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德到了室外,正巧一名死徒發現布洛德的身影,在他想通報他的主人時,布洛德已經甩出隱銀鞭,結束他的生命。這一殺,驚動到其他死徒,不一會兒,布洛德被一群人包圍。
  
  男子從死徒身後走了出來,他仔細端詳布洛德的模樣,除了髮型不太一樣外,幾乎跟艾米力恩一模一樣。
  
  「你就是艾米力恩看重的人?而且還是他唯一的兒子,我說的沒錯吧!」男子像是在將自己的推測說給布洛德聽,但實際上卻是舉起武器,不容布洛德反駁男子的話語。
  
  「既然你眼睛沒有問題,幹麻還問我?」布洛德慢條斯理的抽出隱銀鞭。
  
  男子輕笑一聲,也抽出軍刀。「在嗜血界裡,每個人都知道艾米力恩是單身,更別說有兒子,就連老婆是誰都不清楚。就因為他沒有小孩,我才打算要他成為我的手下,幫助我成為王。」
  
  布洛德偏頭想了想,燦笑道:「這代表你的情報消息非常不靈光,連我母親是誰都不曉得,還敢妄想成為王,你會不會太看得起自己吧?」
  
  男子可說被布洛德燦爛的笑容震住,那笑容……不是只有一個人才會有的笑容嗎?
  
  「快說,你母親是誰?」
  
  布洛德挑了挑眉,垂下眼瞼望了男子一眼,「我的母親,是唯一以人類身份共同創立嗜血界的魔女,薇拉。」
  
  薇拉?!
  
  男子這下才理清所有思緒,他點了點頭,又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難怪一直找不到薇拉,竟然被艾米力恩搶先一步了!」男子眼神充滿妒忌,他開始恨著布洛德的存在,他馬上揮下手:「將這人給我殺了!」
  
  「是。」收到主人的命令,所有死徒馬上圍攻布洛德。
  
  
  
  當紫霓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看見布洛德與死徒們打得難分難捨。
  
  看他舞動著隱銀鞭,一旁的黑磷忍不住道:『好傢夥,揮的比我還要好。』
  
  「現在不是讚美他的時候吧?現在得保住布洛德才行!不然會影響未來……」紫霓話才說到一半,眼角瞄到速度極快的黑影靠了過來,急忙跳到一旁。
  
  一聲震地巨響,沙霧瀰漫。等到細沙散去,原本她所站的位置,已經有一塊凹洞。
  
  「想不到妳竟然可以躲過我的攻擊。」
  
  男子外表約有三十幾歲,一襲洛可哥時期的服飾,貼身的暗紅色衣料,金燙滾邊的排釦敞開,褐色微捲的長髮披肩,高傲的神態,令紫霓對他的第一印象非常討厭。
  
  他就是打破艾米力恩所設的結界?
  
  布洛德見紫霓受到男子的攻擊,他鞭開纏人的死徒們,快速跳到紫霓面前,擋住男子欲往前的動作。
  
  男子見布洛德如此保護紫霓,眼眸稍微轉動,「她也是真祖一族?艾米力恩之子。」
  
  布洛德微張著唇,泛起微笑道:「是又如何,難不成你喜歡上她了?」
  
  男子同樣微笑道:「她的氣質與你母親很像,不管誰見了都會喜歡這位特別的女孩,只可惜……」
  
  「可惜什麼?」聽到這句話,紫霓忍不住開口。
  
  「現在就得死──」
  
  不等紫霓有所反應,男子迅速來到她的面前,同時手中的軍刀往她的脖子一劃,剎那間,黑磷刀抵住致命一擊。男子眼神訝異了一下,想再攻擊時,卻發現被隱銀鞭纏住,動也動不了。
  
  「話都還沒說完,就急著攻擊,你還有沒有紳士風度啊?」布洛德似笑非笑,與男子互相扯動彼此武器。
  
  「等你們死了,風度就會回來。」男子一手放開軍刀,另一手從腰旁抽了一把細劍,直接往紫霓身上刺擊。
  
  紫霓可沒想到男子身上還有一把武器,幾乎出於本能,上半身往後一揚,在閃過攻擊的瞬間,她注意到男子手中的細劍似乎在哪見過,非常眼熟。
  
  布洛德趁男子被閃過攻擊的空隙,將鞭纏住紫霓的腰,用力一扯,紫霓再一次閃過男子的攻擊,回到布洛德懷中。
  
  連續攻擊失敗,男子臉上錯愕了半晌,隨即怒火上身,他發誓,如果沒將眼前的女孩殺死,絕對是成為王的恥辱!
  
