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黃昏,在公園裡嬉戲的小朋友們一個個回家,不一會兒,公園只剩下一名還在盪鞦韆的小女孩。
  
  她孤獨的盪著鞦韆,沒有想回家的念頭,直到路燈亮起,她才停止盪鞦韆的行為,靜靜看著被染黑的夜空。
  
  空蕩蕩的公園,沒有大人,也沒有小孩,小女孩低著頭,似乎在等待什麼,眼框的淚水開始打轉。
  
  這時,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出現在小女孩面前,小女孩眼神帶著警戒看著男子。
  
  男子臉上和藹的笑容讓小女孩漸漸放鬆戒心,男子指著旁邊的鞦韆,「我可以坐這裡嗎?」
  
  小女孩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兩人沉默了會兒,男子緩緩道:「小妹妹,妳有空聽叔叔說一則故事嗎?」
  
  小女孩一聽到故事,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神,整個亮了起來,她好奇問:「那是什麼樣的故事呢?」
  
  男子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頭髮,「那是講一名國王與一名公主的故事。」
  
  之後,小女孩靜靜的聽著男子述說的故事,雖然年紀不到七歲的她,不懂男女之間的深度感情問題,但她卻深深的為國王與公主悲慘的結局感到難過。
  
  「為什麼大家不讓他們在一起呢?甚至害他們變成了刀子。」小女孩紅著眼框,嘟著小嘴不滿道。
  
  男子無奈的微笑,「是呀,大家都不給他們機會,那小妹妹,要是妳,妳會打算怎麼做?」
  
  小女孩沒想到男子會這樣問她,她想了想,理所當然道:「當然是幫助他們,讓他們能夠幸福在一起。」
  
  男子又問:「但是他們已經變成了刀子,妳要怎麼幫助他們?」
  
  「讓他們永遠不分開。」
  
  男子泛起一絲令小女孩猜不透的笑容,他摸著小女孩的臉頰,「那麼,妳願意守護他們囉?」
  
  小女孩用力的點頭。
  
  「叔叔曾經給予妳爸爸進入別人夢境的能力。現在叔叔將這能力給予妳,再加上連妳爸爸也沒有的穿越時空能力,到時候妳要實現妳說過的話,幫助那對可憐的國王與公主唷!」
  
  小女孩認真的點頭,男子手中亮起一陣溫和的光芒,一股力量滲透女孩額頭,她雙眼一閉,整個身體往後一躺,男子快速抱起,仔細端詳小女孩的反應。
  
  平穩、安祥,小女孩完全沒有排斥男子給予的能力,適應良好。
  
  不禁令男子想起當初將夢境能力給予影子時,努力克服能力帶來痛楚的模樣。
  
  看來,她真是注定要擁有這項能力。
  
  男子在小女孩耳邊輕聲道:「叔叔要將妳這段記憶暫時封印,記得,要是有人問起妳為什麼會有這能力,就說是遺傳,知道嗎?」
  
  小女孩似乎將男子的話聽進去了,她小嘴唇微微一動,像是在告訴男子,她知道了。
  
  
  
  
  還處於回憶狀態的紫霓,傻傻盯著白衣男子的模樣,讓醋意萌起的布洛德忍不住狠狠捏起她的臉頰。
  
  「痛痛痛痛痛!」
  
  紫霓吃痛的摸著臉頰,眼神哀怨的瞪著布洛德一臉幸災樂禍的笑容,完全不理會紫霓疼痛的臉頰。
  
  無生獅王…該喚作白衣男子,紫霓抿了抿嘴,小聲問道:「請問……您就是給予我夢境能力的叔叔吧?」
  
  「是的。」男子微微一笑。
  
  「那麼……叔叔以前說的那故事,真是指這個?」紫霓有些不確定道。
  
  男子輕點一下夢妤與雲勂,兩人慢慢的睜開雙眼,有些困惑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與站在自己面前的白衣男子。
  
  男子將紅泣刀拔起。
  
  「夢妤是受到嚴重的傷而化成紅泣刀,她的個性上會跟原本的個性不一樣。不過,因為她是劍之國公主,武器能力會比所有人變化而成的武器還要好上百倍。」
  
  換拔黑磷刀。
  
  「雲勂雖然身上沒受傷,個性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可惜他不是劍之國的人,能力沒辦法像紅泣刀那麼好,但也不會差到哪去。」
  
  男子將武器各交給紫霓與布洛德,他對著紫霓道:「妳來到這世界,也已經經歷過一些事。如果我猜的不錯,在未來的妳,早已經知道如何使用紅泣黑磷。」
  
  紫霓點點頭,但是她對眼前的男子的身份感到很好奇。
  
  為何他會在自己小時候出現,給予自己能力,甚至會出現在這世界,成為無生獅王呢?
  
  「叔叔……你到底是什麼人?」紫霓忍不住問道。
  
  男子緩緩垂下眼簾,再望向烏雲密佈的天空,似乎在考慮什麼,才對著紫霓道:「我是夢錄初始者,是第一位成為夢境記錄者的人,也是最早與各界簽定臨界門的人。」
  
  夢錄初始者!
  
  他就是所有記錄者的始祖?
  
  
  
  
  ----------
  
  祖師爺出現了,接下來要出場的人……(?)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