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十一年前的事了。
  
  六歲的馮百合為了看太陽公公升起的那一刻,她習慣早起來到她最喜歡的庭院裡等待。
  
  星夜薄紗漸漸被溫暖柔和的金黃色光芒換上新衣裳,天空色彩不斷的變化,馮百合再次受到大自然神奇的變化感動著。
  
  在太陽跳昇起那一剎那,馮百合看見了與太陽一樣耀眼的人影側身站在她面前。
  
  那個人有著金黃色亮麗的長髮,白皙的臉龐,如貓眼的血紅色眼睛帶著一絲淡淡的憂鬱。
  
  男人發現有人緊緊盯著他,他順著視線方向一看,起先訝異了會兒,隨即微微一笑。原來是馮家千金發現了自己呀!
  
  馮百合看著男人陽光般的笑容,稚嫩道:「哥哥,你是太陽公公嗎?」
  
  男人愣了一下,輕笑道:「我不是太陽。」
  
  馮百合頭一偏。「可是你跟太陽公公一樣有著耀眼的金黃色光芒,那是我最喜歡的光芒。」
  
  男人苦笑著,他蹲在馮百合面前柔聲道:「小妹妹,我沒有擁有那麼聖神的光芒,我是個邪惡的鬼王,妳看,我頭上還有鬼角呢。」
  
  馮百合看見鬼王指著頭上那長長的鬼角,她不但不害怕,反而伸出小手輕摸著鬼王的鬼角,深怕自己弄壞了鬼角。
  
  「哥哥並不邪惡,你有著跟太陽公公所散發出來光芒一樣溫暖的笑容,媽媽說邪惡的人不會有這樣的笑容。」馮百合甜甜笑道。
  
  鬼王被馮百合純真的笑容感動著,他抱起馮百合道:「想不想到高處看日初呢?」
  
  馮百合燦笑道:「好呀!光哥哥帶百合去看日初!」
  
  光哥哥?鬼王眉頭微皺,疑惑道:「小妹妹,我不是光哥哥,我是鬼王。」
  
  馮百合不認同鬼王的訂正,她大聲道:「你是光哥哥!光哥哥光哥哥光哥哥!」
  
  鬼王嘆了口氣,心想著隨她叫吧!便帶著馮百合往屋頂上坐著欣賞著日初。
  
  之後,馮百合一有機會看見鬼王,就纏著他要陪她玩。
  
  鬼王並不對馮百合的行為感到厭煩,他頭一次對人類起了好奇之心。
  
  他每次看著馮百合那天真糜爛的笑容,他也不自覺跟著笑著,這也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表情。
  
  從以前到現在,他一直看見的是人類貪婪無止盡的慾望與怨恨,馮百合那般純潔天真的模樣,讓他心中有一股衝動想佔為己有。
  
  「光哥哥,我們去那個地方採花花好不好?」馮百合喘呼呼的拉著鬼王的手往花園的方向前去。
  
  「好好,慢慢走,小心別傷到自己。」鬼王笑道。
  
  「我要為光哥哥做一頂花冠!」馮百合一說完,馬上跑進花園裡,準備用小花兒做出一頂花冠。
  
  馮百合離開沒多久,馮爸爸默默出現在鬼王背後道:「鬼王大人…百合不知您的身份,請原諒她的無理。」
  
  鬼王沒有回頭,眼睛依舊望著馮百合那小小身影。「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馮爸爸暗自鬆了口氣,臉上浮現另一種貪婪的表情。「鬼王大人,能否請您再次幫幫忙,我這次事業有了點麻煩……」
  
  鬼王冷哼道:「想求我?難道我之前幫你的那些還不夠餵飽你嗎?」

  馮爸爸有些尷尬,他陪笑道:「鬼王大人…您就給點好心,幫幫忙好嗎?」
  
  鬼王垂下眼瞼冷笑道:「我要你女兒當我這次的代價,如果你同意這點,我就幫你這個忙。」
  
  馮爸爸心中抽了一口氣,沒想到鬼王這次索取的代價竟然是自己最寶貴的女兒!
  
  這自己該如何選擇呢?為了家人還是該為了事業呢?
  
  鬼王清楚馮爸爸為難之處,他輕笑道:「到底是女兒重要還是事業重要?像你這種貪婪的人還分不清楚兩點比重之處嗎?」
  
  馮爸爸看著鬼王那擁有致命吸引力的血紅色眼眸,不自覺道:「鬼王大人說的是,我同意您提出來的代價,懇請鬼王大人幫幫忙。」
  
  鬼王面無表情看了一眼馮爸爸,馬上轉頭看著馮百合道:「我知道了,快滾吧!」
  
  馮爸爸一離開,馮百合剛好起身抓著做到一半的花冠對著鬼王招招手道:「光哥哥!快來呀!」
  
  鬼王溫柔的表情再度浮現,他踩著輕盈的腳步,愉快的走向馮百合身旁去。
  
  但他內心卻想著,這樣的日子還能夠持續多久呢?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