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勂接下紅泣刀痛哭不已,紫霓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雖然她早已知道夢妤會成為紅泣刀,但她沒想到是以這種情形變化而成。
  
  到底是誰將夢妤傷成這樣,使她走向紅泣刀的最終之路呢?
  
  畫面轉向一旁的鏡子,當鏡子映出來的人是布洛德時,紫霓可說是被嚇了一跳。
  
  鏡中的布洛德不知在說些什麼,他將手咬破血,在鏡子上以英文寫出他剛才所說的話。
  
  『別擔心,我會去救妳的。』
  
  就在這一瞬間,紫霓感覺到一股力量強烈撞擊她的意識,她緊緊抱著頭,痛楚令她胡言亂語,直到口中嚐到她所熟悉的液體,她也陷入沉默的黑暗。
  
  
  
  事實上,在紫霓見到那畫面時,織狂就已經注意到她的異樣。
  
  他試著叫著紫霓,可惜,她像是沒聽見織狂的聲音,維持同樣的姿勢,直到她說「怎麼會這樣」時,織狂馬上抓住紫霓的手臂,強迫她正眼看著她,那一瞬間,織狂愣住了。
  
  平凡的氣息,卻不同的模樣。
  
  血紅色眼眸泛著淚光,嬌弱到令人想憐惜,加上紅潤的嘴唇微張,織狂發覺自己喜歡這樣的狀態,比那冰冰冷冷的她更加喜歡。
  
  下一秒,紫霓緊緊抱著頭,痛苦哀嚎。
  
  織狂不知該如何是好,突然紫霓用力推開他,跳到塔牆上。
  
  背對著悽涼的月亮,寒冷的夜風吹亂了長髮,朦朧的眼神讓織狂失了神,她微弱的嘆息,雙眼一閉,身子也向塔外倒下。
  
  織狂快速抓住紫霓的手,用力一拉,紫霓再次回到他懷中。低頭一看,紫霓臉頰潮紅,嘴邊不時喃道:「……血……血……」
  
  聽見紫霓口中所說的血,織狂心想著,難道她是渴望血液?
  
  想起紫霓咬傷他舌頭時,產生意外的變化,這該不會是關鍵?
  
  織狂將這作為賭注,他咬破自己的大拇指,流出來的血讓紫霓飲入口中,漸漸的,紫霓的氣息變得比較穩定。
  
  這樣神奇的過程雖然讓織狂感到不可思議,但心中卻有個疙瘩存在。
  
  剎那間,紫霓消失在織狂的懷中。等織狂找到紫霓的位置時,她站在塔牆前,神情冷淡的俯瞰著東邊方向,渾身散發出與人不同的氣息。
  
  織狂試著叫喚:「妳沒事吧?」
  
  見她緩緩的伸出手指著遠方。「隱之國將在明天率領大軍來攻打,你所期待的戰爭,已經開始了。」說完話,紫霓看了織狂一眼,媚然一笑,「你會後悔喚醒我。」
  
  不理會織狂複雜的表情,紫霓自行離開了觀望塔。
  
  
  ˇˇˇ
  
  
  坐在窗口的紫霓望著月亮,嗜血狀態開起的她是夜越深精神就特別好,好到想看更多的血。
  
  在織狂充滿極端慾望的血液引導下,被隱藏的嗜血本能正式現形。
  
  說到底,嗜血化是紫霓的黑暗面,只有在紫霓渴望血的時候才有會出現。
  
  黑暗面被引發出來的她熱愛著血,同時也有想殺人的慾望。
  
  「該殺什麼人好呢?」
  
  
  
  另一方面,織狂從紫霓口中得知隱之國將要率領大軍攻打,雖然不能保證她所說的話是一定準確,但這是一個好機會,他忙碌的指揮所有大軍,為明天的戰役做一次最好的準備。
  
  對一些部下交代好事項後,退掉所有人,織狂一個人走到陽台邊望著月亮,他所想的,是紫霓最後那句「你會後悔喚醒我」。
  
  那時候的紫霓非常不一樣,像換了個人似的,充滿黑暗的感覺。
  
  難道,他喚醒不得了的人物?
  
  想到這,織狂連忙搖搖頭,身為王族,絕對不能有後悔的念頭!
  
  就算他真得喚醒不該喚醒的人,他也不相信自己會沒辦法對付。
  
  看著天空,準備差不多也該好了,織狂轉身想走房間裡,卻被紫霓無聲無息的出現嚇了一跳。
  
  織狂盯著紫霓半晌,繞過她的身旁,「妳找我有事?」
  
  紫霓不發一語的點頭。
  
  「那有什麼事?」織狂一邊拿著輕型盔甲,一邊問道。
  
  「殺人。」
  
  織狂馬上瞪著紫霓,紫霓回給他一記燦爛的笑容,讓織狂差點以為自己聽錯話。
  
  「妳剛剛說什麼?」
  
  「我想殺人。」指著輕型盔甲。「跟你們出征。」
  
  織狂難以相信這是從紫霓口中說出來的話,他走到紫霓面前。
  
  「妳確定?在戰場上是沒辦法保護妳,這樣妳還想去?」
  
  「我很強,比你還要強。」
  
  織狂環抱著紫霓的腰,銳利的眼神盯著她,企圖從她眼中看出她是否在說謊。
  
  「妳到底想幹什麼?」
  
  紫霓有意無意的摸著織狂的脖子。
  
  「我渴望著血。」
  
  織狂有些不太確定道:「是因為我讓妳喝血的關係,所以妳變得很渴望血?」
  
  「渴望血是我的本能,你將我的本能喚醒,就得讓我飲夠血。」垂下眼瞼。「我給你選擇的機會,是要我跟隨著你出征殺人,還是我殺光你這裡的人?」
  
  考慮了半晌,大概是確信了紫霓的話,加上現在這種狀態的紫霓異常的強悍,曾體驗過幾次的他非常清楚,織狂拉開了自己衣領,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需要先解解渴,再出征嗎?」
  
  綻放誘人的笑容,紫霓飲下織狂的血,解解嘴饞。
  
  不久,紫霓跟隨著織狂前往戰場,等待即將到來的戰役。
  
  
  
  月夜,原是清澈無比的星空,漸漸被聚集的陰雲遮住。
  
  一道閃電從天劃過,剎那間,整個天空進入白色世界,隨即恢復陰暗。
  
  空氣中不時飄來濕氣,雷聲響起,似乎是染上人們不安的情緒,一滴滴的雨開始落下。
  
  重回無生草原,紫霓手拿著劍之國特有的武器,這是百年前企圖入侵劍之國的敵人轉化而成的長刀。
  
  以前黑磷所留下來的記憶還存在腦中,隨意做了幾個動作,勉強可以使用黑磷刀的招式,紫霓便將長刀收到刀鞘裡。
  
  雨勢越下越來,霧茫茫的東方開始冒出一點一點的黑影,不一會兒的時間,前方已經站滿隱之國的士兵。
  
  紫霓嘴畔泛起殘酷的笑容,等待已久的廝殺,總算要開始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