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衝進去時,姚明輝正好走了出來。
  
  他一臉尷尬道:「不好意思,老師現在不見任何人……」
  
  「這裡除了老師外,有其他人在嗎?」閔玲音盯著窗戶問。
  
  「沒有其他人在。事實上,這裡是被列為禁地。除非在老師的允許之下,任何一個人是不淮來到這裡的,違者將會記大過處分。」
  
  「那……主任將我帶來這,這不就違反規定?」閔玲音有些訝異道。
  
  「呃,妳是有老師的推薦信,來到這應該不算有違反規定,只是不巧,老師今天沒有允許讓任何一個人來見他。」姚明輝說到這,整個人充滿著失望。
  
  「那主任是怎麼得知老師今天有沒有允許人來找他呢?」
  
  「大門如果有打開,那代表老師很歡迎人來找他,如果沒有,那就是不想有人來打擾他。」
  
  這跟有沒有鎖門的意思是一樣?
  
  「主任,你提到大門打開代表老師很歡迎人來找他,那為什麼還將這裡列為禁地呢?那不是很矛盾嗎?」
  
  姚明輝似乎沒有想到這一點矛盾,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這會很矛盾嗎?」
  
  閔玲音只能無言的看著姚明輝,這個主任有點怪怪的。
  
  假如主任有想起自己曾說的,大門有打開代表很歡迎別人來找他。那麼,他應該早就知道剛才那門是關閉的,老師早已表明他不想見人,為什麼他還要進去裡面呢?
  
  這分明就是違背規定,還是說主任比較沒關係,反正被記過的人是學生?
  
  想想,那個黑影到底是什麼?難道說,自己所看見的人影就是老師?
  
  真奇怪,真得很奇怪。
  
  「既然老師不在,下次在來找老師就好了。」閔玲音微微一笑。
  
  姚明輝認真的看著閔玲音,很堅定道:「下次,我一定會帶妳來見老師的!」
  
  閔玲音對主任那股認真的態度感到無奈,自己也不是非得來見那個大牌老師,也罷,到時候再說吧!
  
  
  ˇˇˇ
  
  
  靈學院跟別的學院不同的地方是,這裡的靈學知識是每個人都必須學習,無論是自家得意項目,還是最不拿手的項目,樣樣都為必修科目。
  
  知彼知己,百戰百勝。
  
  在主任特別介紹之下,閔玲音正式加入靈學院的一員。
  
  大概是在這時期轉學的關係,每個人一見到她個個交頭接耳,似乎是在猜測她到底靠什麼關係才進入靈學院。
  
  仔細想,閔玲音會被人認為是走後門,也是正常的猜測。
  
  因為每一年的新生入學,一個班級的學員名額是有限的,而她卻在這滿額的班級意外加入,可想而知,那些拼命想入靈學院卻沒機會入學的人,心裡一定嘔的要死。
  
  閔玲音簡單介紹了自己之後,並找了最角落的位置,做為自己遠離這些靈學份子的小小抗議。
  
  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想去直接跑去其他學院選修,多學學別種知識,而不是靈異知識。要不是靈學院的每項知識都是必修,她絕對會把靈學院當副學院。
  
  就在閔玲音陷入自己的內心世界時,教導神學的老師進來教室了。
  
  「喔?有新人加入唷!」神學老師看著閔玲音微笑著。
  
  閔玲音苦笑,默默的看著神學老師開始上課。
  
  接下來,閔玲音漸漸開始接觸到一些平常少見的特別的同學。
  
  不管是世家顯赫的道家,或是巫女家族,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派系,閔玲音可是很後悔自己竟然會同意來讀這學院。
  
  「閔同學,妳不舒服嗎?」清脆甜美的女聲在閔玲音身後響起,她無奈的回頭一望,有著一頭長長的烏黑亮麗妹妹頭,全身穿著黑色系列,可說是搖滾不死的打扮的女孩,正對著她微笑。
  
  「謝謝關心,我沒有不舒服…」閔玲音有些頭疼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女孩感到趣味的微笑,她坐在閔玲音面前,小聲道:「妳是怎麼認識老師的呀?」
  
  「我不認識老師。」閔玲音苦笑。
  
  「我知道妳是靠老師的推薦信入學的,可以得到老師的推薦,妳一定有很特別的力量對吧?」
  
  女孩眼神閃耀著一絲光芒,這跟探查八卦的記者們有得比。
  
  「我沒有什麼特別力量,除了陰陽眼外,就只剩下專門吸引鬼魂的身體。」
  
  女孩非常不相信閔玲音所說的話,她又道:「不可能,連主任都這麼看好妳了,妳就別謙虛了。」
  
  「我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力量…」閔玲音都快哭了。
  
  事後閔玲音才得知,那名女孩叫劉千惠,她會進入靈學院的原因,純粹想見那大牌老師,這一點讓閔玲音無力搖頭。
  
  另一個與劉千惠同樣理由的女孩叫司徒純,擁有相同理由的兩人沒有意外成為好朋友,但,挺令人意外的是,閔玲音也被這兩人半強迫性的成為三人小組。
  
  
  這幾天下來,閔玲音已經習慣靈學院的氣氛了。
  
  排除這學院的上課時間非常隨機外,基本上還蠻自由的。
  
  啊!很好奇上課時間會很隨機吧?
  
  原因出在於,靈學院的老師有時會要求學生半夜去校外實地體驗猛鬼大廈,測試在學校所學的知識是否很順利吸收在腦袋,不然就是在上課不到十分鐘,老師就說下課…等此類的事。
  
  雖說習慣了,但閔玲音對自己能否順利免於死當這件事,相當苦惱。
  
  結束了三堂道教歷史課之後,閔玲音對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劉千惠問:「小惠,今天還有課嗎?」
  
  劉千惠偏頭想著,才道:「除了下午那堂咒術課,接下來的時間都是自由使用。」
  
  自由時間到了?閔玲音正想說要回家時,司徒純馬上靠過來:「欸…我們去探險好不好?」
  
  「探險?」閔玲音對這詞並沒有抱著好感。
  
  假如是普通人說探險的話,或許是去一些比較正向的地方前進,但這話要是出在靈學院的人身上,八九不離十是跟靈異有關。
  
  「呃…我今天想提早回去……」閔玲音苦笑道。
  
  這句話馬上被否決。「不行!妳可是最棒的引鬼活寶耶!少了妳,那些地方哪有什麼好玩的!」司徒純非常認真道。
  
  那可是經由所有靈學院的師生,親眼見證比以往更精采恐怖的猛鬼大廈後,大家所給予的新稱號,甚至將她當成活生生的道具。
  
  如果可以的話,閔玲音寧願什麼稱號都不要。

喚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