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名子叫馮百合。
  
  父母親離婚後,馮百合跟著母親生活,直到母親重病去世之後,馮百合在父親專用律師的緊急通知之下,才知道父親也去世了。
  
  父親將畢生所有的龐大資產全轉到馮百合名下,礙於馮百合尚未成年,她的父親委託律師讓他的好友當馮百合的監護人,直到馮百合成年為止。
  
  父親的好友叫做呂世斌,他的老婆叫尤美瑛,兒子叫呂煌。
  
  馮百合在律師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呂世斌家的日式豪宅。
  
  其實,這間日式豪宅是馮百合的父親所留給她最具有小時回憶的房子。
  
  在律師與呂氏夫婦交待完事情之後,便對著大家告辭。
  
  律師離開了豪宅後,原本表現很和藹的呂氏夫婦,瞬間恢復他們的面貌。
  
  他們鄙視著馮百合,怨恨著馮百合,他們當下要馮百合做盡下人的工作。
  
  「妳的房間就在閣樓,我想妳應該比我們更清楚閣樓在哪裡。快去將妳的行李拿走開,看了就礙眼!別讓我們等太久,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妳去做!」尤美瑛高傲的下令著。
  
  馮百合只能心底驚訝著自己竟然會遇上連續劇情結,被監護人如下人般的虐待!
  
  她不懂為何他們會變臉這麼快,更不懂著自己到底招惹到他們哪裡,之後的日子一直受到他們的鞭打與責罵。
  
  呂氏夫婦的兒子呂煌對馮百合是完全冷漠,甚至是不說上半句話。他沒有像他的父母親那樣的虐待著馮百合,只冷眼看著馮百合受虐。
  
  如果要說呂煌對馮百合有如他的父母親那些變態舉動話,那就是每當馮百合在洗澡的時候,呂煌會將日式拉門輕開一小縫細偷窺著。直到馮百合發現他這種變態行為,呂煌才勉為其難停止偷窺行為。
  
  因為馮百合在拉門內放了一根長棍抵住開關,除了裡頭的人才能拿掉外,外頭的人是沒辦法順利拉開門。
  
  呂煌看不見馮百合的裸體,就會在外頭拍打著門,要馮百合將門打開,那陣子馮百合只能膽戰心驚的快速洗好澡。
  
  隨著日子的增加,呂氏夫婦私下對馮百合的暴行,也漸漸公開化。
  
  那日,呂氏夫婦為了讓自己的兒子能夠接觸到更多名媛們,舉辦了一場只限名媛的宴會。
  
  好歹呂煌在有錢小姐們眼中,可是最搶手的男人。
  
  猶如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招親的盛宴,馮百合比平日花更多的力氣去忙碌別人的使喚。
  
  時間快接近十二點了,呂世斌輕敲著鈴鐺,所有的人都朝他的方向望去。
  
  「愉快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我為各位淑女準備了最後一項遊戲,有看見那名女孩嗎?」呂世斌指著馮百合,所有的女孩全朝她望去。
  
  「我為各位準備的材料,為了讓各位淑女們解除心中對時間逝去的遺憾,她願意當個洋娃娃讓妳們盡情玩弄,或許這麼說妳們會覺得沒什麼,如果說她惹妳們最心儀的男人不高興呢?」
  
  一聽到這樣的說詞,馮百合慘白著臉拼命搖頭。看著所有女孩帶著氣憤的眼神一步步接近她,她急得想哭,她馬上往門口逃去,卻被門口的警衛給擋住。
  
  馮百合恐懼的回了頭,見所有女孩已經在她面前伸出了手,紛紛抓住她的身體,準備來狠狠玩弄她。
  
  「不───────」馮百合無力的尖叫著。
  
  她的衣服被撕爛,女孩們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道具,就是在想如何玩弄馮百合。
  
  女孩甲提議:「我看讓她裸著體子去服務男性,如何?」
  
  女孩乙也說:「妳怎麼會這麼色呢!多不符合淑女的形象,我要看她舔完這地上的食物!」
  
  女孩丙道:「那我想嘗試一下打人的滋味,當淑女都不能太暴力,正好這女的可以讓我發洩。」
  
  女孩丁道:「別吵了,大家的想法全都叫那女的做,這不就得了?」
  
  達成協議的女孩們,吵吵鬧鬧的拖著馮百合去做著丟臉的事,甚至玩到後面,要拉著她去給外頭的男人們爽一下。
  
  最後,是呂煌阻止了女孩們的行為,這才讓女孩們感到可惜的離去。
  
  現在的馮百合根本不會感謝呂煌的解救,反而更加怨恨他,她撿著破碎的衣服衝回自己的小小閣樓。
  
  接下來,傷心難過的馮百合意外解開了鬼的封印,與長相如正太的鬼子男孩相遇,不知不覺的一起沉睡在那張破爛小床上。
  
  鬼子男孩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懷中躺著人類女孩,腦子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不久,他聽見門外有急促的腳步聲,鬼子男孩連忙的將自己隱身。
  
  門被人狠狠的打開,呂煌看見馮百合沉睡在小床上,二話不說將她抱起,往自己的房間奔跑。
  
  鬼子男孩帶著意味極深的眼神看著離去的呂煌,也跟著過去。
  
  
  
  
  (因劇情要求下篇將有18禁,請謹慎選擇是否繼續觀看。)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