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妤臉色蒼白,她想逃下床,卻因恐懼而全身無力。
  
  等到她有些力氣可以動時,織狂已經將她壓在身下,令她動彈不得。
  
  「皇兄……」夢妤泛著淚光,希望織狂能夠放過她。
  
  織狂扒開夢妤的衣服,對她做出不可抹滅的事。
  
  一場亂倫,在紫霓面前活生生演出。
  
  受不了這樣的畫面,紫霓想推開織狂的身體來解救夢妤。
  
  可惜,當她一碰到織狂的身體時,眼前的影像瞬間透明,看來這跟路西斐爾那次所創夢境當中,有類似情形。
  
  想到這,紫霓要將自己的手抽出來,一個拉力,紫霓看見自己的手漸漸陷入黑色漩渦當中。
  
  她驚嚇的更用力想將手抽出來,卻怎麼使力就是沒辦法。
  
  陷入漩渦裡的手已經達到手臂,難道她將會整個人被吞噬嗎?
  
  忽然,拉力變強,無聲嘩啦,紫霓已經置身在黑暗中。
  
  再度回到冰冷的黑暗,紫霓除了對剛才的情形感到恐懼外,現在她又有一股比這更強烈的感覺。
  
  忽然,紫霓感覺到這個黑暗空間出現莫名騷動,那種令人難耐又想抓狂的感覺。
  
  一雙細嫩的手臂從背後輕輕擁抱著紫霓,愣了一下,紫霓緩緩轉頭,另一個自己正對著她微笑。
  
  但那個自己卻又跟現在的她不一樣,她有一雙與布洛德一樣的血紅色眼眸,口中微露的獠牙,完全吸血鬼的狀態。
  
  她指著離兩人不遠的影像,畫面一變,來到一處非常幽暗的房間,織狂走向一名中年人面前,冷淡道:「父王,您也該把皇位傳給孩兒我了。」
  
  被稱為父王的中年人,臉色呈現病態,他困難的睜開眼睛,一見到織狂,臉上出現憤怒的表情。
  
  織狂對中年人的表情感到不以為意,「我真不該要求父王說話的,父王您早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中年人只能伊呀伊呀道,織狂冷笑道:「長期服用毒藥,身體各方面機能敗壞,您能活的時間也大約剩下一個多月。孩兒今天心情特別好,就告訴父王您吧!」
  
  織狂走近中年人面前,輕聲道:「您最寶貝的夢妤皇妹,已經成為我的女人了。」
  
  中年人瞪大著雙眼,對織狂所說話感到驚訝。
  
  織狂等的就是中年人這樣的表情,他大笑許久,收起了笑容,冷酷的抬下巴。
  
  「今日孩兒會變成這樣,這一切全都是父王您所教導的。」
  
  織狂將中年人踹下床,狠狠踩著他的背。
  
  「您教會我面對目標要不擇手段,甚至為了得到預見的能力,您強佔了夢見巫女,使她產下夢妤。也因為她的誕生,你拋棄母后,全心全意疼愛她。原本孩兒我非常憎恨皇妹,卻沒想到……我卻愛上她…」
  
  中年人身子一震,眼神複雜的望著織狂。
  
  織狂抽出長劍,將鋒利的劍指著中年人的脖子,「我已經拋開兄妹之間的界線了…從今天起,我要夢妤陪伴我一生!」
  
  
  畫面再度變回沉悶的黑暗,紫霓感到害怕的咬著下唇,沒想到,織狂會這麼瘋狂。
  
  但,為何那些畫面會出現在自己面前呢?
  
  嗜血化紫霓在紫霓耳邊輕聲道:「這些畫面,全是織狂血液中的記憶,也是他曾做出來的事。」
  
  紫霓瞪大雙眼的看著嗜血化紫霓,忍不住道:「那為什麼……妳會跟我一模一樣?」
  
  嗜血化紫霓垂下眼瞼,「我是存在於妳內心的黑暗面,原本一直沉睡在妳內心深處。卻因為妳嚐到織狂那些充滿瘋狂的血液,強迫覺醒。喔……還有,妳會被困在這裡,其中的原因,是織狂喜歡我這個模樣。」
  
  「呃……」紫霓有些尷尬的望著嗜血化紫霓。
  
  原來她也有黑暗的一面啊……
  
  嗜血化紫霓的眼神有些朦朧的望著紫霓,疲倦道:「我累了。妳要想辦法脫離織狂這些記憶,否則妳會一直困在這片黑暗中。」揉揉眼睛。「以後要是沒事情,千萬別喚醒我。」
  
  語嗶,她化成一個小光球,有著深沉的黑與紅的光澤。光球在紫霓面前輕晃幾下,快速衝進胸口消失。
  
  紫霓摸著胸口,有種莫名的感覺在自己心中沉澱下來。
  
  這是自己的黑暗面進入內心深處沉睡的感覺嗎?
  
  忽然,遠方出現令她感到安心的光芒,她開心的往那光芒奔去,當她快觸碰到光的範圍時,黑暗中竄出不名物體將她牽制住。
  
  拼命的掙扎之餘,同時也感覺到自己似乎在哪遇過這種情形。
  
  是織狂的記憶!
  
  紫霓更加努力掙扎,她不想要再看那些令人難受的畫面。
  
  但越是掙扎,紫霓就會離光芒遠一步。當她快離開光芒時,光芒中出現了一雙手,將不名物體打散。
  
  失去牽制的力量,她奔向光芒的一剎那,紫霓感覺到自己在被別人的懷抱中。
  
  淺淺的笑聲,讓紫霓差點哭了出來。
  
  「小傻瓜,妳總算清醒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