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勢並沒有消除即將觸發的戰爭,反倒是雨下越大,戰爭氣氛越旺的感覺。
  
  這時,隱之國使者拿著談判的旗幟,騎著馬來到無生草原中央。
  
  同樣騎著馬跟隨在使者身後的兩人,各別全身穿著一黑一白的軍服,仔細一看,竟然雲勂與布洛德。
  
  布洛德雖然在雲勂耳邊低語,但他緊盯著紫霓不放,同時也注意到跟在她身旁非常貼近的織狂。
  
  紫霓沉默不語,靜靜的等待開戰。
  
  織狂對著禁衛兵隊長點點頭,禁衛兵隊長馬上派遣三名禁衛兵隨護著織狂,來到談判的中央地。
  
  雲勂和織狂互相打量著對方,同時在心中做出了評論後,雲勂先行開口。
  
  「你就是劍之國皇太子織狂殿下吧?常聽見夢妤提起你,今天總算能夠正式與你見面。」早已知織狂的身份,雲勂卻非常客套。
  
  織狂笑了笑,「不敢當,不知我國公主是否帶給國王陛下麻煩了?」
  
  雲勂摸著腰際的紅泣刀,富有意味的眼神道:「聽說劍之國的皇族擁有將人變為一把刀的能力,卻不知是否能辨別出真是人變化而成的刀子,還是由鐵匠以鋼鐵原石親手打造出來的刀子呢?」
  
  非常明顯的提示,織狂瞪大了雙眼看著雲勂所持有的紅泣刀,他臉色瞬間刷白,同時露出憤怒的神情。
  
  「你竟然敢強迫她!」織狂怒紅了眼,抽出專屬自己的長劍,快速往雲勂頭上砍下。
  
  啪啦一聲,織狂的長劍被鞭子纏住,他一看到這鞭子,很清楚這不是普通的鞭子,那是隱之國特有國寶之一,隱銀鞭。
  
  那鞭子的威力,絕對不會比劍之國的最強的刀差到哪去。
  
  自己的主子受到威脅,禁衛兵同時抽出武器對準著布洛德與雲勂,雙方僵持不動。
  
  織狂往使鞭子的人一看,布洛德正巧微笑的回應他。讓織狂意識到,布洛德的模樣,與紫霓現在的狀態,一模一樣。
  
  更讓他好奇,雲勂為何將隱之國國寶隱銀鞭交給布洛德使用。
  
  「你身上有紫霓的味道,她喝了你的血?」
  
  不大也不小的音量傳入織狂耳中,布洛德若隱若現的獠牙,正很大方的對著織狂展現。
  
  「你跟她是同一族人,是吸血人?」織狂不知該怎麼形容,只能以吸血為來命名。
  
  「吸血人?這是什麼濫名子,可見這世界絕對沒有我的族人存在。」
  
  布洛德將織狂的長劍甩到地上,鞭子尾在抽回時,順勢劃傷織狂。
  
  少許的鮮血沾到鞭上,他伸出手指將鞭上的血抹掉,望著織狂的血,布洛德舔了一下,眼神瞬間變了冰冷。
  
  半晌,他緩和了冰冷的眼神,卻表情充滿著陰沉。
  
  看在織狂眼裡,他真懷疑自己的血是不是有什麼問題,為何布洛德的反應會跟紫霓很類似,使他看見那雙冷酷的眼神,身體不自主寒了一下。
  
  真是有違他身為皇太子該有的自信!
  
  事實上,不光是織狂有這種感覺,就連其他禁衛兵與雲勂他們同樣有這種感覺。
  
  布洛德冷淡道:「你真是個糟糕的人,難怪會逼夢妤逃離自己的國家。」
  
  正大夥搞不清楚布洛德話中的意思時,布洛德拉著雲勂道:「該走了,這場戰是打定了。」
  
  就這樣,雙方各自回到自己的陣營,準備出擊。
  (他們談判就是來閒話家談?= =a)
  
  
  看著雲勂腰際旁的紅泣刀,織狂惱怒不已。
  
  為什麼夢妤會將自己變成武器呢?
  
  她明明很清楚一旦人變成了刀子,除非武器真得受損嚴重,否則無法解脫人化武器,永遠成為一把武器。
  
  這跟死了沒什麼兩樣,為何她要這麼做呢?
  
  想不出所以然,織狂將這股憤怒出在隱之國身上,大吼道:「弓箭手預備。」
  
  訓練有素的弓箭手們個個將箭架好弓身,弓箭手隊長一個手勢,拉開弓,瞄準,織狂手一揮,弓箭手隊長大聲道:「射!」
  
  咻咻咻,天空傳來無數飛射聲,雲勂低喝:「穩住──防!」
  
  噠噠噠噠,成功持盾防禦。
  
  雖然部份的士兵被箭射中,甚至有人因此喪命,但他們不畏懼這一開始的攻擊。
  
  沒有喘息的機會,下一波箭雨再次落下,隱之國士兵的防禦力似乎開始有些下降。
  
  嚐到幾次箭雨的滋味,織狂再次下令:「長槍騎兵預備。」
  
  退下了弓箭手,騎兵們分三隊,一橫十人,並排兩列,手持長槍對著隱之國的士兵。
  
  騎兵隊長一聲喝下,勇往直衝,突破隱之國前方防衛。
  
  織狂冷笑不語,他可是對自己國家的軍備很有信心。
  
  隱之國雖說防禦能力很好,但在武器方面卻沒有以武器為名的劍之國來的好。
  
  打從想攻下隱之國開始,織狂可是將擁有皇族血統的人強制要求製造人化武器。
  
  也因這樣,劍之國有不少皇族耗盡能力,而永久喪失人化武器的能力。
  
  累積下來,全部有階位的將領都是持有人化武器,就連部份士兵們也跟著持有,威力不可小看。
  
  一聲命令,雙方開戰!
  
  看著兩國士兵交纏打殺許久,在一旁觀看的紫霓,手竟然微微發抖。
  
  注意到這情形,織狂在紫霓耳邊道:「害怕嗎?那就待在這裡別出陣。」
  
  紫霓看了織狂一眼,瞬間飛躍進熱烈的戰場上。手中的長刀順著身體的舞動,劈開兩名隱之國士兵的身體,部分鮮血噴到她的裙角。
  
  她的出現,令隱之國士兵們驚訝不已。
  
  無生巫女竟然出現在劍之國,而且還斬殺隱之國的人,難不成,無生獅王支持著劍之國?
  
  
  --
  
  揮.砍.劈
  
  滴血.流血.噴血
  
  我總算寫到紫霓在拿刀砍殺人了= =a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