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煌難受道:「那是我父母親做的,我並沒有對妳家做出過份的事啊!」
  
  「你沒有對我家做出過份的事?呵,你當初可以阻止他們的,可惜你沒有。而我進來這個家那一刻起,我一直過著比畜生還不如的生活,看到這情形同樣沒阻止他們,甚至你強暴了我!」
  
  「百合,我不知該怎麼解釋,至少看在孩子的份上,別氣好嗎?」呂煌低聲下氣,就是希望馮百合放下心中的怨恨。
  
  「不……不……我不原諒!我不原諒你們……」馮百合突然沒了聲,整個人倒在鬼王懷中。
  
  「妳太激動了,得好好休息一下。」鬼王輕聲道。
  
  「你、你對百合做了什麼?」呂煌看著百合慘白著臉,心想著剛才那一閃金光是?
  
  「再讓她與你交談下去,我看她還沒報到仇就先被你活活給氣死。」一想到孩子,鬼王突然笑了出來。「呵,你剛才提到孩子是在指這傢伙嗎?」鬼王指著從房子裡出來的小身影。
  
  應該還是嬰兒的孩子,竟然已成長為三歲模樣的小男孩,他全身沾滿著鮮血,手中不但拿著人的手指頭把玩,甚至還拿來啃咬。
  
  呂煌嚇了一跳,這是他與百合的孩子?這怎麼可能!
  
  「這、這……他吃的那東西是人的肉嗎?」呂煌險些軟腿,那是誰的人肉?母親的嗎?
  
  「是呀,他還蠻喜歡吃的,瞧他成長的模樣,我相信很快就能成年了。」鬼王非常滿意小男孩的成長。
  
  「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的小孩怎麼會變成像鬼一樣呢!」呂煌不敢相信道。
  
  鬼王招招小男孩,小男孩聽話的走到鬼王身旁,用著同樣沾有鮮血的衣服擦拭著自己臉上的血液。
  
  「你的小孩?你確定這孩子是你的嗎?」鬼王詭異笑道。
  
  「難道不是嗎?」呂煌心中浮現出一個答案,該不會那孩子是…?
  
  「看了這副模樣,你還會認為他是你兒子嗎?」
  
  鬼王輕點著小男孩的額頭,一陣白色光芒亮起,小男孩的身體起了變化,小小的鬼角和血紅色眼睛,根本就是鬼王的縮小版!
  
  「這、這怎麼可能的事!」呂煌見到小男孩的鬼模樣,再回想起他剛出生的時候所見到的模樣,產婆確實沒有看錯,他也一樣沒有看錯。
  
  「那夜,百合受到你的玷汙之後,在浴室裡割腕自殺。如果當初百合沒有遇到我,早已成為怨靈。」
  
  呂煌訝異著馮百合自殺的事,沒想到她會為了清白選擇死亡,為何當初自己沒有發現呢?
  
  「呂煌啊呂煌,你知不知道你的母親在很早以前就有情夫這件事呢?」鬼王陰險笑著,見呂煌疑惑的表情,他的笑容更加深刻。
  
  「不知道對吧?我就好心的告訴你,你的母親打從你出生之後,一直過著外遇的生活。而你,則是你母親最後的偷情對象。」鬼王冷笑道。
  
  呂煌下意識吞了口水道:「如果你是指我父親墜樓那夜的事,我向你保證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這麼做,我根本記不起來我媽為什麼會跟我……」
  
  「打從你們結婚開始,你一直都是跟你母親在過夜。只要你對百合有需求,我就會派你母親來服侍你。」鬼王緩緩道出令他在意的真相,只是萬萬沒想到這麼如此巨大的真相讓呂煌幾乎快崩潰。
  
  「不……這不可能……我明明一直是跟百合啊!我怎麼可能會將媽與百合認錯呢?」
  
  「呵…這就表示我的催眠非常成功。」
  
  鬼王殘忍笑著,望著呂煌跪在地上自責著,他不理會呂煌,反而對著小男孩道:「小子,好好替你母親報仇。眼前這位叔叔可以虐待,但不可以讓他死。」
  
  小男孩天真的對著鬼王甜甜一笑,便轉身往呂煌的方向前進。
  
  鬼王則走向房子裡,他無視背後傳來淒凌的叫聲,只專注著自己要將馮百合抱回床上休息的重要任務。走了一會兒,鬼王感覺到懷中的馮百合有了些動靜,他聽見了細小的聲音。
  
  「光哥哥……」
  
  鬼王身子一震,馬上低頭看著馮百合,見馮百合依然雙眼緊閉,他暗自鬆了口氣。
  
  這是不可能的事,百合不可能會記起那件事……
  
  因為那是他親手將百合的記憶消除的,百合是不可能會記起兒時遇見到他的事……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