ˇˇˇ
  
  暗夜,嗜血界的活動時刻。
  
  真祖一族的暗鬥已經到了白日化的階段,幾乎每夜就能聽到某個真祖被暗殺成功,甚至小真祖的死亡率比成人還要高。
  
  此刻,艾米力恩面對著一群蒙面的死徒們,個個手持著武器,等待著主人的命令,預備殺掉艾米力恩。
  
  從死徒身後走出來的陌生男子,優雅的舉起手,對著艾米力恩打招呼:「好久不見,艾米力恩。」
  
  艾米力恩見到男子也不感到意外,微笑道:「想不到你這麼沉不住氣,急得想成為王啊?」
  
  男子摸了摸嘴唇。「見笑,假使你能放棄成王的念頭,我馬上退下這些僕人。」
  
  「要是你有這麼守信就好了。」
  
  艾米力恩垂下眼瞼,深沉的眼眸透露著一絲異樣的情緒。
  
  「你這話就不對了,我何時不守信了?」男子有些不滿道。
  
  「如果你沒不守信,為何許多真祖女性和小孩們都死於暗殺之手呢?」艾米力恩走到男子面前。「我記得沒錯,你對即將死亡的人都會這麼說。」
  
  男子笑了笑道:「這你就錯了,對那些沒必要存在的人,我不說多餘的話。」
  
  艾米力恩一臉恍然大悟,理解似的點頭:「原來如此。」
  
  「那麼,你的回答?」男子看著自己的精緻手套問道。
  
  艾米力恩泛起詭異的笑容。
  
  「我不會成為王,你也不會成為王,你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加速那個人成為王。」
  
  男子銳利一瞥,語氣不在乎。「那人我認識嗎?」
  
  「你永遠見不到那個人。」
  
  
  燦爛的笑容下,戰鬥開始──
  
  
  ˇˇˇ
  
  
  在初代影子的幫助下,紫霓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已經回到身體裡。
  
  等到她睜開雙眼時,她才發現自己是躺在床上,手中緊緊抓著男子交給她的紅書,身旁放了一本紅書。
  
  原本所穿的劍之國服飾,又變回艾米力恩送給她穿的黑歌德服飾。
  
  而布洛德早已醒來,正坐在旁邊盯著紫霓。
  
  整個氣氛陷入陰沉,可說是悶到了極點。
  
  「妳有什麼話想對我坦白嗎?」
  
  布洛德語氣不高也不低,平淡到讓紫霓整個人發毛。最能顯示他的情緒的頭髮,已經開始變白了。
  
  面對這種情形,紫霓不知該怎麼對布洛德開口,低著頭,默默看著手中的紅書思考。
  
  唉,這個布洛德好容易情緒化,該直接坦白嗎?
  
  還是找理由呢?
  
  哎呀!不管了!
  
  「我……我肚子餓了!」
  
  當紫霓說完這句話,布洛德嘴角有微些抽搐,見他咬牙道:「填飽肚子要緊,我先去準備食物。」說完,人馬上離開房間。
  
  望著布洛德的離去,紫霓冒著冷汗,心想,我的媽呀!這下可好了,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啊!我該怎麼辦呢?
  
  雙手抱頭,經過一陣掙扎後,紫霓咬牙離開房間。
  
  幸好布洛德並沒有走太遠,趕在他身後,紫霓邊喘氣邊拉住他的衣角:「對不起…我不該找理由對你隱瞞。其實……我會從距今幾百年後的時代,特地來到這裡全是為了你……」
  
  紫霓將初次遇見布洛德,到自己決定回到過去,一五一十,全部告訴了布洛德。
  
  說到後面,紫霓忍不住害怕布洛德不相信自己的話,這樣一來,可能性的未來,又要被改變了。
  
  布洛德靜靜的凝視紫霓,正想開口時,外頭傳來巨大破裂聲,隨即聽見有人大聲嚷嚷。
  
  「快蒐!好好的將這個地方給我蒐一遍。我要看看這裡到底藏了什麼東西,讓艾米力恩這麼看重,甚至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這。」
  
  「是!」
  
  陌生的男子聲,語氣高傲的指使著數十名死徒,從他話中透露出最重要的訊息。
  
  那就是古伊米家主艾米力恩為了守住布洛德死了!
  
  紫霓不知所措的望著布洛德,見他臉上除了震驚外,還有一絲嗜血的殺氣。
  
  紫霓輕拉著布洛德的手,有些擔心道:「布洛德……」
  
  沉默不語的布洛德,馬上抓著紫霓的手臂,將她帶到房間。
  
  「乖乖在這裡,別亂跑。」
  
  「那你呢?」
  
  紫霓心中蒙上不詳的預兆,難不成……
  
  「我要找那些人問清楚我父親的事!」
  
  布洛德丟下紫霓,消失在長廊上。
  
  紫霓可沒這麼聽話,一個人待在房間,二話不說,喚出黑磷刀。
  
  當黑磷刀出現在她手中時,她發現到手中的黑磷刀是從初始者手中得取,與自己在未來所得到的黑磷刀不一樣,是原始版的黑磷刀。
  
  這時紫霓才想起,未來的黑磷刀沒跟著自己來到過去。
  
  看來,這得重新認可。
  
  以第一次布洛德教她的方法讓黑磷刀認可她。
  
  雲勂……該改口為黑磷了。
  
  紫霓喚醒了黑磷,看著他半幽靈狀態的模樣,心中免不了感慨劍隱兩國所發生的事。
  
  『紫霓?』黑磷有些困惑的看著從未見過的房間。『這是什麼地方?』
  
  「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我需要你的認可,才可以使用這把黑磷刀,你同意我是你的使用者嗎?」
  
  黑磷似乎還有些轉不過來,但身為武器的本能讓他馬上會意紫霓的意思,他點頭同意:『我承認紫霓是我的使用者。』
  
  認可完成,黑磷刀散發出閻氣,一下子將紫霓包圍住,不一會兒,所有閻氣完全融入紫霓身體內。
  
  睜開緊閉的雙眼,紫霓對著黑磷道:「我們得去幫布洛德的忙了!」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