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布洛德神輕氣爽的與紫霓一起走出樹林,見紫霓一臉疲倦,卻比以前更加嬌柔水潤的模樣,只能說,布洛德真是的精力旺盛。
  
  紫霓換上布洛德所給的新衣服,樣式與前一套相差不大,彷彿是特別為她訂做。
  
  聽布洛德說,那是他父親在很久以前要他攜帶的服裝,雖然他搞不懂為何父親要他這麼做,但現在回想起來,這些衣服大概是為了她所準備的吧。
  
  真正理由是什麼,他現在也沒辦法知道。
  
  兩人回到昨晚所發生戰鬥的現場,發現夜裡所破損的物品已經收拾乾淨了,再到與尼魯拉索打鬥的地方,他人也不見了。
  
  「布洛德,這是什麼情況呢?」紫霓對眼前怪異的現象感到困惑,如果是敵人的話,應該不會幫對手清理家園吧?難道說,是布洛德的父母親回來了?
  
  「主人,您回來了。」
  
  兩人回頭一看,尼魯拉索已換上新一套衣服,身旁也出現幾位沒見過的人,布洛德護著紫霓,以防止其他陌生的人對她起了興趣。
  
  布洛德瀏覽每一個人後,才道:「尼魯拉索,你帶他們來這裡,是打算做什麼,嗯?」
  
  尼魯拉索知道布洛德誤會了,連忙道:「主人,這些都是我家族中的真族一族,請不用擔心他們會做出無禮的行為。」
  
  「喔?」
  
  「是這樣的,由於您的真實身份在嗜血界當中,是沒有人知道的,如果要幫助您成為王,首先您得出席屬於真祖一族才有的宴會。」
  
  「所以?」
  
  「我已經為您準備好明晚的宴會了,只是,您別表示自己是古伊米家主之子的身份。」
  
  「照布洛德的長相,他們還猜不出他就是古伊米家主的兒子?」紫霓忍不住吐嘈一下尼魯拉索。
  
  尼魯拉索尷尬的繼續道:「事實上,艾米力恩在嗜血界裡,是唯一無娶妻子的家族之主,現在艾米力恩下落不明,如果突然冒出一個艾米力恩的兒子,任誰也會覺得可疑。雖然主人與艾米力恩極為相像,但偽裝自己外表,對真祖一族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如果主人真要表明自己身份,只要有古伊米家族高層級的人來為主人證明身份,我想,主人以新任古伊米家主的身份參加真祖一族的聚會,也不是不行,只是說,主人如果能偽裝自己的模樣,對主人的生命多一道保障。」
  
  「目前古伊米家族是由誰代理?」布洛德問道。
  
  「格菲爾。」
  
  「很好,那我暫時不用管理家族的事。」布洛德微笑道,讓第一次見到布洛德的阿卡古亞家族的人愣在原地。
  
  紫霓有點不喜歡其他人這樣看著布洛德,那感覺好像他是個甜美可口的點心,讓人不由得想品嘗品嘗。
  
  或許是因為紫霓接觸真祖一族的內部還不深,如果她知道真祖一族是不分男女老少,通通都可以到床上來的族群話,相信她對布洛德有些企圖的人,主動殺到不能再殺。
  
  「布洛德,為什麼你不管理家族的事?」紫霓不解問。
  
  「格菲爾是代管家族的最好人選,難得我可以出來,當然要好好玩一玩囉!」布洛德燦笑的模樣,已經讓一些阿卡古亞的男士們轉身捂著自己鼻子不放。
  
  紫霓瞇起雙眼,不太愉快指著那些行為詭異的男士們道:「他們怎麼每看到你的笑容,就會有這樣奇怪的動作跟表情?」
  
  「或許是他們想嚐嚐我的味道吧。」布洛德不以為意道,但眼神已經很明顯告訴尼魯拉索:管好你的手下,否則下場你自己知道。
  
  「……布洛德,你不排斥男男?」紫霓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布洛德。
  
  聞言,布洛德笑咪咪的捏起紫霓粉嫩臉頰,用力的捏阿捏:「妳的腦袋在想什麼啊!」
  
  「唔唔唔唔唔唔痛!」紫霓痛的大叫,眼裡的淚水快飆出時,布洛德終於放手了。
  
  「別把我當作那些沒節操的傢伙看待,我性向可是很正常的。」
  
  布洛德言語中帶有一絲警告,表明地告訴那些對布洛德存有幻想,同時正捂著快噴鼻血的男士們。
  
  「呃,那麼主人,馬車已經準備好了,請您及這位小姐一起上車。」尼魯拉索趕緊將布洛德送離原地,以免自家人被這性情不定的怪小子先抓來玩了。
  
  那種可怕的畫面,他才不想看!
創作者介紹

《夢の世界記録ノート》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