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一段令鬼王記憶深刻的回憶,他並沒有因回想起馮百合小時候那天真模樣感到心情愉快,反倒是皺緊眉頭,望著正受到鬼毒影響之下躺在床上發高燒的馮百合。
  
  如果當初鬼王沒有被馮百合解開封印的話,也許她現在還只是個逆來順受,繼續當個濫好人忍耐那些欺負她的人。
  
  所以鬼王故意將她內心那迷你細小的怨恨強迫擴大,讓馮百合提出報仇之類的話語,完美的引出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惡性力量,並且進一步恢復力量。
  
  但,這並不是造成馮百合受鬼毒的主要原因。
  
  在她為鬼王產下了孩子,殘留的鬼氣使她正式邁入死亡,這一點,鬼王並沒有預料到會發展到這樣。
  
  假如他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的話,或許他就不會太強迫馮百合產下他們的小孩。
  
  「唔……嗯……」
  
  馮百合痛苦的呻吟著,臉頰因發燒的關係而異常紅潤,汗水浸濕了床單,她不自主搖著頭,試圖減輕痛苦。
  
  鬼王很清楚她的痛苦,早在回憶的時候,就曾嘗試過為馮百合施法降低體溫,可惜一點效果也沒有。
  
  馮百合眼角泛著淚光,慘白乾裂的嘴唇似有似無的微動,她緩慢伸出雙手朝向半空中亂揮著,仔細一聽,她呼喚的人竟然是『光哥哥』!鬼王實在難以相信那幾乎快將自己耗盡的記憶消除,會在這時失效?
  
  難不成是因為馮百合再度接觸到屬於惡鬼的自己,造成以前所對她施放的記憶消除失去功能,將原本該屬於她的記憶重新回到腦子裡?!
  
  看著痛苦不已的馮百合,鬼王握住她的雙手,希望自己本身低體溫的特性來為她降溫。
  
  「啊啊啊啊─-」馮百合忽然慘叫著,讓鬼王心裡揪在一起。
  
  雖然說鬼王很想直接帶走馮百合的靈魂,不讓她受盡鬼毒所苦,但是他卻又希望馮百合是自然死亡。
  
  畢竟強制帶走靈魂的下場與抓交替是有相同效果,對靈魂會有一定的傷害,更何況是身為鬼王的他親手帶走?
  
  現在的馮百合所擁有的靈魂,已經有一大半受到鬼毒的影響,重傷不已。
  
  治癒鬼毒並不是鬼王能力範圍之內,除非日向忍願意幫助他,否則馮百合脫離肉體的束縛,靈魂依然受到鬼毒的傷害而殘缺不堪。
  
  隨著馮百合氣息越來越微弱,鬼王無能為力的輕吻著馮百合的手心,只能為她擦拭著汗水,默默陪伴著她。
  
  不久……
  
  「光哥哥?」馮百合睜開雙眼,望著鬼王輕聲道。
  
  「我在這。」鬼王擦拭著馮百合額頭上的汗,溫柔回應。
  
  馮百合綻出笑容,伸手摸著鬼王臉龐道:「光哥哥以前跑哪去了呢?百合都找不到你……」
  
  鬼王有些訝異著馮百合的語氣,聽她這樣的說法,彷彿年紀是回到小時候的她。
  
  「我一直都在這裡,是妳沒看見罷了。」鬼王說了謊。
  
  馮百合一臉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呀,那是百合的不對了!光哥哥,對不起…百合沒看見你。」
  
  鬼王心想,該不會記憶的恢復會造成她忘記失去記憶以後的事?
  
  不到一秒,馮百合的表情再度恢復憎恨的模樣,咬牙道:「我恨!我恨呂家的人!我恨欺負我的人!我恨啊!!」
  
  這樣的馮百合讓鬼王皺著眉思考著,憎恨的心是這幾年才出現在百合心中,難道記憶出現衝突?
  
  一會兒,天真的馮百合微笑道:「光哥哥,陪百合去外頭賞花花,好麼?」
  
  「好,我答應妳。」鬼王溫柔道。
  
  才剛說完,憎恨的馮百合又道:「幫我殺了他們!我要他們死!」
  
  鬼王這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看著馮百合不斷切換著人格,他的心就越是跟著緊張起來。
  
  情急之下,鬼王強制讓馮百合昏睡,不讓她加重身體的負擔。
  
  無奈的鬼王撫摸著馮百合的臉頰,苦惱喃道:「我該怎麼辦呢?」
  
  一陣清香的氣息傳入鬼王鼻中,他往香氣方向一望,日向忍溫和的站在他身旁。
  
  「你來了。」鬼王見來的人是日向忍,心底大概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日向忍點點頭。「她的生命已經到了終點了,在讓她離開身體以前,有件事我得告訴你。」
  
  「什麼事?」鬼王不解道。
  
  「她的靈魂曾受到惡鬼記憶的響影,雖然當初你消除了有關惡鬼記憶的事,但是你又從她身上引出惡性力量,使消失的記憶再度回到她身上,加上你的私心,她的靈魂有一半被污染成惡鬼了。」
  
  日向忍說到這,鬼王沉默不語,表情上只能說有那一絲懊悔。
  
  「既然我從你身上得到小孩,那麼回報的代價也得同等。我要你決定她的靈魂性向,到底是要天真純潔的她?還是要充滿惡鬼性質的她?」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