前無生獅王給她看的影像。
  
  「那個,妳為何要逃離劍之國呢?」
  
  夢妤對這問題不感到意外,她苦笑道:「父王知道我能夢見隱之國的事,他想攻打隱之國,但礙於無生獅王的存在,他正全力籌備戰力。我不希望已經接任國王的雲勂出事,所以,我逃出來了。」
  
  雖說夢妤這麼解釋,但紫霓感覺到她的話中另有含意,似乎還有另一層理由沒有說出來。
  
  「可惜,由於夢妤是劍之國公主的身份,我國的長老對她也不是很客氣,同樣也有想藉由她的關係來入侵劍之國。」雲勂嘆了一口氣。「幸好有布洛德在,不然,夢妤現在可能早已經受到我無法想像的事了。」
  
  「還有一個問題,為何雲勂你會出現在無生草原呢?」這也是令紫霓想不透的問題。
  
  「夢妤說妳會出現在無生草原,不去救妳的話,可能會毀了布洛德的一生,還有劍隱兩國的事,為了未來,我很願意冒自己的生命危險救妳。」
  
  這樣的解釋,讓紫霓瞭解為何雲勂在拼命保護自己,不讓無生獅王來接近她的原因。
  
  「……那我大概懂了。」
  
  看來,自己在這世界也是佔有很重要的角色。
  
  「不過令我訝異的是,無生獅王竟然不會對妳出手,除了妳和布洛德外,在劍隱兩國的歷史中,可說是從來沒有人可以在無生獅王面前安然無事。」
  
  如果不是雲勂親眼看到這情形,不然他還真不相信遇到無生獅王的人還可以全身無傷的回家。
  
  紫霓苦笑不語,她怕自己如果說出他們會滅國的事,可能她以前所認知的紅泣黑磷會消失,而一切的未來將會轉向另一個未來吧!
  
  突然想起無生獅王說過,劍之國即將要攻打隱之國,這件事應該可以告訴他們吧?
  
  「對了,無生獅王有告訴我,劍之國在近期要攻打這裡,我想,雲勂你該想出什麼對策來防禦吧?」
  
  聽到這消息的雲勂表情並沒有很意外,反而是他早已知道的事情,他微笑道:「不用擔心,我國沒有比劍之國還要弱的國家,只是,我比較擔心夢妤的事。」
  
  雲勂見紫霓臉上充滿疑問,他笑道:「劍之國來攻打,我相信長老們一定會想抓夢妤來當人質,雖然目前她有布洛德在幫忙保護,但很難保證不會被自己人設計。雖然我身為國王,臣子們腳底下的暗鬥又能防多少?想到這,只能感嘆真正有心向著我的人少之又少。」
  
  說到這,雲勂無奈的望著夢妤。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想帶著夢妤到美好的地方隱居,遠離這些前人的恩恩怨怨。」
  
  夢妤在一旁緊握著雲勂的手,默默支持的他。
  
  突然布洛德望向門外,似乎感覺到什麼事,道:「有血的味道。」
  
  布洛德才剛說完,外頭聽到有人大喊著:「刺客!有刺客啊!」
  
  清楚的聽見「刺客」兩字,雲勂與布洛德兩人眼神一對,互相點點頭,雲勂將夢妤拉到紫霓身旁,溫柔的對著夢妤道:「乖乖待在這裡,我出去看看。」
  
  夢妤擔心的看著雲勂,但這是他的國家,他有責任是面對這個問題。
  
  「小心一點,別傷到自己。」
  
  「嗯。」雲紹答應夢妤的話,馬上離開房間。
  
  布洛德則對著紫霓道:「記得將門鎖上,找個地方躲起來,除非我們回來接妳們,否則不可出去開門。」
  
  紫霓點點頭,便讓布洛德走出房門外時,在他面前將門鎖上。
  
  一個轉身,紫霓拉著夢妤找尋地方躲起來,她有預感,這個意外可能是衝著夢妤來的,她得幫雲勂保護好夢妤!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