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魯拉索惱羞成怒,心裡想,太囂張了!這臭小子!
  
  平常只有他回別人這句話,現在被這小子回這句話,好歹他是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請求已經夠給他身份了,竟然還用這種態度回話!這明分是汙辱他的身份!
  
  不過,現在他也沒資格說這句話,在講求實力的嗜血界,從他開口求饒的瞬間,他這一場決對注定輸了。
  
  但是,只要自己不死,隨時都可以找機會除去這小子!
  
  尼魯拉索忍痛咬著牙道:「我懇求你,放了我!」
  
  布洛德居高臨下的俯視尼魯拉索,並抬起腳用力踩住他的肩膀,道:「我的父親,有在你面前求饒嗎?」
  
  尼魯拉索身體僵一下,緩緩搖頭。
  
  艾米力恩在他親手斬碎之前,並沒有說出任何一句後悔與求饒的話,反而臉上帶著奇異的笑容,對著他說最後一句話。
  
  
  『殺了我,你將會面臨最可怕的惡夢。』
  
  
  「沒有嗎?呵,既然我父親沒有向你求饒,那我更不需要聽你說廢話。」
  
  布洛德見尼魯拉索的四肢開始消失,冷笑一聲,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只要再過幾分鐘,他將會連個殘渣也沒有,會永遠消失在這世上。
  
  「不、不,別走!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看見布洛德離去,尼魯拉索恐懼的瞪大雙眼哀求他回來,可惜布洛德不理會他,他發覺自己眼前的視線明顯模糊暗淡,身體所承受的痛比先前來得更巨大,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剩下不到兩分鐘了,一點一點消失的血與肉,恍惚間,他忽然想起艾米力恩曾對他說過的話。
  
  
  『我不會成為王,你也不會成為王,你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加速那個人成為王。』
  
  
  那麼,那個人…是誰?
  
  尼魯拉索雙眼倒映著布洛德的背影,心中萌起一絲奇異的感覺,也許是徹底絕望使他有了另一種想法。
  
  面對著即將來臨的死亡,他想賭自己的命,只要自己能夠活下來,要他說出臣服於布洛德的謊言也行。
  
  望著布洛德的背影,尼魯拉索用盡所有力氣嘶吼:「如果您能夠讓我免於一死,我以阿卡古牙當家的身份,願意永遠臣服於您,我的主人!」
  
  布洛德停下了腳步,緩緩回過頭凝視尼魯拉索,這時候的尼魯拉索的四肢已經消失了,殘存的身體只剩下胸膛以上,尼魯拉索以懇求的眼神,希望布洛德能夠停止這可怕的吞噬。
  
  「以阿卡古牙當家的身份臣服於我……是嗎?」
  
  布洛德笑了笑,左手舉起揮了兩下,吞噬尼魯拉索的黑影們紛紛離開他的身體,但也沒有離他的身體太遠,約五步的距離圍繞在他身旁。
  
  尼魯拉索心裡暗自鬆了口氣,想不到自己靠著謊言救了自己,看來這小子真以為他是真心說出臣服的話,所以才同意他的條件,讓自己活命服侍他。
  
  「謝謝您饒了我一命,主人。」尼魯拉索急忙向布洛德道謝,深怕布洛德起了疑心,他是真得死定了!
  
  「不用謝我。」
  
  布洛德走到尼魯拉索面前。
  
  「假如你有任何意圖背叛,或是對我說任何一句謊言,這些惡靈,可是很樂意繼續享用你。」
  
  言意之下,尼魯拉索將受到惡靈的監視,受命於布洛德手中。
  
  「屬下絕對不會背叛主人您的!」
  
  尼魯拉索連忙表示自己的忠誠,心底還是被布洛德那些話嚇得直發抖。
  
  「那就好。」布洛德再一次舉起左手,將其中一隻惡靈放入尼魯拉索的體內,剩下的揮散驅離。
  
  尼魯拉索被他這動作嚇傻了眼,難道他識破自己並非真心臣服他?
  
