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馮百合與呂煌公證結婚。
  
  那一天使得許多小姐傷心落淚,心愛的男人娶的人不是她。
  
  三個月後,醫生診斷馮百合懷孕了。
  
  呂氏一家人高興的不得了,卻沒發現馮百合臉上的怪異。
  
  直到馮百合臨盆前──
  
  「用力!少夫人!」產婆在一旁催促著馮百合。
  
  馮百合咬牙著用力,使盡所有力氣用力,試圖將肚子裡的孩子推出來。
  
  房門外的呂煌擔心不已,不時走來走去。
  
  呂世斌也看不下去,要呂煌好好坐著等待。
  
  尤美瑛清楚女人生小孩的過程,她也有些擔憂著。
  
  隨著產婆的叫喊一吸一吐與用力的聲音,尤美瑛彷彿自己也在生小孩,不自覺的跟著吸吐著氣,手緊緊用力握拳。
  
  時間已經過了十二小時,從白天到夜晚。產婆告訴了呂煌他們情況不樂觀,可能會難產。
  
  呂煌整個人刷白了臉,哀求著產婆一定要救馮百合,而呂世斌與尤美瑛則要產婆救孩子。
  
  產婆還在跟呂煌他們說明現在的情況時,馮百合覺得自己已經不行了,全身沒有力氣可以再用力生小孩。
  
  就在馮百合快暈死過去的那一瞬間,她看見了鬼王在自己身旁。
  
  鬼王伸出冰涼的手掌貼著自己額頭,一股舒服的涼意暢通整個身子。
  
  『加油,我們的孩子快出世囉!』鬼王在馮百合耳邊輕聲道。
  
  馮百合聽見了鬼王的話,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
  
  宏亮的嬰兒聲傳遍整個房間,在房外的產婆聽見了嬰兒的哭聲,急忙的衝了進去。
  
  呂煌他們聽見嬰兒那宏亮的哭聲,臉上也紛紛露出了笑容,正想進去房內時卻聽見產婆的慘叫聲。
  
  「啊─────這、這、這孩子是鬼啊!」
  
  產婆悽慘的叫聲讓外頭的人抽了一口氣。
  
  孩子是鬼?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衝第一個的呂煌連忙將房門打開,四處尋找著鬼影,卻看見產婆倒坐在地上,臉色慘白著瞪著某一個地方。
  
  他順著產婆瞪眼的那方向望去,在看見那一剎那,整個人也慘白著臉,嘴唇一張一合的發不出聲音來。
  
  馮百合虛弱的下了床,伸手抱起被產婆丟在一旁地上的嬰兒,靜靜沉默著,臉色因剛生完產蒼白的看著呂煌。
  
  呂世斌與尤美瑛也跟在後面,急著看自己的孫子有什麼樣的異狀。他們發現嬰兒在馮百合懷中,馬上將孫子抱了起來。
  
  嬰兒長的白白肥肥,圓滾滾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唇吃吃笑著。兩人並沒有發現這嬰兒有什麼詭異的地方,而且這嬰兒還是男孩!
  
  尤美瑛馬上轉身罵起了產婆,道:「妳是在見不得我孫子可愛嗎?竟然說他是鬼!妳眼是不是瞎了啊?」
  
  產婆委屈的看著尤美瑛,指著呂世斌懷中的男嬰道:「夫人,我真的沒看錯啊!那孩子他真得剛才變得像鬼一樣,頭上不但長角,眼睛還發紅光。不信的話,夫人請問少爺,少爺剛才也有瞧見啊!」
  
  如果不是先看見那狀態,產婆自己也不相信這可愛的男嬰會是鬼之子的模樣。
  
  「煌兒,你剛才也有瞧見這孩子的鬼模樣?」
  
  呂世斌看著呂煌有些恍神,內心也有些相信產婆所說的話。自己的兒子一定有看見了什麼景象,才會露出這種恍神的模樣。
  
  呂煌看著男嬰,再看著自己的父母,他深深嘆氣道:「爸,我並沒有看見。孩子一直都是這麼可愛的模樣,沒有那副鬼模樣。」
  
  呂世斌聽了呂煌所說的話,表面上是鬆了口氣,心底卻是憂心重重。
  
  尤美瑛也沒想什麼,便吵著要帶男嬰給親戚們瞧瞧自己的孫子多麼可愛。
  
  就在所有人忘了馮百合的存在離開了房間後,馮百合雙眼一閉,整個人往身後一倒,一雙手即時扶住馮百合的身體。
  
  馮百合微張開眼看著鬼王,虛弱的笑道:「我把孩子生下來囉!你要說話算話幫我報仇唷,我已經不能再忍受他們一家人了……」
  
  鬼王抱起馮百合到床上,為她蓋上被子,道:「我說話算話,就算我沒為妳報仇,孩子也會幫妳出一口氣。」
  
  馮百合聽見鬼王所說的話,嘴唇微微一笑,便安心沉睡。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