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將紫霓推入恐懼,望著織狂的表情與動作,紫霓很清楚他想做的事。
  
  她不想被布洛德以外的男人侵犯!
  
  怎麼辦?
  
  她的力氣比不過他,自己也沒有特殊攻擊能力,難道自己真要毀在織狂手中?
  
  不要!她不想有這樣的下場!
  
  快來救我!布洛德!
  
  
  就在紫霓面臨著危機時,遠在隱之國的布洛德聽見紫霓的強烈呼喚,打從心底不安的感覺讓他很不習慣,一個恍神,他看見紫霓正被一名陌生的男子壓倒在床上,光看見她衣服被對方扒開的畫面,布洛德受不了刺激大吼著:「給我住手!」
  
  正在聽取部下遇見刺客過程的雲勂,頭一次看見布洛德的失控,他先讓部下暫停報告,輕拍著布洛德的肩:「怎麼了?」
  
  布洛德臉色陰沉,剛才所見的畫面讓他心情很糟,語氣有些差:「我剛才看到一個畫面,紫霓被一名該死的陌生男人壓倒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撕得很破爛。」
  
  雲勂聽到這話也嚇了一跳,不過他還是安撫布洛德那股欲想殺人的氣息。
  
  「放心,她們不是在房間待得好好嗎?」
  
  雖然布洛德也很想照雲勂所說的來平撫自己的情緒,但是這感覺很不對勁,如果自己再不去救紫霓的話,她將會毀在那人手中!
  
  這時,白雲匆忙的奔跑過來,他手中拿著夢妤曾佩帶過的頭飾交給雲勂。
  
  雲勂看見這頭飾,人也跟著緊張起來,他抓著白雲的手臂道:「你這是在哪得來的?」
  
  白雲喘著氣道:「對、對不起!王上,如果我在警覺一點,說不定就能救到夢妤小姐,現在小姐人被長老們抓住了!」
  
  布洛德與雲勂兩人眼神一對,同聲道:「糟了!」
  
  
  被壓制住的紫霓,正努力掙脫織狂的魔爪,忽然織狂低頭強吻紫霓,甚至還將舌頭伸進來,紫霓氣的用力一咬,頓時口中充滿著血腥味,憤怒、羞愧、憎恨的情緒再加上織狂的血液同時傳入紫霓的大腦,瞬間將她正常意識消磨殆盡,她的心臟正劇烈跳動。
  
  現在的她,充滿著暴戾慾望。
  
  被咬傷的織狂憤恨的離開紫霓的嘴唇,他正想好好教訓紫霓時,卻被她的變化愣在那。
  
  血紅色的眼眸正朦朧盯著他看,嘴唇比剛才還要紅潤可口,白皙的肌膚讓織狂更忍不住觸碰,深怕一不小心,將她畫傷了。
  
  望著她被撕裂的衣服,若隱若現的酥胸讓他的下腹燃起慾望,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可以讓他有這麼強烈的慾望,現在,他要她!
  
  紫霓微著笑,將手輕柔的放在織狂的胸口,被慾望沖昏了頭的織狂,正興奮的想對紫霓出手時,紫霓輕輕一推,織狂竟然被推向侍女面前,侍女們驚慌失措的跑散,每個不知所措的在一旁發抖。
  
  織狂狼狽的爬起身,當他再次看見紫霓時,他整個人的慾望像是被撥了冷水,消失無影無蹤。
  
  紫霓面無表情的模樣讓他忍不住毛了起來,見她冷淡的整理自己破碎的衣服,織狂真覺得紫霓是個不簡單的女人。
  
  第一次見到紫霓時,對她的感覺就像見到平民一樣,沒什麼太多的感覺。
  
  但現在的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高貴氣息,與皇宮貴族沒什麼兩樣,應該說,她是個名副其實的無生巫女。
  
  真不虧是跟隨在無生獅王旁的巫女,果然有這氣魄。
  
  紫霓半垂的眼瞼盯著織狂,輕聲道:「你的血……充滿著權勢與性慾。」
  
  「哈哈哈,妳果然是個有趣的女人,我喜歡。」織狂將紫霓的話當成是讚美,見他心情愉快的又道:「換上我替妳準備的衣服吧!我待會再來找妳。」
  
  織狂帶著高傲的笑聲離開了房間,不到幾分鐘,紫霓像是用盡力氣,整個人攤倒在床上,為剛才的驚險感到害怕,全身顫抖的說不出話來。
  
  一名侍女鼓起勇氣走到紫霓身旁。
  
  「巫女大人,剛才真是謝謝妳替我們說話。」
  
  紫霓虛弱的微笑:「不,不用感謝我,我只是看不過他這種無視女權的傢伙,還有,別叫我巫女,我並不是那樣的人,就叫我紫霓吧!」
  
  侍女們見紫霓沒架式的態度,也開始放下心的說出內心的話。
  
  「幸好有紫霓小姐,不然的話,連我們也要去為即將出征的軍人當發洩道具……」名叫綠苗的侍女對剛才的情形還殘留恐懼。
  
  「妳們國家現在真要去攻打隱之國?」換好衣服的紫霓,打算從侍女們中口探出消息。
  
  「是的,至從夢妤公主離開皇宮之後,皇宮裡陷入一陣濃厚的戰爭氣氛。事實上,那些侍奉夢妤公主的侍女們是第一批被送到軍營當軍妓的人,那些人當中有一名是我的姊姊……」名叫柚可的侍女感傷道。
  
  「妳們國家的國王會不會太霸道了?公主離國跟侍女有什麼關係呢?」紫霓對這種作法感到生氣。
  
  「這是皇太子殿下的命令,公主的失蹤,侍女是要負責任的。」名叫麗菊的侍女,提到皇太子這名稱,身體還會發抖。
  
  「皇太子?要是被我碰上,我真想狠狠踹死他!」紫霓緊握著拳,滿腦子在計劃如何將那該死的皇太子碎屍萬段。
  
  侍女們面面相覷的道:「剛才紫霓小姐已經有見到面了。」
  
  「呃,織狂就是皇太子?」
  
  紫霓尷尬的看著侍女們,見她們每個臉上充滿著恐懼,她才勉為其難的相信,那個混蛋竟然是劍之國的皇太子,這國家是不是要滅了啊?
  
  「妳們的國王都不管織狂那種可惡的作法嗎?」想到最後,這跟國王還是有深刻的關係。
  
  綠苗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猶豫道:「其實,我有聽到一些流言……」
  
  喔?這個可能是個很重要的消息,紫霓一臉期待道:「什麼樣的流言?」
  
  綠苗很小聲道:「聽說,皇上已經沒有實權了,全部的權力全在皇太子手上。也有人說,這場攻打隱之國的計劃,就是皇太子親自下令攻打的。更有人說,皇太子只差名副其實的地位,不然他早已經是……」說到這,綠苗不敢再說下去了。
  
  紫霓理解的點頭,心想,難怪剛嚐到織狂的血時,自己會被那股強烈的慾望與冰冷的心腸影響到情緒。
  
  要是她再喝多的話,可能會有一陣子都是冷酷無情的模樣。
  
  光想到那畫面,紫霓就感覺到恐怖。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