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閻氣,紫霓有些疲倦的喘著氣,黑磷刀的招式對她來說還是很吃力,她得撐下去。
  
  下意識咬著下嘴唇,一名死徒從高躍下,紫霓舉起黑磷刀,擋住企圖偷襲她的死徒,嬌喝一聲,那名死徒瞬間全身著火,化為灰燼融入大地。
  
  為了實現她對布洛德的承諾,她得在這裡改變布洛德的地位。
  
  不管全身會沾滿了腐臭的血液,不管雙手是如何顫抖,她得保護布洛德…
  
  深深吸了口氣,紫霓揮起黑磷刀,衝向死徒───
  
  
  
  另一方面,布洛德與尼魯拉索正互相對峙。
  
  他們知道,每一個細微動作,都有可能影響到自己獲勝的機會。
  
  尼魯拉索沉不住氣,一個刺擊直撲布洛德胸口,布洛德拿起紅泣刀擋下這一擊,瞬間反擊回去,兩人以極快的速度互相打殺,不置對方於死,休得勝利。
  
  砍壞了周圍的園藝,撞碎陶器,兩人之間的廝殺,已經難以停止了。
  
  經過幾分鐘後,布洛德開始下居劣勢。
  
  尼魯拉索抓緊機會,攻擊提高兩倍的速度,目的是要將布洛德的身體大卸八塊。
  
  他恨艾米力恩奪走薇拉,他要將這氣出在布洛德身上。
  
  一直沉默不語的布洛德,突然道:「我父親真的死了嗎?」
  
  尼魯拉索一臉爽快道:「沒錯,是我親手殺死他。」
  
  布洛德又道:「那你是怎麼處理他的屍體?」
  
  尼魯拉索心頭閃過一絲不安,這個問題,讓他頓了一下手中的動作。
  
  是啊……他是怎麼處理艾米力恩的屍體?
  
  那時,他親手殺了艾米力恩後,心中最大的憂慮已經除去了,所以他將艾米力恩的屍體丟到現場,人就走了,根本沒有像以前那樣,仔仔細細處理真祖一族的屍體,難不成……艾米力恩他還活著?
  
  布洛德從尼魯拉索停頓動作來看,心裡知道父親還沒死,但是他也不能留下尼魯拉索這一條命,誰叫他殺自己的父親。
  
  布洛德趁著尼魯拉索不注意,劃破自己的左手掌,快速朝他的胸口印下自己的鮮血,低聲喃道:「沉眠於黑暗的惡靈,遵從吾的命令,以血作為導引,將眼前的愚人吞噬吧!」
  
  尼魯拉索愣了一下,馬上察覺不對勁,正要脫掉自己的外衣時,四周的空氣瞬間降到零度以下,猶如鬼哭哀嚎的聲音,尖銳的震破所有玻璃製品與陶器品。
  
  無數個黑影從四面八方圍繞著尼魯拉索,黑影們散發著明顯的興奮,彷彿難得一見的美食就在它們的面前。布洛德左手一揮,黑影們聽令朝尼魯拉索纏綁住,令他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竟然會束縛術!」尼魯拉索不甘心的吼道。
  
  他非常清楚中了這招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這是薇拉最愛的束縛術,曾經令不少想打她主意的真祖一族吃盡苦頭的可怕招式。
  
  「會很稀奇嗎?」
  
  布洛德露出天真的表情,差點讓尼魯拉索氣得爆發出所有力量,哪怕是會使他受到難以癒合的傷害,他也要將束縛術掙脫掉,親手剁碎布洛德的身體!
  
  「臭小子,你別太得意,你最好是永遠將我束縛住,否則等我自由,你就等死吧!」尼魯拉索凶惡的咒罵,身體也不停蠕動掙扎。
  
  「喔?你想要永遠被束縛啊?」布洛德盯著黑影們,有些為難的道:「恐怕你的願望無法實現,你的味道似乎比預想來得好,好到它們想吸乾你的鮮血,啃食完你的肉才肯罷休呢。」
  
  「你說什麼!」尼魯拉索不懂布洛德的意思,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感覺到這群黑影對自己的束縛是越來越緊,而自己的力量也快速流失,令他覺得自己快無力了!
  
