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然是始祖,為什麼會變成無生獅王……這裡……這個世界明明是由一本紅書所記錄,為什麼我和布洛德會融入這個世界呢?甚至是不可缺的角色?」
  
  此時,天空不再有雲雷,大地不再有裂縫。
  
  所有曾存在的一切,歸入黑暗中,消失無影無蹤。
  
  唯一剩下的,只有三人站在無止盡的黑暗。
  
  「結束了。」
  
  男子輕輕說出這句話,伸手右手,剎那間,紅書安穩的躺在他手中。
  
  「咦?」紫霓訝異著男子手中的紅書。
  
  「疑惑嗎?」男子隨意翻了一頁。「這是最原始的夢錄,由創造這個世界的人親手打造出來的書。它能記錄,也能顯示閱讀者心中最想知道的事,甚至想改變裡面的歷史,也是可以。」
  
  這消息讓紫霓傻了眼,難以消化。
  
  不虧是最初的夢錄,難怪布洛德要交給我的時候,千交代萬交代,就是不能弄丟它。
  
  到底是哪位創造主將夢錄創造出來呢?
  
  男子似乎聽見紫霓的疑惑,微笑道:「她並不屬於任何傳說的神,說到底,她也只不過是個平凡的女孩。她為了讓我能夠存在,創造出這本夢錄。」
  
  男子憐惜的摸著紅書。
  
  「這個世界是她最後所創造出來的,她希望我能夠替她守護。所以我化身為無生獅王,將該有的記憶封印,直到你們出現。」
  
  創造主特地做了一本夢錄,純粹為了這位叔叔?
  
  連這世界也說是「她」最後所創造出來的?
  
  現在是什麼情形?
  
  清楚紫霓不懂自己話中的意思,男子微笑不語,翻開紅書,七彩光芒再度亮起,瞬間將三人帶領到另一個空間。
  
  他們來到一間小小的房間,裡面的擺設非常平凡,一般正常家庭的人所居住的環境。
  
  有一名少女在床上沉睡,烏黑的長髮披散枕頭上,見她舒適的模樣,男子臉上泛起一絲柔情的笑容。
  
  紫霓疑惑著男子為何將他們帶來見這位女孩,只見男子坐到床邊,輕輕摸著少女的秀髮,注視許久,才嘆了口氣。
  
  「…叔叔?」紫霓小聲喚道。
  
  「她就是創造劍隱世界的人,也是將我從夢境中拉出來的人。」男子微笑道。
  
  紫霓錯愕了一下,有點不確定道:「她就是創造主?也是將叔叔從夢境中……拉出來?」
  
  男子望著少女,口中喃喃道:「當現實沉睡時,夢境就會醒過來。」
  
  令人難以理解的話語,紫霓滿頭問號中。
  
  「不懂?」男子微偏著頭問道。
  
  「唔……有一點。」紫霓老實回答,不敢敷衍。
  
  男子忽然比了噤聲動作,床上的少女有了動靜。
  
  緩緩睜開雙眼,原本烏黑的長髮,由頭頂刷下瞬間變成銀白色,連眼眸也閃耀著銀色。
  
  少女濃密如扇的眼睫搧了搧,她一見到男子,柔弱道:「影子?你回來了?」
  
  紫霓愣了一下,疑惑的看著男子,男子用眼神暗示紫霓別出聲。
  
  「我回來了。」男子摸著少女的臉龐。「會累嗎?要不要再休息?」
  
  少女疲倦的點點頭,在男子的安撫下,再度沉睡。
  
  沉默許久,男子才道:「影子……是她最初給我的名子。事實上,每個繼承夢錄的人,同時繼承影子之名。妳的父親也不例外改名為影子,只有妳不用繼承影子之名。」
  
  「為什麼呢?」紫霓困惑道。
  
  「現在跟妳解釋這個,對妳也沒有太大的幫助。」男子笑了笑,「這樣也好,現在我總算可以專心陪在她身邊,這樣她就不會再受到某些企圖想控制她的有心人騷擾。」
  
  「叔叔……」紫霓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輕喚道。
  
  「各界的王都知道她的存在,卻沒有辦法控制她,只能監視她。對各界來說,她就像是不定時的炸彈,盡可能將她鎖在現實世界,也不讓她沉眠於夢中。遠比受盡七大封印的少女,還要來得可憐。」
  
  「如果她沉眠於夢中,會造成什麼後果?」紫霓輕聲問道。
  
  「還記得最原始的夢錄嗎?」男子攤開手中的書頁。「書中的能力只繼承一點點她的能力,各界最恐懼的是她能夠消滅已存在的世界,同時也可以創造出新的世界。」
  
  紫霓想起之前見到女媧使用創造的力量,造成元氣大傷的模樣,感覺上,創造一個世界並不是那麼簡單。
  
  「這跟女媧大人的創造有什麼不同?」
  
  男子苦笑道:「女媧辛苦的創造人界,而她可以藉由夢境,輕鬆創造,也可以簡單消除。」
  
  思索了會兒。
  
  「應該說,她是可以干擾各界運行。因為她是從夢境看透各界,她單純認為這只不過是個夢,只要增加一點想像力,便可以隨意改變,當然也可以拒絕存在。當她由夢境清醒時,這項能力又會消失,變成一般平凡的少女。」
  
  不會吧!
  
  這、這也太輕鬆了吧?
  
  「我大概可以體會到,為何大家想將她鎖在現實世界了。」紫霓苦笑道。
  
  「說到底,她跟妳的年紀也沒有相差多少呢。」男子輕笑道。「看著妳就像看著她一樣,真令人感到懷念。」
  
  男子說完這句話,在一旁沉默許久的布洛德,馬上將紫霓擋在自己身後,一臉敵視的瞪著男子。
  
  表情非常明顯:她是我的!
  
  男子起身走到布洛德面前,伸出手指往布洛德額頭一彈,一道光芒迅速融入他額頭裡。
  
  忽然之間,布洛德整個人半跪在地上,摸著額頭,有些痛苦的瞪著男子。
  
  「喔?不虧是能進入夢錄裡的人,你也有資格擁有這項能力。」男子摸著小巴道。
  
  「叔叔,你對布洛德做了什麼?」紫霓護住布洛德,警覺著男子的舉動。
  
  「入夢,記錄者最基本的能力,他以後會需要到。」男子垂下眼簾道:「話說回來,妳在這裡可以嗎?」
  
  男子突如其來的話,讓紫霓不懂的望著他。
  
  男子指著布洛德。「妳是為了他而從未來穿越到過去吧?」
  
  紫霓愣了一下,隨即點頭。
  
  「繼續待在這裡?還是要醒過來?」明顯的提示,男子微笑道。
  
  總算想起自己最主要的目的,紫霓張大雙眼的拉著布洛德,道:「醒過來!」
  
  男子將紅書交給紫霓,「妳所擁有的紅書是屬於未來的,這本是屬於過去的。不用我多說,妳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紫霓收下紅書,「知道。」
  
  
  「那麼,有緣再相會吧!」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