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個月後,呂世斌在半夜裡突然醒來。
  
  他再次做了一場極為可怕的惡夢,那是跟自己孫子有關的惡夢。
  
  最近這類惡夢出現的機率非常多,大概最近保母都一直抱怨著孫子身旁那些奇怪的現象,造成自己近日來的亂想。
  
  夢中的嬰兒就像那日產婆所形容,頭上長角眼睛發紅光,甚至手裡還抓著人的腸子玩耍著。
  
  隨著夢中情節的血腥可怕,呂世斌被自己的孫子當成傀儡人偶,扎在肉體內的鋼線任呂世斌怎麼拔,就是沒辦法將那鋼線扯掉。
  
  直到剛才,自己被夢中的鬼孫子狠狠解肢,猶如現實般的疼痛將呂世斌嚇醒。
  
  等到他發覺這一切都是夢,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流了一身汗,冷風一吹,呂世斌忍不住打了冷顫,正想拉被子來蓋時,才發覺自己竟然是坐在房外屋頂上。
  
  整個人一緊張,從五層樓高的屋頂跌了下來,巨大的聲響吵醒了所有人。
  
  在外巡邏的警衛第一時間到達,一看見是呂世斌,急忙大叫著:「老爺出事了!快救人啊!」
  
  所有人趕到時,看見呂世斌的雙腳異常扭曲,血液四處飛濺,看不清人是否還活的好好的。
  
  如果有人注意到在場的人,將可發現夫人與少爺和少夫人一個人都沒出現在這。
  
  少夫人馮百合沒有出現在現場還算合理,打從她生完產之後,身體狀況一直不是很好,需要好好休息。
  
  而少爺與夫人沒有出現,卻令人感到疑惑。
  
  他們人到哪?
  
  這麼大的聲音沒將他們吵醒嗎?
  
  
  事實上,呂煌早在聲音響起前已經醒了。
  
  他正被眼前的景象嚇傻眼了。
  
  他的母親尤美瑛竟然全身赤裸的睡在他身旁,而且自己也是裸體。
  
  凌亂的衣服在床下散亂著,床上充滿著激烈歡愉過後的痕跡,甚至尤美瑛身上還殘留著少許精液。
  
  呂煌不敢置信的瞪著尤美瑛的身體,腦子快速回憶著自己之前到底做出了什麼事。
  
  難道,自己做出了不可原諒的事情嗎?
  
  不可能!我明明記得自己是向百合求愛,而百合也很熱情配合我,不可能我會看走眼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隨著尤美瑛無意識呻吟翻身,呂煌全身緊繃瞪著自己的母親,深怕她會突然醒來發現自己與兒子做出了不可抹滅的亂倫。
  
  趁著尤美瑛還沒醒來,呂煌快速穿好衣服,逃出了房間。
  
  才一出房門,就看見自己父親呂世斌站在門口,面無表情的盯著呂煌看。
  
  呂煌以為自己做錯的事被父親發現,他不知該如何解釋道:「爸……我、我不是真的故意做出這種事的。」
  
  呂世斌沒有回答呂煌的話,他伸出手指指向呂煌身後,呂煌回頭一看,尤美瑛裸著身子站在身後,同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呂煌慘白著臉,正想對呂世斌解釋時,呂世斌頭也不回的走向樓梯。
  
  「爸?」
  
  呂煌喚了一聲呂世斌,呂世斌像沒聽見似的,繼續往前走。
  
  呂煌不懂呂世斌這種怪異的行為,一定是對自己所做出來的事感到震驚,才會表現出與平日不同的模樣。
  
  而尤美瑛在呂世斌離開後,完全不理會呂煌的存在,自己慢慢走回床上躺好入眠。
  
  彷彿這一切都沒發生過似,只是呂煌自己一時眼誤,看錯了。
  
  呂煌覺得這樣的情形異常詭異,根本不像是正常的父母們會做出來的行為動作,而他更不懂自己為何會對自己母親出手。
  
  感覺自己沒辦法再面對父母親的呂煌,像逃命似的離開豪宅,那股壓力像在追著他,令他難以喘口氣。
  
  逃吧!暫時先離開家吧!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