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忍會這麼問鬼王並不是故意刁難,而是馮百合身上的人格正處於不穩定的狀態,隨時有可能讓她的靈魂狠狠撕裂兩半。
  
  靈魂由一分為二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任何一個靈魂缺少了一部份,等於缺少個性的一種。
  
  這種結果不是鬼王和他會想看到的,所以日向忍決定給他一個機會,讓他選擇他所期望的馮百合。
  
  鬼王深思了會兒,道:「靈王,我只能選擇其中一種嗎?」
  
  日向忍嘴畔浮現出詭異的笑容,道:「我會依照你的希望來決定如何處理她的靈魂。」
  
  言意之下,答案並不會只有一種。
  
  似乎頓悟日向忍的答案,鬼王表情總算鬆了口氣,笑容也跟著自信起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希望她能擁有天真純潔的一面,也希望她有著惡鬼的一面。兩種缺一不可,這就是我要的選擇。」
  
  「遵照你的希望。」
  
  日向忍伸手一招,一個小光球從馮百合口中飛出來,那光球一邊閃著白色光芒,一邊閃著墨綠色光芒,日向忍溫柔的將光球握入手中,淡綠色光芒將這兩種光芒包住,此時房內的空氣充滿著大自然所散發出來的清新味,彷彿處於森林當中優遊自在。
  
  隨著日向忍手中的淡綠色光芒漸漸強烈,小光球也起了變化,這時日向忍對著鬼王道:「吶,特別送給你一個禮物,算是回報你將兒子送給我的禮物,但這需要你的血來幫助。」
  
  鬼王將手伸到日向忍面前,日向忍一手輕輕一揮,鬼王的血噴向小光球,紅光一現,日向忍將手中的小光球放開,小光球在兩人面前輕輕飄落。
  
  隨著地面距離縮短,一個由透明轉變為實體的人影降落,鬼王表情充滿著訝異看著眼前的人,原來日向忍所說的特別禮物,是將馮百合的靈魂轉換成與鬼王同一族系的鬼族之人,甚至身上的衣服也換上屬於華麗的禮服。
  
  馮百合緩緩睜開雙眼,眼神不再是有怨恨,此時的她已經不再是無知的馮百合。
  
  在日向忍重新修復她的靈魂時,也將該傳達的資訊融入她的記憶裡,她對著日向忍隆重道:「謝謝靈王賜予馮百合新生命。」
  
  「不客氣。」日向忍將馮百合的手牽放到鬼王的手上。
  
  「靈王,你這禮物太棒了!」鬼王忍不住喜悅的心情,開心道。
  
  「哼哼,那是當然的,要給予同等代價嘛。」日向忍奸笑道。
  
  忽然,鬼王與日向忍同時往一個方向望去,馮百合疑惑道:「怎麼了?」
  
  「孩子起了變化了。」鬼王回頭看著馮百合道。
  
  「變化?」馮百合對這句話更加不懂。
  
  日向忍猶如發現新奇事物,眼神充滿感興趣,道:「我還真是挖到寶,這小孩值得讓我特別調教。」
  
  馮百合快被問號壓頭到不行。
  
  日向忍像是看見了什麼畫面,匆忙道:「真糟糕,有麻煩了!」
  
  鬼王也曉得日向忍所說的話,道:「需要幫忙嗎?」
  
  「也好,那就一起來吧。」日向忍手一揮,三人瞬間飛到庭院。
  
  當他們到達庭院時,馮百合看見小男孩的身體隨著陽光的降臨慢慢的透明化,彷彿他本身就是個幽靈。而呂煌早已受盡小男孩的虐待,昏死在一旁。
  
  小男孩臉上充滿著驚恐,對自己身體的變化感到害怕,他一看見鬼王與馮百合,便馬上跑向他們,希望能得到解救。
  
  見狀,鬼王馬上拉著想擁抱小孩的馮百合,馮百合不懂為什麼鬼王要阻止自己抱小孩,她的疑問馬上得到了解答。
  
  日向忍站在小男孩面前,手中多出了一條寫滿不知名的文字布條,他微笑道:「小朋友,你爸爸將你讓給我了,現在該是跟我走的時候了。」
  
  小男孩哪會聽從日向忍的話,他嘶吼出奇異的叫聲,手上的絲線馬上往日向忍一甩,絲線沒有出現小男孩所期望的動作,反而他被那條文字布條纏繞著身體,動彈不得。
  
  日向忍笑了笑,將布條鬆開,小男孩一得到機會掙脫,馬上遠離日向忍,充滿警戒的瞪著日向忍。小男孩嘴巴嘶吼著不知名的語言,馮百合不懂小孩說什麼,只能向鬼王請教。
  
  鬼王對著馮百合搖搖頭,他也聽不懂。
  
  「吶,鬼王,這小鬼說你們為什麼不救他,他很傷心。」日向忍好心的翻譯。
  
  鬼王聽了不以為意,道:「想當鬼王的小孩得有一定的實力,這是鬼氏王族的規定。」
  
  當鬼王的孩子就得有一定的實力,否則惡鬼將會反叛主人,這是絕對合理的。
  
  小男孩聽到鬼王的話,心中免不了受傷,他生氣的將絲線往呂煌身上一纏,呂煌就像傀儡般的浮在半空中。口中再度出現不知名的語言,語氣充滿怒氣。
  
  「他說不救他就要將這男人殺掉。」日向忍一旁翻譯。
  
  
  待續
  --------------------------------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