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呂煌向他的父母親提說他決定娶馮百合為妻。
  
  起先他們不同意呂煌的話,呂煌向他們說明馮百合的財產可以靠婚姻關係快速得到,而且理由也來的正當,兩人才勉為其難的同意自己的兒子娶馮百合為妻。
  
  這時,馮百合慵懶的從樓梯走了下來。
  
  「老爺、夫人、少爺,您們早。」
  
  今日的馮百合感覺起來非常不一樣,她不再像以前剛受到欺負時所表現出來的懦弱,而是舉止優雅的千金小姐。
  
  呂煌一見到馮百合忘記昨晚她是怎麼恐懼著自己,心情愉快的牽起她的小手溫柔道:
  
  「妳還好嗎?」
  
  「嗯,還可以。」
  
  馮百合甜甜一笑,讓呂煌忘了奇怪的地方,更加迷戀著她。
  
  沒察覺馮百合身上異狀的呂氏夫婦,只覺得今日的馮百合特別美麗,甚至身上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韻味。
  
  「馮百合,妳可要覺得自己很幸運,竟然可以讓煌兒愛上妳,甚至說要娶妳。」
  
  尤美瑛嘴上一樣酸溜溜,不過她的內心可是被馮百合那望向自己的眼神嚇了一跳。
  
  任人欺負的小女孩什麼時候開始擁有這眼神呢?
  
  那股冷漠不可抗拒的氣勢直衝著自己心臟,尤美瑛下意識撫摸著心臟,想確認它是否安穩的跳動著。
  
  「夫人?您不舒服嗎?」
  
  馮百合走向尤美瑛面前關心著,引起呂氏父子兩人的注意。
  
  「媽?妳不舒服嗎?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馬上請醫生來幫妳會診。」
  
  呂煌攙扶著尤美瑛到沙發上坐。
  
  「美瑛,妳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不舒服呢?怎麼沒跟我說呢?」呂世斌也關心道。
  
  尤美瑛看了馮百合一眼,心想:如果告訴他們自己不舒服的原因是因為馮百合看了自己一眼,那自己一定會被取笑。還是不要說出口好了,免得被說自己疑心。
  
  「沒事,我休息一下就行了。」
  
  馮百合見尤美瑛沒事,便說:「那我先去忙,先告退。」
  
  「等等!」尤美瑛突然叫喚住馮百合。
  
  「夫人有事?」
  
  「妳今天不用忙了,就陪煌兒吧。」
  
  尤美瑛的轉變讓呂氏父子感到訝異,最凶悍的尤美瑛竟然會自動要馮百合放下工作,去陪陪她最寶貴的兒子?
  
  「是,夫人。」馮百合柔順道。
  
  「媽,妳……?」呂煌不確定尤美瑛真正的心意是什麼,只能疑惑的看著母親的眼神。
  
  「媽沒事,你就跟她四處逛逛吧。」尤美瑛揮揮手道。
  
  等呂煌與馮百合走離之後,尤美瑛才發覺自己全身冒著冷汗,手也顫抖的很厲害。
  
  呂世斌見自己老婆的異狀,他嚇了一跳,道:「美瑛,妳怎麼了?還是我請醫生來吧!」
  
  尤美瑛才一臉驚恐的模樣瞪著呂世斌,口齒不清道:「老、老公,那個女孩……好可怕!」
  
  「可怕?」呂世斌不懂尤美瑛的意思。
  
  尤美瑛才緩緩說出剛才自己所體驗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訴呂世斌。
  
  兩人正陷入另一種恐怖氣氛時,卻不知另一個角落,正站著人影在陰險竊笑著。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