  「你是阿卡古牙家族的人!」紫霓在布洛德的幫助下,總算遠離了男子。
  
  一聽見紫霓曉得他是阿卡古牙家族的人,心中更加確定,她絕對得死。
  
  「阿卡古牙家族?妳怎會知道?」布洛德有些好奇,紫霓曾提到說未來世界的真祖一族只剩下他一人嗎?怎麼又會曉得眼前的人是哪個家族呢?
  
  男子瞇起雙眼,語調陰沉道:「妳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知道我是阿卡古牙家的人?」
  
  「在我記憶中,有人擁有你手中那把細劍。」
  
  這話倒是讓男子疑惑,他手中的細劍是特別請人打造訂做,怎說有人會擁有他的細劍呢?「妳說的那人是誰?」
  
  被男子這麼一問,紫霓馬上後悔自己多嘴,說不定,因為自己的多話,里斯就是這樣得到那把細劍。
  
  「我、我不知道,只是看過罷了。」紫霓隨便找個理由了事。
  
  男子似乎在考慮什麼事,打量完紫霓,問道:「妳叫什麼名子?」
  
  「想問別人的名子,何不先報出自己的大名?」布洛德將紫霓擋在身後,他感覺到男子看紫霓的眼神變了。那跟他曾見過她被該死的男人壓在身下的眼神一模一樣,打算惡整她,甚至欺負她到死也行。
  
  男子冷笑。「告訴你們無訪,反正待會你們也會死。我是尼魯拉索,目前為居阿卡古牙現任當家,未來──成為你們的王。」
  
  紫霓可不滿意尼魯拉索的話,指著他的鼻子:「自大的傢伙,想成為王,得先過我這一關!」
  
  尼魯拉索淺淺一笑,蠻不在乎:「當然,待會就可以過關了。」
  
  「不,應該是讓我跟他打才對,妳在一旁注意那些死徒就行了。」布洛德可不願意紫霓冒生命危險與對方死鬥,而且他還有些話想問尼魯拉索。
  
  「布洛德……」紫霓擔心的看著他,她可不希望布洛德有什麼意外。
  
  「放心,我有這個。」布洛德收起隱銀鞭,憑空喚出紅泣刀。
  
  「那你知道怎麼使用紅泣刀囉?」紫霓不放心問道。
  
  「當初雲勂得到這把刀時,曾向我說過認可的事,所以我大概知道怎麼用。」布洛德摸著紫霓臉龐道。
  
  「我要親眼看見你喚醒紅泣,接受認可,我才肯放你一個人跟他對打。」紫霓做了最後的讓步。
  
  布洛德閉上了雙眼,輕喃「紅泣」一聲,紅泣刀閃出了紅光,瞬間吸收到他身體內,認可結束。
  
  尼魯拉索早已等不及,他在布洛德閉上雙眼那一刻,手中的細劍飛快往他的刺擊,銳耳刀劍撞擊聲響起,布洛德手中的紅泣刀與紫霓的黑磷刀各別擋住尼魯拉索的偷襲。
  
  「你真是等不及想殺我呢。」布洛德緩緩睜開雙眼,嘴畔的笑容越來越深刻。
  
  「無恥!」紫霓對尼魯拉索的行為厭惡到了極點。
  
  尼魯拉索可不因他們的話而停止行動,一個暗示,在一旁的死徒們也跟著殺過來。布洛德馬上推開尼魯拉索,將他引到較不被其他人打擾的小空間。
  
  剩下紫霓一人面對十幾名死徒,她深深吐了一口氣,將黑磷刀平行舉起,凝聚精神注視著每一個死徒。刀上漸漸散發出閻氣,不時纏繞著紫霓手臂,烏黑的秀髮隨著閻氣的流動飄逸。整體起來,她就像受到黑暗侵噬,令人鬱悶的壓力衝撞著每個死徒心頭裡。
  
  等黑磷刀上的閻氣達到一個頂點,紫霓馬上轉了一圈,對空揮了一刀,閻氣瞬間向四周發射,每一道像有生命,準確射中不少死徒,因此死在閻氣上,焚燒身亡。
  
  少數幾個活著的死徒,只是被閻氣擦傷身子,這點傷對他們來說並不礙事,主人下達的命令,他們得盡快完成,再拖下去,主人又要對他們失望。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