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劇情要求內有18禁,不喜歡的人請別看唷。
  
  
  
  
  
  
  
  
  
  
  
  
  
  
  
  
  
  
  
  
  
  
  
  
  
  
  
  
  
  
  
  
  馮百合感覺著自己身體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搔癢著,她下意識的揮拍搔癢的地方,卻反被不知名的力量給反壓在頭上。
  
  沉睡的她還沒意識到自己正處於危險的階段,濛濛濃濃的感覺到自己好像被小狗舔著,口中不自覺輕發出細細的呻吟。
  
  聲音一出,被舔的感覺更加深重,還在恍惚於現實夢境的馮百合察覺不對勁,眼睛一睜開,正看著呂煌全身赤裸的壓在自己,嘴唇不斷的舔著自己的身子。
  
  「啊──唔!」馮百合尖叫著,她萬萬沒想到呂煌會趁自己睡覺時,準備強暴自己。
  
  呂煌烏住馮百合的尖叫,舔著她耳垂道:「乖,別害怕,我會對妳溫柔的。我不像我的父母親那樣對待妳,我只想要溫柔對待妳。」
  
  「不要!你放開我!」馮百合不願意讓呂煌得逞,拼命的掙扎。
  
  呂煌靠著自己壯碩的身材壓住馮百合,甚至將自己的慾望更貼進她最寶貴的純潔。
  
  「想知道為何我父母親如此痛恨妳嗎?」呂煌說了這話題,打算讓馮百合分心。
  
  「為什麼?」馮百合顫抖道。
  
  「妳的父親那筆龐大的資產,原本應該由我父母親所擁有,至少他們是這麼告訴我。而妳,是意外跑出來的程咬金,對他們來說,妳是阻擾他們得到那筆錢的人。」
  
  「那你呢?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馮百合哭喊著。
  
  「打從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我知道我要定妳了。現在我父母親急著要拿到錢,為了孝順他們,我們成為夫妻不是挺剛好?他們拿到錢就不會再虐待妳,而我則可以好好品嘗妳的滋味……」
  
  「不……我不要!求求你!放開我,我錢都給你們,放過我吧!」馮百合哀求著,就是不希望自己的清白毀在呂煌手中。
  
  呂煌笑了笑,整個人埋入馮百合的身子,不管她的掙扎與哀求,呂煌奪走了她的清白。
  
  一次比一次激烈的侵犯著馮百合,幾度讓她以為自己會死去。
  
  她絕望的直視著天花板,企圖將自己的意識抽離。當馮百合打算這麼做的時候,呂煌便會用更令她羞恥絕望的方式喚回她的意識。直到最後───
  
  「懷下我的孩子吧!有妳與我的結合,我們的孩子一定是最出色的!」呂煌因慾望而漲紅著臉,狂妄的笑道。
  
  原本以為這場惡夢已經要結束的馮百合,聽到呂煌的話語,驚恐的搖頭拒絕,可惜呂煌不理會她,將自己的種子釋放在她的體內,完全不給她機會流出。
  
  事後,馮百合帶著疲憊破碎的心衝進浴室裡,她將冷水往身上潑,拿著肥皂狂清洗自己的身體,對自己骯髒的身體感到厭惡,她現在很想死。
  
  該用什麼方法自殺呢?
  
  跳樓還是上吊?
  
  還是現在最直接的方法,割腕自殺?
  
  馮百合的視線飄到不遠處的刀片,那是男人拿來清潔自己鬍子。
  
  她二話不說,馬上拿著刀片用力往自己左腕割下,鮮紅的血液受到解放,順著水流往排水孔流下。
  
  不久,馮百合昏倒在地上,任鮮血繼續流失。
  
  一雙赤裸的腳出現在馮百合旁,原來是鬼子男孩出現在她旁邊。
  
  鬼子男孩一手撐起馮百合的身體,另一隻手握住她的左腕,綠光一閃,傷口神奇般的不再流血了,只剩下令人感到頭皮發麻的傷痕。
  
  鬼子男孩將放在一旁的浴巾披在馮百合身上,隨即抱起她消失在浴室裡。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