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呢?我還想聽聽有沒有其他傳聞。」
  
  織狂倚靠在門邊,臉上的表情令人難以猜出他現在的心情。
  
  侍女們絕望的跪在地上,哭泣的哭泣,求饒的求饒。
  
  紫霓看不下去,直接擋在她們面前,與織狂對視。「你想做什麼?」
  
  「來聽聽底下人訴說主人的事情。」織狂走到椅子上坐下。「說,繼續說,不說準備去服侍辛苦的士兵。」
  
  「不行!我不淮你這麼做!」
  
  織狂閃過一絲念頭,他走到紫霓面前,牽起她的手背輕貼著唇笑道:「如果這是妳的願望,我可以為妳達成。」
  
  紫霓想甩開他的手,但被他緊緊抓住,只能任由他將自己拉往房門外。
  
  「你想將我帶到哪去?」紫霓不甘心的怒瞪著他。
  
  「讓妳好好熟悉妳未來的家。」
  
  就這樣,紫霓被織狂強迫性的逛遍劍之國的皇宮,如果她不願意配合,織狂就會拿那三名侍女作為威脅,讓她好好參觀一下活春宮的景象。
  
  走了許久,織狂將紫霓帶到皇宮最高的觀望塔,同時令人送上點心,任由紫霓在這觀察宮內與宮外的情形。
  
  紫霓真能深刻體會到,劍之國的軍事味非常濃重。
  
  感覺就像在自己小時候玩的動作RPG遊戲。
  
  壞蛋的國家總是充滿著重工業所產生的廢氣,造成整個國家常年烏煙瘴氣,空中不時傳來陣陣打鐵的聲響。
  
  無論是城牆外的軍營,攻城器的建造,甚至軍人們的重量訓練,都讓紫霓感到恐懼。
  
  真被無生獅王說中了,依劍之國的軍事準備,近日將會大舉進攻。
  
  織狂注視著紫霓臉上憂鬱的神情,小酌了口酒。「妳似乎很擔心隱之國的情勢?」
  
  「沒有人會喜歡戰爭。」
  
  紫霓沒有回頭,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織狂放下玉杯,嘲諷道:「戰爭卻是人自找的。」
  
  「你為什麼要挑起戰爭呢?不是各過各的生活很好嗎?」
  
  紫霓不懂織狂為何會這麼想開戰,難道他是為了自己的王位才這麼做嗎?
  
  也許是觸碰到織狂的地雷,他眼神陰沉的盯著紫霓,卻不打算回答紫霓。
  
  見他不回答,紫霓也不想看織狂的大臭臉,她看著遙遠的東方,心裡祈禱著,希望布洛德他們能知道自己已經被抓來劍之國……
  
  忽然腦中一個問題,紫霓不自覺抓著頭髮思考著,為什麼織狂能出現在隱之國?
  
  「在想如何逃出這國家?」織狂摸著紫霓的長髮,「妳是逃不掉的。」
  
  紫霓瞪了織狂一眼。「就算逃出這地方,也逃不出城外士兵的手中。」抽回自己的頭髮,紫霓特意將自己離織狂遠一點,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被稱為無生巫女?還有,你是怎麼出現在隱之國的?無生獅王沒出現阻止你?」
  
  織狂聽到這問題,詭譎一笑,「拜妳所賜。」
  
  「我?」
  
  「妳的出現,讓無生獅王消失在無生草原,再加上……」織狂環抱紫霓的腰,扣住下巴,「妳解除了隱之國的結界,現在的隱之國只不過是個隨時可捏碎的國家。一想到那些愚蠢的人民還將妳當成神女,我差點笑死在一旁。」
  
  真相往往是會讓人感到震驚,紫霓也不例外。
  
  沒想到隱之國是毀在她手中,她真對不起雲勂他們。
  
  「既然你很清楚我不是什麼巫女,為什麼要抓我?對你來說我是個無用的小蟲子,在劍之國的軍事方面一點幫助都沒有,你這不是很矛盾嗎?」
  
  紫霓越來越搞不清楚織狂在想什麼了。
  
  「不,妳有用處。」織狂低沉的笑聲,讓紫霓感覺像是聽到魔鬼準備料理人的笑聲。「只要妳偏向其中一國,加上無生巫女的身份,不管是誰聽到,都會認為無生獅王是站在自己一方。這樣,妳還會認為自己沒有用處嗎?」
  
  「你竟然是利用雲勂為我建立的身份,太沒品了!」紫霓真想將這人踹下塔下!
  
  「說起來,我還真懷念妳那血紅色的眼珠子。」
  
  織狂撫摸著柔軟的嘴唇,半垂著眼瞼,完全不理會紫霓瞪大的雙眼。他現在最想見的,是充滿貴氣的紫霓,不是這平民的紫霓。
  
  紫霓皺著眉,心想著,他說我的眼睛會變成血紅色,該不會是我意識恍惚時所產生的變化?
  
  面對沒有變化的紫霓,織狂感到無趣的推開她。
  
  一得到自由的紫霓馬上遠離織狂,心裡盤算著,她得私下找機會逃離這國家,面對這個瘋子,自己遲早會精神衰弱。
  
  但丟下那三個女孩,她們的下場不就會很慘。
  
  軍妓是一件非常嚴厲的懲罰,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女性!
  
  難道他真是跟歷史上作古的貴族一樣,認為女人是最可以拋棄的角色?
  
  只有男人才是高高在上的天?
  
  記得自己在夢境見過一群男人壓倒輪姦女人的畫面,自己沒辦法改變那些惡夢,只能默默的記錄。
  
  在現實,自己救得了三位,卻救不了全部,光想到這,自己的身體會不自覺顫抖,那是氣不過的感覺,同時也是無能為力的感覺。
  
  一恍神,一個畫面出現在紫霓腦海中,那是雲勂抱著夢妤哭泣的畫面。
  
  全身都是傷的夢妤像是被人嚴厲拷打過,她虛弱的對著雲勂微笑,任誰看了也會鼻酸。
  
  夢妤對雲勂訴說了幾句話後,雙手合十,一道紅光將她整個人包圍起來,同時她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隨著光芒漸強,夢妤的身體也跟著變形,直到光芒消失,紅泣刀誕生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