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百合臉色瞬間刷白。
  
  什麼?!她肚子裡……有孩子?才一個晚上就有了小孩?
  
  「你怎麼知道……我肚子裡有孩子?」
  
  「我當然知道,妳從小到大所遇到的事情,我都知道。就連妳現在那慢慢成形的小東西,我也知道。」鬼王微笑道。
  
  馮百合冒著冷汗,自己並不是因為有了孩子而感到害怕,而是自己害怕著眼前的男人。
  
  現在的鬼王跟正太模樣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簡直是不同人。
  
  本能在告訴自己,他很危險……
  
  「你要這孩子做什麼?孩子…孩子怎麼送你?」
  
  「孩子還是妳的。趁他還沒有有擁有自己的靈魂,我要這小東西的身體當我後代的容器。」鬼王溫柔的撫摸馮百合肚子又道:「簡單來說,妳依舊是孩子的媽媽,而我則是孩子的爸爸。妳懂了嗎?」
  
  鬼王越來越靠近馮百合,甚至話說到最後,是貼著她耳邊輕聲說。
  
  他的意思是要我為他生下鬼子?這怎麼可能……?
  
  「你……你在說什麼話啊……你在開玩笑吧?」馮百合顫抖道。
  
  「開玩笑?妳覺得我會說笑嗎?」鬼王血紅色眼眸直視著馮百合輕聲道。
  
  「這孩子……明明是呂煌強迫我才有的,你怎麼可能會成為孩子的爸爸……」馮百合難堪的說。
  
  再怎麼說,自己是跟人類結合才有了這可憐的孩子。
  
  他是鬼王,怎麼能說孩子送給了他,他就會是孩子的爸爸?
  
  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事啊!
  
  更讓自己不能理解的地方,他真的確定自己肚子中有孩子嗎?
  
  鬼王輕笑道:「沒有靈魂的肉體等於是一團人形的肉塊,只要妳同意將這小東西送給我,我就會是爸爸。」
  
  為什麼他會這麼想要這個可憐的孩子?
  
  難道這麼做對他有好處嗎?
  
  「你為什麼想要這個孩子?」馮百合鼓起勇氣問道。
  
  「我想嘗試看看人類女孩與鬼生出來的孩子會是什麼樣的小孩。」
  
  講白一點,他心情爽要來搞人體實驗。
  
  馮百合想了想,還是覺得這麼做是不對的,所以她決定拒絕。
  
  「不,我不能同意。」
  
  「是嗎?那想不想知道為何我被封印?」
  
  鬼王不因馮百合的拒絕而生氣,反倒是輕撫著馮百合的臉頰到頸邊,詭魅笑道。
  
  「為、為什麼?」馮百合發覺自己發不出聲音,只能靠嘴唇無聲說。
  
  「我喜歡預收代價,甚至喜歡超收兩三個代價。」鬼王說到這,心情愉快的不得了,隨即又有些不太高興道:「掌管靈魂的靈王看不慣我的行為,將我封印起來。我很高興妳沒注意到封印旁所留下的字句,不然妳也不可能會乖乖的說出願望,不是嗎?」
  
  「這麼說,我被你騙了?」馮百合漲紅著臉,無聲不甘心道。
  
  鬼王邪笑道:「原本我是不打算這麼對待妳,既然妳拒絕了我,增加我想擁有這孩子的慾望。那麼就不能怨我沒有對妳溫柔。」
  
  馮百合泛著淚光瞪大雙眼,看著鬼王漸漸將自己壓倒在床上。
  
  「別怕,妳是我見過擁有最棒的怨恨與悲傷的人,妳肚子裡的孩子更是最好的容器。現在,我要向妳索取預收代價。妳所有的痛苦將在此時此刻結束,沉睡吧。」
  
  鬼王手一揮,馮百合感受到自己的眼皮漸漸沉重,心中想說的話也來不及說出口,人已經陷入夢鄉。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