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百合醒來時,她看見自己所處的地方充滿著白色暈光,她心想自己已經死了?
  
  鬼子男孩見馮百合清醒,他手掌摸著馮百合的額頭,輕聲道:「妳發燒了。」
  
  鬼子男孩的手掌冰冰涼涼,讓馮百合感覺舒服多了,視線也恢復正常。從閣樓窗望去的天空還是夜晚,沒有開燈的房裡只靠著窗戶照射進來的月光支撐著視覺,暗而濛濃。
  
  不過她心中又產生出另一個問題。
  
  我發燒了?我不是應該死了嗎?
  
  馮百合想說出這些話,卻發現喉嚨很痛,只能用詢問的眼神看著鬼子男孩。
  
  「妳在浴室自殺,我救了妳。」
  
  鬼子男孩淡淡道,彷彿什麼事也引起不了他的情緒。
  
  「為、為什麼……要救我……」沙啞的聲音,馮百合艱難道。
  
  「妳解開我的封印,我還沒聽見妳的願望,所以妳不能死。」鬼子男孩高傲笑著。
  
  「我的願望?」馮百合爬起了身,想再聽更詳細的解說。「你為什麼會被關在那?而且……你頭上怎麼會長角?」
  
  那對角讓人感覺他像惡鬼,不是人類。
  
  「我是鬼王,被封印在這裡很久的鬼王。」鬼子男孩這麼回答著。
  
  「鬼王?你是說你是鬼?」
  
  馮百合認為他在說笑,鬼應該是摸不到才對,自己明明還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雖然偏低溫。
  
  「我不是妳所想的靈魂。記得很久以前,人們看見我都會叫我魔鬼,可能是那陣子流行西洋妖魔。雖然我解釋過我不是西洋妖魔,人類就是不聽我解釋。」鬼子男孩淡淡然道。
  
  馮百合覺得眼前的鬼子男孩在解釋自己身份時,那股無奈感很有趣,她覺得他比人類還要好多了,忍不住也開起玩笑。
  
  「我想原因出在於你頭上那兩個小角還有你身上的……埃及裝,才讓人誤以為你是魔鬼。你跟大家所知道的鬼王模樣……差很多。」馮百合指的是鬼王正太模樣。
  
  鬼王正太眉微皺道:「誰說頭上有角穿埃及裝就是西洋妖魔!還有,我會以小孩子模樣是暫時的,等我恢復成年的模樣,我不信還有誰敢取笑我!」
  
  「噗,你真有趣,比起人類………」
  
  馮百合一想到自己遇到的遭遇,鼻一酸,眼淚忍不住一滴一滴落下。
  
  鬼王正太伸出雙手捧著馮百合的臉頰輕擦拭著眼淚,嘴畔微笑道:「說出妳的願望吧,說出妳心中最強烈的願望,我可以為妳完成。」
  
  馮百合受到鬼王正太話語的吸引。
  
  他真得可以完成自己的心願嗎?
  
  可以幫自己出口怨氣嗎?
  
  就在馮百合想說出心願時,鬼王正太又道:「但是,要我這個鬼王替妳完成願望要有心理準備。無論什麼理由,執行當中的願望不能中途停止,否則我會向妳索取另一個代價,不管妳是否同意。」
  
  馮百合看著鬼王正太那對擁有魔性的血紅眼眸,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如跑馬燈快速跑過,怨恨已經到達了自己所能忍受的頂點了。
  
  是的,她不能再忍耐了。
  
  一想到這家子的人為了錢做出令人傷心難過的事,不可原諒!
  
  寧願將所有財產捐給慈善機構,也不願將錢讓給那些人!
  
  馮百合堅決的恨意誕生,憤怒詛咒的神情在鬼王正太面前展現,道:「我要他們體驗我的痛苦!既然錢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我要他們負債累累!甚至連欺負我的有錢小姐們也要體驗我的痛苦!我不要他們好過!我要他們子子孫孫悽慘的死!」
  
  鬼王正太聽見了馮百合的願望,緩慢垂下眼瞼,輕笑道:「我知道了。」
  
  一陣金黃色光芒從鬼王正太身上亮起,隨即他漂浮到半空中。金黃色光芒漸漸越來越強烈,馮百合被閃耀的光芒照的睜不開雙眼,直到光芒淡去,馮百合才緩緩張開眼睛。
  
  她倒抽一口氣,眼前的鬼王正太已不再是正太,而是成熟俊美的男人。
  
  原先的金黃色刺蝟頭已有部份頭髮變長,看起來像是視覺系藝人的髮型。小小的兩個鬼角已成長為長角,更有鬼王的架式。他身上所穿的埃及裝已經不見了,取代的是雪白色的軍服,如英國王族才能穿帶的軍服。
  
  不變的血紅色眼珠子,嘴唇泛起自信笑容,鬼王走到馮百合面前,輕抬起她的下巴道:「謝謝妳那股強烈的恨意,我總算能完全解開封印了。」
  
  馮百合被鬼王的氣勢震到,感覺他不像鬼王正太那樣隨和,反倒讓自己更加畏懼他。
  
  「你……你真的可以幫我報仇?」
  
  鬼王唇畔那異常的笑容讓馮百合覺得不對勁,道:「妳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跟鬼打交道,要有心理準備』的話?」
  
  「咦?」突然冒出這個問題,馮百合疑惑的看著鬼王。
  
  鬼王一手滑落在馮百合的肚子上,道:「吶,妳肚子裡的孩子還要不要?不要的話,送給我好不好?」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