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布洛德困在樹旁的紫霓》
  
  
  
  紫霓嘟著嘴,索性轉頭不看布洛德,看似對他生氣,事實上她正面臨內心的難題。
  
  不行不行,要是自己與過去的他發生關係…那會不會對不起未來的他呢?
  
  可是,身體非常明顯渴望布洛德,陷入兩難的她,被這問題搞得都快哭出來了。
  
  布洛德見紫霓對自己的誘惑沒反應,甚至還退離他幾步,心裡已經有些怒意。
  
  難道他就比不上未來的自己?
  
  不,她確實對自己有反應,她全身散發出很甜美的味道,那是在自己尚未誘惑她之前所沒有的氣味。
  
  看來,她是刻意壓抑自己的反應囉!
  
  無辜又可憐的紫霓,帶著淚光的哀怨眼神,看著布洛德那一副早已看透她的笑容,他該不會認為自己是個很隨便的人?
  
  一時情緒不穩,紫霓轉身逃離現場,她深怕自己再繼續待下去,真得沒辦法克制自己想哭的念頭。
  
  她不想背叛未來的他……
  
  望著紫霓的離去,布洛德心裡小小訝異,他不懂,明明她對自己是如此渴望,卻選擇遠離他,這個小問題,得親自找她問個清楚才行。
  
  
  漫無目的往樹林裡奔跑,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哀傷情緒,令她好難受,當她注意到自己所處的地方時,已經迷失了方向。
  
  真糟糕,她迷路了。
  
  眼前每一棵樹的位置,都那麼相似,加上夜晚的效應,她分不出剛才自己是從哪裡跑來,該怎麼辦?
  
  要向布洛德求救?
  
  可是自己丟下他一人跑掉,以他現在的個性,一定會不滿自己的行為,搞不好會繼續放任自己在這裡迷路。
  
  紫霓靠著其中一棵樹,緊抓著樹皮難過得想,鳴,為什麼自己要搞到這種地步呢!
  
  在她努力後悔苦惱之時,布洛德出現在她背後,或許是看到紫霓臉上那苦惱的表情,他冷不防在她耳旁輕道:「不高興?」
  
  紫霓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布洛德放大的臉出現在眼前,她尖叫一聲,馬上被用吻止住聲,一會兒,她才喘著氣道:「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她都迷路了,想不到他還能在這短時間找到自己。
  
  「妳身底下所散發的甜美氣味,逃不掉我的嗅覺。」布洛德微微一笑。
  
  紫霓臉一紅,困窘得想離布洛德遠一點,但左右邊被布洛德的手臂擋住,身後又是一棵樹,她……被困住了啦!
  
  「你…別這樣!」紫霓不知所措,滿腦子都是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越想越覺得自己的臉頰燙極了。
  
  「告訴我,為什麼要壓抑自己?難道我無法帶給妳快樂?」布洛德越說越貼近紫霓,介於曖昧不明的姿勢,讓她更難移動身子。
  
  「不…不是的,我雖然對你是有感覺,但是……」紫霓為難的看著布洛德。「我要是跟你……會對不起未來的你……」
  
  布洛德愣了一下,對紫霓困擾的問題真感到──蠢極了!
  
  布洛德好沒氣問:「我跟未來的我,是不是同一個人?」
  
  紫霓眨了眨眼,點點頭道:「是同一個。」
  
  「既然是同一個人,何來的對不起?不管妳遇到哪個時候的我,絕對不會說出妳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布洛德微笑道:「無論妳在哪裡遇見我,我就是我,不會是別人。」
  
  紫霓睜大著眼,這句話,她好像聽過布洛德在她耳旁說過,難道未來的他,早已告訴她這件事?
  
  布洛德見紫霓似乎沒這麼困擾這小問題,輕笑道:「那就開始囉!」
  
  紫霓一時轉不過來,就被布洛德推倒在地上,見他快速脫掉自己衣服,熟練的愛撫她的身子,輕易的卸下自己剛才努力克制的慾望,老練的動作,令她忍不住疑惑。
  
  怪了,他不是從出生到現在被限制這地方嗎?見不到其他陌生的人,只有他父母親與管家,他為什麼會這麼懂得挑起女人的慾望?
  
  難道……他早就有經驗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想到這,一股濃厚的醋意湧起,紫霓推開布洛德那可惡的手,咬牙道:「你、你好可惡!」
  
  被罵的莫名其妙的布洛德,看著一臉醋意極重的紫霓,不解問:「我為什麼可惡?」
  
  「你、你不是沒接觸過其他女人嗎?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熟練……」紫霓才說到這,布洛德忍不住笑了,讓她氣得大罵:「笑什麼!」
  
  「呵呵……想不到妳這麼可愛。是啊,我沒接觸過其他女人,但是我有見過幾次別人交歡。所以這種小問題,根本難不倒我。」
  
  「咦?見、見過別人?」呃,難不成他看到別人交歡,是指……
  
  「瞧妳臉紅成這樣,在我還小的時候,曾見過幾次我父母他們之間的交歡,但那不是我故意去偷看,是他們擺明要我去看,所以我就從頭到尾看到完。」
  
  ……明明就是你故意去偷看!
  
  年紀小小就撞見父母親親熱就算了,還不懂得迴避,真是的!
  
  「好了,問題也解答完了,現在,該讓我好好嚐嚐妳的甜美吧!」
  
  「…什麼?呃呃……!」
  
  就這樣,紫霓被從頭到尾,被布洛德啃得一乾二淨,連個渣都不剩。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