  「不懂?」布洛德嘲笑的瞥了尼魯拉索一眼。「好吧,我就好心告訴你。這不是束縛術,是叫枯魂術。人類中了此招,靈魂將被強制脫離,成為惡靈的一員。那麼,現在問題來囉!」布洛德走到尼魯拉索面前,燦笑道:「如果是真祖一族的人中了此招,你覺得下場會是什麼?」
  
  尼魯拉索有些慌亂,他可沒見過薇拉使用過枯魂術,因為真祖一族的人根本沒有靈魂可言。
  
  照理說,枯魂術對真祖一族是無效,但是他現在確實被束縛住,甚至力量幾乎快沒了,這是怎麼回事?
  
  布洛德見尼魯拉索回答不出來,非常同情的望著他。
  
  「不知道答案?你好可憐喲!如果真祖一族真讓你成為王,相信真祖一族一定會滅亡。」說到這,布洛德露出可疑的笑容。
  
  「該死的臭小鬼!有膽就解開我的束縛,跟我對決!」
  
  尼魯拉索被憤怒衝昏了頭,不但沒看懂布洛德那可疑的笑容,更是完全忘了真祖一族的人中了枯魂術的後果是什麼,拼命對著布洛德挑釁。
  
  「嘖嘖嘖,看你這麼誠心想跟我對決,我就幫你解開束縛吧。」話一說完,布洛德果真替尼魯拉索解開纏繞在他的黑影。
  
  一得到自由,尼魯拉索快速撿起地上的細劍,什麼話也沒說的猛刺擊布洛德。
  
  過了幾分鐘後,尼魯拉索臉上明顯露出疲累,布洛德像是在陪伴尼魯拉索練劍似的,一臉輕鬆,不慌不忙化解尼魯拉索的攻擊。
  
  尼魯拉索驚覺自己的狀況實在太誇張的差,根本不像是他該有的模樣,驚訝道:「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我沒有對你做什麼事,看,我不是陪你對決嗎?」雖然布洛德這麼回答,但從他的表情來看,很明顯對尼魯拉索幸災樂禍。
  
  尼魯拉索突然覺得身體裡像是被幾千萬個蟲啃咬著,痛得跪在地上大叫:「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好痛啊!」他怒瞪著布洛德道:「你騙我解開束縛了!」
  
  「我沒有騙你喔!你只要求我解開束縛,並沒有說要解開枯魂術喲!所以我讓你恢復行動,這一點我有做到。」布洛德理所當然的解釋。
  
  尼魯拉索這才想起自己確實是叫布洛德解開束縛,並沒有叫他替自己解開枯魂術。
  
  這臭小子竟然挑他的語病!
  
  該死!該死!身體痛死了!難道這是枯魂術的真正威力?
  
  尼魯拉索痛苦道:「……枯魂術……到底是什麼樣的招式……竟然可以讓我的身體如此疼痛,啊啊!」
  
  「我說過了,它們想吸乾你的鮮血,啃食你的肉塊。依時間來算,你的內臟現在應該快被啃光了,再過幾分鐘,你的血也將乾盡,肉體嘛……哼哼,也會被啃得連根骨頭都不剩。」
  
  布洛德才說沒多久,尼魯拉索的腹部快速凹下,四肢消瘦乾枯,整個人可說快成為活體木乃伊。
  
  尼魯拉索已經痛得受不了,從沒嚐過這種體驗的他,根本無法忍受這種可怕的痛苦,更別提自己將會血乾肉盡,痛苦而亡的可怕下場。不顧自己先前對布洛德說的狠話,拋開面子的問題,向布洛德苦苦哀求。
  
  「拜託你,救救我!解除枯魂術吧!」
  
  布洛德聳聳肩道:「我說過了,你的味道對它們來說太美味了,它們不會放過你,求我沒用。」
  
  「求求你…拜託!要我做什麼都行!我受不了這種痛!我不想死!」因痛苦而猙獰的臉,尼魯拉索跪趴在布洛德面前,希望他能解脫自己的痛苦。 
  
  
  布洛德垂下眼簾,嘴畔的笑容消失,冷淡道:「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