  「主、主人,您、您這是……」尼魯拉索忍不住哀嚎,他怕極了這些惡靈。
  
  「怎麼,會怕?」布洛德右眉一挑,惡意笑道。
  
  「不、屬下沒這個意思,只是好奇您為何將這惡靈……」尼魯拉索可憐道,完全沒有當初該有的高傲。
  
  「一個小警告,免的你忘了自己曾說過的話。」布洛德朝紫霓的方向望去,不知她那邊的情況如何,便對著尼魯拉索道:「快點恢復,要是她受了一點傷,我就要你好看!」
  
  語畢,消失尼魯拉索面前,他無奈想,看來自己招來了個麻煩,這下他得苦惱怎麼解決這最大的問題。
  
  
  ˇˇˇ
  
  
  最後一刀揮下,死徒們總算全數清完。
  
  紫霓全身無力的跪坐在地上,沒想到跟人搏命會如此疲累!
  
  不知布洛德那裡打得如何?
  
  以他的實力來看,應該會比自己輕鬆許多。
  
  唉!好累啊!
  
  幸好有黑磷在,不然自己可不是只有累可以說了。
  
  不過身上的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尤其是背部的衣服,破得太嚴重了!待會再去找看看有沒有新的衣服可以換。
  
  「紫霓!」
  
  布洛德從遠處喚了一聲,紫霓回頭一看,布洛德像是剛玩完一場遊戲,輕鬆無比的走向她。
  
  「你那邊解決了?」紫霓記得尼魯拉索並不好打,看布洛德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真好奇他是怎麼打贏。
  
  「當然,他還自願臣服我當他的主人。」布洛德點了點頭,目光開始仔細盯著紫霓破爛衣服下的白皙肌膚。
  
  什麼!尼魯拉索自願認布洛德為主人?這怎麼可能!
  
  紫霓訝異著這個消息,完全沒注意到布洛德的變化,那帶有一絲慾望的眼神。
  
  「布洛德……你不怕這是為了騙你才說出來的話嗎?」紫霓怎麼想都覺得這是謊言。
  
  「騙我?哼哼,如果他決定選擇死亡,我是不反對,惡靈們可是很期待他的血與肉。」布洛德拉起紫霓,將剛才的經過說了一遍。
  
  紫霓瞪大著眼,越聽越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有問題。
  
  惡靈耶!他不是吸血鬼嗎?怎麼會一些…完全不像吸血鬼會的玩意兒?!
  
  打從她認識布洛德開始,吸血鬼的刻板印象受到極大的考驗,雖然她所知道的部份,絕大都是屬於死徒的資訊,但……眼前這名吸血鬼真祖也太……太誇張了!
  
  布洛德注意到紫霓那懷疑的表情,忽然貼近她面前,笑咪咪道:「妳在懷疑我驅使惡靈的能力唷!」
  
  「呃,沒有!我沒有懷疑你。」紫霓連忙搖頭澄清。
  
  「說謊!看我怎麼懲罰妳。」說才一說完,布洛德將紫霓抱入自己懷中,雙手順勢上下撫摸著她裸露的背,布洛德發出滿意的聲音,惹的她全身豎起顫慄。
  
  紫霓微紅著臉道:「布洛德!別這樣子!」
  
  「我好想品嘗妳的味道…」
  
  布洛德故意在紫霓耳邊吐氣,更是親吻著她。
  
  紫霓難以抗拒他熱情又溫柔的吻,因為她也很懷念布洛德的吻。
  
  一隻沒規矩的手,非常理所當然往紫霓身下探索,越過貼身衣褲,達到她最柔軟的禁區,輕輕一摸,手指馬上感受到濕潤,布洛德輕笑道:「妳濕了。」
  
  瞬間清醒的紫霓,紅著臉推開布洛德,嬌斥道:「死小孩!放開我!」
  
  「喂喂喂,誰是死小孩啊!」布洛德瞇起雙眼,露出不悅的表情,盯著紫霓那紅透的臉頰,不到一秒的時間,邪惡一笑,馬上伸出剛沾有濕潤的手,舔著她殘存的液體,眼神充滿誘惑。
  
  紫霓吞了吞口水,內心大罵布洛德這該死的死小孩!
  
  鳴哇~~~怎麼辦!
  
  她、她看到布洛德這麼刻意的誘惑,她……她好怕自己會衝過去推倒他啊!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