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高掛的夜裡,馮百合坐在小時候最喜歡的庭院。
  
  如此悠閒的感覺,彷彿以前所發生的事情都是一場夢。
  
  「百合,妳在同情他們?」一名男子走到她背後問道。
  
  「沒有。」馮百合沒有回頭,她很清楚說話的人是誰。
  
  「呵呵,沒有是最好的。」鬼王喀喀笑著。
  
  咳咳兩聲,馮百合急著摀住嘴巴,細小的血液從她手縫細流下來。
  
  鬼王直視著馮百合,瞇著雙眼道:「妳的生命快消逝了。」
  
  馮百合默默的擦拭著血液,淡淡道:「我知道。」
  
  「後悔嗎?」鬼王沒來由的問。
  
  馮百合回頭看著鬼王,堅定道:「不,我不後悔。」
  
  「是嗎?」鬼王坐到馮百合身旁,將她倚靠在自己的肩。
  
  「假如我死了,我應該會下地獄吧。」馮百合閉上雙眼,輕聲道。
  
  「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可以將妳帶到我的世界。」鬼王輕撫著馮百合的頭髮。
  
  「你的世界,是地獄還是天堂呢?」馮百合輕咳著道。
  
  「那要看妳自己的認定。」鬼王笑道。
  
  「妳這麼想去鬼族的世界阿?」另一個陌生男子聲從兩人背後響起。
  
  鬼王看了一眼說話的人,不太愉快道:「靈王,你來這幹麻?」
  
  日向忍笑嘻嘻的看著馮百合,道:「妳好百合,我叫做日向忍。」
  
  「你好。」馮百合點頭著。
  
  馮百合好奇著日向忍,看他身上的裝扮不像現代人會穿的長袍馬褂,臉上帶著半框眼鏡,橘色頭髮是染出來的嗎?
  
  「是妳解開鬼王的封印吧?」日向忍道。
  
  馮百合點點頭,同意著日向忍的話。
  
  「那還真辛苦妳了,這傢伙個性不是很好,以前向他訴說願望的人下場都不是很好。妳算是第一個還活的好好的凡人,能不能告訴我原因呢?」日向忍好奇問。
  
  馮百合不瞭解日向忍話中的意思,疑問的看著鬼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被冷落的鬼王發怒情緒快爆發了。
  
  日向忍微笑道:「我親手製作的封印被解開了,你覺得我會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放任你自由嗎?」
  
  鬼王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冷笑道:「想再封印我?這可不會再像上次那樣容易了。」
  
  「喔?想試試看?」日向忍的鏡片反白邪笑道。
  
  鬼王皺眉著,似乎對日向忍還有很大的顧忌。
  
  「好了,不鬧你了。」
  
  「那你來這裡的目的是想做什麼?你絕對不可能是來這說閒話的。」鬼王非常肯定道。
  
  「幸好你很了解我,我來這裡是想確認一件事。」日向忍道。
  
  「快說。」鬼王可沒耐性等日向忍繞話。
  
  「你喜歡百合對吧?」日向忍切入重點道。
  
  鬼王沒有回答日向忍,只是表情有些奇怪。
  
  清楚鬼王真正的答案,日向忍笑了笑道:「雖然你喜歡百合,但是卻也害慘了她。她身上所生的病是鬼毒,尤其是像你整天待在她身旁來說,她的生命也差不多快到盡頭了。」
  
  鬼王沒有反駁日向忍,道:「她的靈魂是屬於我的。」
  
  「想要從我手中拿走凡人的靈魂得先經過我這一關吧?」日向忍推了一下眼鏡。「雖然你被稱做鬼王,實際上所管理大半是惡鬼。像她如此純淨的靈魂被當做惡鬼來處理,你不怕她被其他惡鬼欺負嗎?」
  
  「哼,誰敢欺負她,我就讓他死的很慘。」鬼王冷哼道。
  
  「喔,是喔,當初她被人汙辱的時候,為什麼你就沒救她?」日向忍淡淡道。
  
  馮百合聽到這句話,整個身子一震。
  
  他的意思是說鬼王知道我當時的情形,卻不救我?
  
  鬼王沉了會兒,悶悶道:「我想要擁有她的小孩。」
  
  日向忍嘴畔泛起謎樣笑容道:「她與小孩哪個比較重要?」
  
  「她。」鬼王想都沒想的回答。
  
  「既然她這麼重要,想要從我這裡拿走她的靈魂,你應該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吧?」日向忍奸笑道。
  
  鬼王挑眉看著日向忍,道:「你打算在我身上拿走什麼東西啊?」
  
  日向忍出了有名的收集狂怪癖,他絕對有什麼東西想得到手。
  
  「你的小孩擁有半人半鬼的身體,我要他。」奸商日向忍摸著下巴道。
  
  鬼王一點都不痛心,非常無所謂道:「我可以把他讓給你,不過你要自己去找他。」
  
  鬼王指著日式豪宅,意味著小孩在房子裡。
  
  日向忍看了日式豪宅一眼,搖搖頭道:「年紀輕輕的就這麼嗜血,你這傢伙把惡鬼壞習慣傳給他,卻又給他一個天真的心。」
  
  鬼王微笑道:「心是百合給的,我給的是能力。」
  
  「無所謂,跟這小孩玩玩也罷。順便通知你們一件事,有人企圖進入屋子裡,如果不怕對方被裡面的屍體嚇個半死,最好是去處理一下。」日向忍聳肩道。
  
  「什麼屍體?」馮百合震驚著日向忍所說的話,有人死在屋子裡?
  
  「就房子裡躺了很多具屍體,有些不是被分屍就是被當傀儡在玩。有問題請問他,我還有事得先走了。」日向忍手一揮,一道門出現在他身後,在他踏入門內前又回頭道:「時間到,我還會再出現的。」
  
  語畢,剩下馮百合與鬼王兩人站在庭院。
  
  馮百合拉著鬼王的手,道:「告訴我,我還有多少事情不知道?」
  
  鬼王凝視著馮百合,才剛要說話時,一個人影衝到兩人面前。
  
  「你們卿卿我我在幹什麼!」呂煌憤怒吼著。
  
  馮百合訝異的看著呂煌,日向忍剛才所說的人是指呂煌?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