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呂煌在繁榮的都市閒晃,不小心碰見了之前父親曾邀約過的千金小姐千麗。
  
  呂煌對千麗最深刻的印象是她想將馮百合送給別人輪姦,也就因為這樣,呂煌才會當夜佔有了馮百合的第一次,因為他不希望她被別的男人品嘗到她的第一次。
  
  見千麗那麼熱情的約他吃飯,呂煌心想著吃個飯應該沒關係吧?便隨著千麗到路邊的餐廳吃飯。
  
  「想不到我還有機會碰見你。」千麗開心道。
  
  「嗯。」呂煌靜靜的吃著東西。
  
  「對了,聽說你父親出事,他還好吧?」千麗關心著。
  
  「我父親出事?他怎麼了?」呂煌不解問。
  
  「你不知道嗎?今天新聞有報導著你父親從屋頂摔下來,可能會腦死……」千麗見呂煌臉色越來越陰沉,自己也不太敢說下去。
  
  呂煌發現自己不小心將不好的情緒展現在千麗面前,連忙苦笑道:「抱歉,我出門的時候還不知道這件事。」
  
  「沒關係,待會再去醫院探望吧。」千麗安撫著。
  
  吃了一會兒,千麗告訴呂煌她要先去化妝室,呂煌點點頭,千麗暫時先離席了。
  
  呂煌等了好久,開始覺得千麗離席的時間太久了。
  
  他到女性化妝室外等待著千麗出來,卻看見門口放了一個清掃中的牌子。沒發現千麗在化妝室,呂煌想說千麗可能回坐位等他了,所以他又走回坐位,卻沒見到千麗回席。
  
  呂煌發現問題所在,馬上回到化妝室。因為不方便走進女廁的他,正苦惱著該不該走進去時,他聽見廁所裡傳來細小的哭泣聲與男人的聲音。
  
  呂煌想也沒想,馬上衝進了化妝室裡,就在他看見裡頭的情形時,整個人傻在門口。
  
  他看見千麗被一群長的非常醜陋如惡鬼的男子們壓倒在地上,其中還有人拿著攝影機在拍攝著千麗被人汙辱的畫面。
  
  呂煌馬上將正在侵犯千麗的男人拉開揍了一拳,其他男人發現自己同伴被人打了,馬上將呂煌架住。
  
  其中一名男子見呂煌長得挺俊美的,他猥褻的摸著呂煌的身子,似乎打算對呂煌出手。
  
  「你們這群禽獸!」呂煌拼命掙扎,就是沒辦法將架住他的人手中掙開。
  
  摸著呂煌身子的男子笑道:「小子,你不是想英雄救美嗎?那你就代替那女人來服務我們啊!」
  
  呂煌不敢相信眼前這麼醜陋的男人會說出這種話,他害怕著男人所說的話會真的實現,想自保的他洩氣哀求道:「不、不!我……對不起!我打擾到你們了。」
  
  那群男人聽見呂煌說出這種話,忍不住笑了出來,說話的男子又道:「小子,你以為我們真的想要上你啊?你脫光衣服我們還不要呢!你要面對的事情還不止這一件,哼哼,這女的是別人送給我們的,你如果想救她的話要有心理準備,別怪我們起了殺意。」
  
  在男人說完這句話時,呂煌發現眼中的所有男人根本就是惡鬼的化身。每個人頭上長的短角,臉上猙獰兇惡,嘴角還露出尖牙。
  
  呂煌驚恐慘叫著,直到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昏了過去。
  
  不知昏了多久,呂煌突然驚醒,他發覺自己是躺在路旁的公園椅上,暗自想著剛才那應該是一場惡夢。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天色晚了。
  
  他摸摸自己的肚子,也是該到吃飯的時間了,他隨便看了一家餐廳,便走了進去點餐。
  
  服務生將食物送上來後,呂煌準備好好大吃一頓,這時電視新聞上開始報導著最新消息。
  
  『呂氏企業總裁呂世斌在自家屋頂跳樓重傷,剛才得到消息已經去世了。原因出於實習護士打錯了藥針,引起呂世斌身上的併發症狀。目前院方正在追查真正原因。』
  
  呂煌傻了眼,他的父親剛剛去世了,自己卻還在這裡…
  
  主播突然頓了會兒,馬上道:『剛剛接到最新消息,某集團千金遭不明人士惡意設計輪姦,甚至拍成光碟放送,目前警方鎖定呂氏企業的小開呂煌為主要嫌犯。』
  
  新聞主播的右上角出現呂煌的照片,呂煌還在陷入父親去世的震驚,現在自己又是被警方認定的嫌疑犯,他發現餐廳部份某些客人注意到他,他連忙將錢丟在桌上衝了出去。
  
  呂煌在路上徬徨的奔跑著,他還覺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大亂中,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去哪裡。
  
  接下來呢?
  
  還會有什麼更糟糕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嗎?
  
  呂煌慌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不知不覺,他回到了自己家門口。
  
  他想著,如果家是避風港的話,那麼現在應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