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現在那張圖案在哪裡?」
  
  馮百合指著她剛才所待的結界,鬼王仔細一看,地上確實有一張奇怪的圖。
  
  他將馮百合放下來之後,走向那張紙面前撿了起來,仔細感應,卻沒感覺到那張圖有什麼奇怪之處。要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那張圖案繪畫著一名少年被許多不明長條狀的東西纏繞住,表情是沉睡的模樣。
  
  「百合,妳是說這張圖嗎?」鬼王將圖案拿給馮百合面前。
  
  馮百合看了一下圖案並伸手一觸碰到紙角,突然整個人猶如看見什麼恐怖的景象似的,急忙拍掉鬼王手中的紙。
  
  「百合?」鬼王不懂馮百合為何會有這樣的表情。
  
  馮百合帶著恐懼的眼神看著鬼王,嘴唇慘白顫抖,眼淚直流道:「好可怕……光哥哥好恐怖……」
  
  鬼王看馮百合猶如見到鬼似的,打算伸手將她擁入自己懷中,卻被她閃避自己的行為僵在半空中。
  
  「百合,妳這是幹麻?」鬼王瞇起雙眼問道。
  
  馮百合拼命搖頭不語,她努力擦拭著自己的眼淚,希望能停止淚水,無奈淚水怎麼擦就是擦不停。
  
  鬼王心疼馮百合,他不管馮百合現在是否排斥自己,他強制將馮百合拉入自己懷中,希望能夠平撫她的難過。
  
  「光哥哥…光哥哥……你真得是光哥哥嗎?」馮百合在鬼王耳邊輕喃。
  
  鬼王疑惑馮百合口中話語,正想提問時,馮百合急促的尖叫。
  
  「不要過來!鬼啊!好可怕啊!不要啊──-」
  
  馮百合瞪大雙眼驚恐的看著鬼王,那樣的眼神就跟見到那群惡鬼的眼神是一樣的,鬼王心底寒了會兒,馮百合會變成這樣,難不成是剛才那張紙?
  
  「百合!百合!」鬼王大吼著叫喚著馮百合,馮百合雙手緊緊抓扯著自己頭髮,完全沒有將鬼王的話聽進去。
  
  「光哥哥不會這麼殘忍!光哥哥不是這樣的人!不要啊啊!」馮百合尖叫大喊,讓鬼王震驚不已。
  
  一定是剛才那張紙的關係,鬼王馬上抓起紙張一看,圖案已經不見了,鬼王手中的紙已經是張空白的紙。如果不是那奇怪的圖案太令他印象深刻,鬼王還會認為這只是個沒有用的廢紙。
  
  鬼王抓住馮百合自殘的雙手,仔細一看,馮百合額頭上竟然浮現出剛才圖案中那名沉睡的少年的頭畫像。鬼王不懂的馮百合為何會變成這樣,慌亂之餘,他無意瞄見被自己丟棄在一旁的紙張背面竟然出現文字。
  
  『擁有純淨潔白的靈魂請勿重複觸摸,違者將受到惡鬼記憶侵襲靈魂深處。唯一解救方法,將所有關於惡鬼的一切記憶消除,不得再接觸有關惡鬼的一切,否則純潔靈魂將造成重大傷害,永遠不得修復。』
  
  紙上的文字讓鬼王無法言語。
  
  所有關於惡鬼的一切記憶消除?
  
  如果要救百合的話,意謂著連鬼王的一切也得跟著遺忘?
  
  馮百合的慘叫聲讓鬼王沒時間抉擇思考了,鬼王咬咬牙,決定要將馮百合記憶中所關於惡鬼一切的事物消除。
  
  他將手掌貼在馮百合額頭,金黃色光芒閃耀著整個閣樓房,馮百合的慘叫漸漸變小聲,整個人的眼神也變得呆滯,額頭上的圖案也跟著消失。
  
  消除完馮百合的記憶,鬼王全身冒著冷汗,沒想到馮百合所中的惡鬼記憶如此強烈深刻。如果不是使用七成半的力量去消除記憶成功,或許自己真得會認為無法解救到她。
  
  鬼王看著眼帶無神的馮百合,心底只能想著她不再痛苦就行了,這麼一來她又可以展開甜美的笑容,自己只要遠處觀看就滿足了,不強求她待在自己身旁。
  
  雖說鬼王心裡是這麼想著,但行為上卻是不服氣這樣的決定,他伸出手來輕撫著馮百合的稚嫩臉龐,希望能將這觸感永遠留在自己手心。
  
  忽然之間,那張被馮百合撕下來的紙張瞬間飛到鬼王面前發出刺眼的光芒,鬼王被這光芒照的痛苦不堪,身上所剩的力量被狠狠抽離。
  
  等到鬼王感覺不到痛苦,他被自己身體的變成了少年的模樣嚇了一跳,那是尚未成為鬼王之前力量不完全的他。鬼王不敢相信自己會變成這副德行,身體感受不到一絲屬於鬼王的惡鬼之力,彷彿被人狠狠封印住。
  
  想了想,鬼王非常肯定是誰有這能力做到這樣的地步,除了靈王以外,還有誰會擁有比他更強大的力量與機智呢?
  
  一想到這,鬼王非常不甘心自己竟然會犯下這麼大的疏忽與錯誤,他正打算找靈王算帳時,那張紙變成了許多不明的長條黏稠物。那噁心黏稠物馬上往鬼王身上一撲,鬼王竟然沒辦法掙脫這噁心的東西,只能任由那物體將他一起融入牆壁當中。
  
  強大的睡意侵襲著鬼王,看著馮百合漸漸模糊的身影,他強忍著睡意企圖伸出手觸摸馮百合,卻被走向馮百合身旁的日向忍狠心拉遠距離。
  
  日向忍口中喃道著不知名的語言,使得鬼王漸漸放棄掙扎,任由日向忍將他封印在此地長眠,直到長大的馮百合強烈的悲傷與憎恨的意念喚醒了他──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