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霓不讓士兵有機會反擊,她輕巧揮舞著長刀,不一會兒,她身旁躺滿了被解體的屍塊。
  
  全身沾滿鮮血,紫霓舔著手指上的血液,原本無表情的臉龐,也開始泛起笑容。
  
  看傻眼的隱之國士兵總算驚覺再不反擊,後果是會慘死在紫霓刀下。
  
  每個人大喝一聲,全力攻擊紫霓。
  
  可惜,紫霓一記漂亮的旋轉,最先靠近她的士兵們全部被腰斬。
  
  這樣的情景,看在織狂眼中,更加肯定自己決定。
  
  幸好沒讓紫霓仇恨自己,否則現在殺的可是自己的士兵。
  
  漸漸的,隱之國士兵士氣快速下降,他們恐懼的紫霓,她那超強的功夫,以他們的能力根本打不過。
  
  或許是殺到有些累,紫霓暫時停下手,望著周圍,活人變少了。
  
  皺著眉,開始看向離她比較近的劍之國士兵,她輕笑一聲,快速跳到劍之國士兵旁,分割解體,感受血液噴灑身體的溫熱。
  
  發覺情況不對,織狂趕緊衝向紫霓身旁,試著阻止她那敵我不分的行為。
  
  快達到時,一股寒意快速竄上,織狂身子一閃,手中的長劍擋住了一把刀子。
  
  仔細一看,那竟然是紅泣刀!
  
  雲勂持著紅泣刀,對織狂展開攻擊。
  
  另一邊,布洛德衝到紫霓身旁,她馬上跳開原地,警戒的瞪著阻擾她的人。
  
  布洛德表情無奈的看著紫霓,有些哭笑不得道:「妳竟然被那傢伙的血牽著走…」
  
  紫霓不因布洛德這句話而停止殺人,她握緊長刀,往布洛德方向一揮,布洛德輕鬆一躍,鞭子也飛向紫霓。
  
  快速閃過一次攻擊,紫霓對著布洛德連續揮刀,不讓他有機會甩出鞭子。
  
  隱之國士兵與劍之國士兵見到布洛德與紫霓之間的打鬥,他們不由得停下手,傻愣愣的看著他們的廝殺。
  
  因為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兩國戰爭,而是無生巫女與無生神子之間的戰爭。
  
  其中一名劍之國士兵說出了他的感想。
  
  「這真不是人的對戰。」
  
  這真是說到大家的內心話,不分劍隱兩國,紛紛點頭,認同這句話。
  
  另一名隱之國士兵也說出他的感覺。
  
  「如果這裡不是戰場,神子與巫女之間的打鬥,大概是最常見的夫妻吵架吧!」
  
  夫妻吵架?
  
  所有人全往說出這句話的士兵盯著看,害得那名士兵有些不好意思。
  
  他搔搔頭道:「神子與巫女兩人都是在無生草原出現的,加上曾有人見過他們親暱的走在一起,說是夫妻也很正常。現在神子與巫女之間的打鬥,神子根本沒有認真在跟巫女打,反而像是要讓巫女消消火氣。」
  
  大家理解的點點頭,想想,現在的無生巫女跟剛開始見到的模樣相差太多,說不定真是生氣的關係,才會變成這副模樣。
  
  說不定,無生神子能夠阻止無生巫女的暴走。
  
  布洛德甩動著隱銀鞭,配上紫霓長刀揮舞,兩人之間的互動上像在跳一場華麗的舞蹈。
  
  有時,布洛德為了不傷到紫霓,故意將鞭子的攻擊集中在她的長刀。
  
  反倒是紫霓刀刀劃傷布洛德的身體,看似無情的她,眼中開始出現淚水。
  
  是時候了,布洛德甩出鞭子,纏住紫霓手中的長刀,用力一抽,紫霓失去武器。
  
  布洛德將自己的血含在口中,趁她來不及反應,他一手摟住紫霓的腰,另一手頂住她的後腦,頭一低,布洛德將口中的血液餵給了紫霓。
  
  一嚐到布洛德的血,紫霓瞪大了雙眼,掙扎不已。
  
  半晌,她緩緩的閉上雙眼,全身無力的靠在布洛德身上。
  
  
  ˇˇˇ
  
  
  待在冰冷的黑暗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像是一下子,也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天。
  
  一直處在於不安與恐懼當中的紫霓,她感覺自己像是被可怕的生物注視著,讓她神經一直緊繃。
  
  不久,她周圍開始出現一些片段的畫面,她輕輕觸碰其中一個畫面,強烈的吸力將她引入畫面之中。
  
  等畫面穩定,她看見自己出現在劍之國所待的房間。
  
  這時,一個人影從她身旁經過,連忙一看,那人是夢妤!
  
  畫面中的夢妤捧著許多鮮豔的花朵,她將花插進花瓶裡,仔細整理後,擺放到窗戶旁,讓花朵們享受陽光的照射。
  
  甜美的笑容,讓紫霓也感覺到開心。
  
  一會兒,她像是看見什麼人的到來,一邊拉著那人的手,指著花開心道:「看,這花漂亮嗎?」
  
  「這些花雖漂亮,皇妹妳比這些花更漂亮。」
  
  這不是織狂的聲音嗎?
  
  紫霓看向織狂,心中難免訝異,沒想到織狂也有溺愛夢妤的一面。
  
  但總覺得織狂眼中的溺愛,似乎跟兄妹之間的溺愛好像不太一樣。
  
  才想到這,織狂竟然低頭吻起夢妤。
  
  受到驚嚇,夢妤馬上推開織狂,驚恐道:「皇兄!您怎麼可以對我……」
  
  織狂深情望著夢妤,「其實我很早以前就愛上妳了,礙於我們是兄妹,我不敢對妳表白。但現在,我決定拋開那層界線。」
  
  夢妤聽了臉色瞬間大變,她轉身想逃離織狂。
  
  見夢妤要離開,織狂馬上抓住她,在她耳邊低語:「為什麼要逃?難道我不夠好嗎?」
  
  夢妤害怕的大叫,「皇兄!我們是兄妹啊!」
  
  織狂完全不聽夢妤的勸告,將她摔上床,一邊脫衣服,一邊道:「我想得到妳,我不想再忍耐了。」
  
  
  
  --------------------
  
  我越來越邪惡了= =a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